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下载APP
首页> 外汇>

正文

重磅!巴菲特2024年股东信来了:提及接班人、致敬芒格、加大对日本投资

2024-02-25 00:00:00来源: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当地时间2月24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发布2023年四季报以及2023年年报,同时公司董事长巴菲特

K图 BRK_A_0

K图 BRK_B_0

  当地时间2月24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发布2023年四季报以及2023年年报,同时公司董事长巴菲特也发布了最新一封给股东的信。

  伯克希尔年赚962亿美元

  根据公司发布的报告,伯克希尔公司在去年四季度实现净利润375.74亿美元,上年同期盈利180.80亿美元。运营利润为84.81亿美元,而上年同期运营利润为66.25亿美元。

  全年来看,伯克希尔公司营收3644.82亿美元,市场预期3140.8亿美元,上年同期3020.89亿美元;净利润962.23亿美元,市场预期盈利408.21亿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228.19亿美元;运营利润为373.50亿美元,而上年同期运营利润为308.593亿美元。

  伯克希尔第四季度现金储备升至创纪录的1676亿美元。伯克希尔表示,2023年使用了大约92亿美元回购股票。

  截至2023年12月31日,伯克希尔公司前五大持仓股票为美国运通、苹果、美国银行、可口可乐和雪佛龙。这五家公司占公司持股的79%。

  巴菲特给股东的信

  在发布年报的同时,伯克希尔公司董事长巴菲特也按照惯例,发布了给投资者的信。

  在信的正文前,巴菲特花了很大篇幅回忆他和去世的搭档查理·芒格的往事。虽然芒格并不赞成他收购伯克希尔公司,但仍然竭尽全力帮助他,改变他的投资理念等。巴菲特把芒格称为伯克希尔公司的“建筑师”,而他则是“总承包商”,日复一日地构建他的愿景。

  在信的正文开始,巴菲特再次强调了财务指标“净利润”(net income)的误导性,因为这个指标包括了股票市场每天的波动,甚至是逐年的波动。同时,他更看重“运营利润”(operating earnings)重要性。过去三年,伯克希尔公司的运营利润分别为276亿美元、309亿美元和374亿美元。

  犯了一个错误

  巴菲特在股东信中提到:我犯了一个代价高昂的错误,没有预料到或考虑到公用事业行业监管回报的不利发展。

  巴菲特表示,BNSF铁路公司将成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和美国的重要资产。对BNSF铁路公司和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2023年业绩的预测有误。

  但巴菲特强调,伯克希尔能够应对前所未有的金融灾难,这种能力是不会放弃的。当经济动荡发生时,伯克希尔的目标将是作为国家的资产发挥作用——就像2008—2009年那样,并帮助扑灭金融大火,而不是成为无意中或以其他方式点燃大火的众多公司之一。

  关于接班人

  在信中,巴菲特强调,副董事长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在各方面都做好了担任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CEO的准备。目前,阿贝尔为伯克希尔经营所有非保险业务。此外,负责保险业务的阿吉特·简(Ajit Jain)也会出现在今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

  关于西方石油

  在信中,巴菲特谈到了他对连续加仓的西方石油的看法。截至2023年年底,伯克希尔拥有西方石油公司27.8%的普通股,还拥有认股权证。在过去的五年多的时间里,伯克希尔公司可以选择以固定价格大幅增加所有权。尽管巴菲特非常喜欢这家公司,但对收购或管理西方石油公司没有兴趣。他特别喜欢它在美国拥有的大量石油和天然气,以及它在碳排放倡议方面的领导地位,尽管这项技术的经济可行性尚未得到证明。这两项活动都非常符合国家的利益。

  关于日本股市

  巴菲特同样解释了他对投资日本股市的看法。巴菲特强调,在某些重要方面,他投资的五家公司——伊藤忠商事、丸红株式会社、三菱商事、三井物产和住友商事都遵循股东友好政策,这些政策远优于美国的惯例。此外,自开始在日本进行收购以来,这五家公司都以有吸引力的价格减少了其已发行股票的数量。

  伯克希尔现在分别拥有这五家公司约9%的股份。伯克希尔还向每家公司承诺,它不会购买超过9.9%的股份。伯克希尔公司在这五家公司的成本总计为1.6万亿日元,而这五家的年末市值为2.9万亿日元。但因为近年来日元走弱,公司在年末未实现美元收益为61%,即约80亿美元。

  巴菲特预计伯克希尔公司将“无限期”保持对这五家日本公司的投资。

  关于目前市场

  巴菲特表示,虽然股票市场比早年大得多,但今天的活跃参与者既没有比他在学校时情绪更稳定,也没有比他在学校时受过更好的教育。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现在的市场表现出比他年轻时更像赌场的行为。赌场现在存在于许多家庭中,每天都在诱惑着住户。

  今年的股东信,巴菲特没有依照惯例,在最开始提供伯克希尔的业绩与美股风向标——标普500指数表现的对比,而是放在了最后。2023年,伯克希尔每股市值的增幅为15.8%,标普500指数为增长26.3个百分点。从1965年到2023年,伯克希尔的年平均回报为19.8%,总回报为4384748%,而同期标普500指数的平均回报为10.2%,总回报为31223%。

  以下是巴菲特2023年致股东公开信全译:

查理·芒格——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建筑师

  查理·芒格于11月28日去世,离他的百岁生日只有33天。

  虽然他在奥马哈出生和长大,但他一生中80%的时间都住在美国其他地方。因此,直到1959年他35岁时,我才第一次见到他。

  1962年,他决定从事资金管理工作。

  三年后他告诉我——没错!——我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买下伯克希尔的控股权。但是,他向我保证,既然我已经迈出了这一步,他会告诉我如何改正我的错误。

  在我接下来要讲的事情中,请记住,查理和他的家人没有一分钱投资于我当时管理的小型投资合伙企业,而我用他们的钱购买了伯克希尔。此外,我们谁也没想到查理会拥有伯克希尔的股票。

  然而,查理在1965年立即建议我:“沃伦,别再想买伯克希尔这样的公司了。但现在你控制了伯克希尔,加上以合理价格收购的优秀企业,放弃以优惠的价格购买公平的企业。换句话说,抛弃你从你的英雄本·格雷厄姆那里学到的一切。它是有效的,但只有在小规模的实践中。”后来,我反复地听从了他的指示。

  许多年后,查理成为我经营伯克希尔的合伙人,当我的旧习惯浮现时,他不断地把我拉回理智。直到他去世,他一直扮演着这个角色,我们一起,还有那些早期投资我们的人,最终取得了比查理和我所梦想的要好得多的成就。

  实际上,查理是现在的伯克希尔的“建筑师”,而我则是“总承包商”,为他的愿景日复一日地进行建设。

  查理从未试图把自己作为创作者的功劳揽在自己身上,而是让我来领奖。在某种程度上,他和我的关系既是哥哥,又是慈爱的父亲。即使他知道自己是对的,他也会把缰绳给我,当我犯错时,他从不——从不——提醒我我犯的错误。

  在现实世界中,伟大的建筑与他们的建筑师联系在一起,而那些浇筑混凝土或安装窗户的人很快就被遗忘了。伯克希尔已经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虽然我长期负责施工队;查理应该永远被认为是建筑师。

  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

  伯克希尔有300多万个股东。我负责每年写一封信,这封信将对这个多样化和不断变化的股东群体有用,他们中的许多人希望更多地了解他们的投资。

  查理-芒格一直是我管理伯克希尔几十年过程中的合作伙伴,他对我的这一义务有着和我同样的看法,并希望我今年能像往年一样与您沟通。他和我对伯克希尔股东的责任意见完全一致。

  作家们发现,在头脑中描绘他们所寻求的读者群很有用,而且他们通常希望吸引大量读者。 在伯克希尔,我们的目标群体十分有限:他们是那些将自己的储蓄托付给伯克希尔,并不期望转售伯克希尔股票的投资者(类似于那些为了买农场或物业而储蓄的人,而不是那些更愿意用自己的多余资金购买彩票或“热门”股票的人)。

  多年来,伯克希尔吸引了数量非同寻常的“终身”股东及其继承人。我们珍惜他们的存在,认为他们每年都有权利,直接从他们的首席执行官那里听到好消息和坏消息,而不是从一个永远提供乐观和糖浆的投资者关系官员或沟通顾问那里得到消息。

  在知道伯克希尔的股东是什么样的人后,我很幸运有一个完美的心智模型。我的妹妹伯蒂。让我来介绍她。

  首先,伯蒂聪明、睿智,喜欢挑战我的思维。然而,我们从来没有吵过架,我们的关系也从未破裂过。我们永远不会。

  此外,伯蒂和她的三个女儿也有很大一部分积蓄购买了伯克希尔的股票。它们的所有权跨越了几十年,每年伯蒂都会读我要说的话。我的工作是预测她的问题,并给她诚实的回答。

  伯蒂和你们大多数人一样,了解许多会计术语,但她还没有准备好参加注册会计师考试。她关注商业新闻——每天阅读四份报纸——但并不自认为是经济专家。她很理智——非常理智——本能地知道专家永远应该被忽视。毕竟,如果她能够可靠地预测明天的赢家,她会自由地分享她的宝贵见解,从而增加竞争性的买方吗?这就像找到黄金,然后把宝图递给邻居,指出黄金所在的位置。

  伯蒂了解激励的力量——无论好坏——人性的弱点,以及在观察人类行为时可以识别的“信息”。她知道谁在“卖”,谁可以信任。简而言之,她不会受到任何人的愚弄。

  那么,伯蒂今年会对什么感兴趣呢?

  经营业绩、事实和虚构

  让我们从数字开始。官方年度报告从K-1报告开始,长达124页。它充满了大量的信息——有些重要,有些微不足道。

  在其披露中,许多所有者以及财经记者将关注K-72页。在那里,他们会找到众所周知的“底线”,标有“净收益(亏损)”。这些数字显示,2021年的净收益为900亿美元,2022年为230亿美元,2023年为960亿美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在寻求指导,并被告知计算这些“收益”的程序是由一个清醒和有资质的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以下简称“FASB”)颁布的,由一个敬业和勤奋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下简称“SEC”)授权,并由德勤(以下简称“D&T”)的世界级专业人士进行审计。在K-67页上,德勤毫不留情:我们认为,财务报表......在所有重大方面(斜体字)公平地呈现公司的财务状况。及其运营结果 . .截至2023年12月31日止三年中的每一年......

  如此神圣,这个一点用也没有的“净收入”数字,很快就通过互联网和媒体传播到世界各地。各方都认为他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而且从法律上讲,他们已经完成了。

  然而,我们感到不舒服。在伯克希尔,我们的观点是,“收益”应该是一个明智的概念,伯蒂会发现在评估企业时会有一些用处,但只是作为一个起点。因此,伯克希尔还向伯蒂和你报告我们所说的“运营收益”。以下是他们讲述的故事:2021年的运营收益为276亿美元;2022年为309亿美元,2023年为374亿美元。

  伯克希尔公司所偏好的规定数字与强制规定数字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我们排除了有时可能超过每天50亿美元的未实现资本收益或损失。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们的偏好在2018年之前基本上是规则,当时才被强制规定的“改进”所取代。几个世纪前,伽利略的经历本应教会我们不要随意改变来自高层的规定。但在伯克希尔,我们可能会很固执。

  毫无疑问,资本收益的重要性不容忽视:我预计在未来几十年,它们将是伯克希尔价值增值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否则,我们为什么要像我一直以来对自己的资金所做的那样,将您的大量资金(包括伯蒂的)投入到可交易的股票中呢?

  自1942年3月11日(我第一次购买股票的日期)以来,我记不得有任何时期,我没有将大部分净资产投入到股票中,而且是美国的股票。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那个命运多舛的1942年那一天,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跌破了100点,而我“扣动扳机”时,我的亏损大约为5美元。很快,情况就好转了,现在这个指数已经稳定在了大约38000点。美国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安静地坐着,不听任何人的话。

  然而,基于“收益”来判断伯克希尔的投资价值,考虑到这些“收益”包含了变幻莫测的日日夜夜、甚至年复一年的股市波动,这种做法远远不够理智。正如本·格雷厄姆教导我的,“短期内市场行为如同一台投票机;而长期来看,它会变成一台称重机。”

  我们的做法

  我们在伯克希尔的目标很简单:我们希望拥有享有良好、基本和持久经济效益的企业,要么全部拥有,要么持有一部分股份。在资本主义体系中,一些企业将会长期蓬勃发展,而另一些则会被证明是无底洞。要预测哪些企业会成为赢家、哪些会成为输家比你想象的要困难得多。那些声称他们知道答案的人通常要么是自欺欺人,要么是江湖郎中。

  在伯克希尔,我们特别青睐那些未来能够以高回报率投入额外资本的稀有企业。拥有一家这样的公司,然后静静地坐着,几乎可以创造无法估量的财富。甚至这样的持有者的继承人也有时可以过上终身的悠闲生活。

  我们也希望这些受青睐的企业由能干和值得信赖的管理者运营,尽管这是一个更难做出的判断,然而,伯克希尔也曾经历过一些失望。

  1863年,美国第一任主计长(Comptroller)Hugh McCulloch给所有国家银行写了一封信。他的指示中包括这样的警告:“永远不要指望你能阻止一个流氓欺骗你。”许多自认为可以“管理”这个无赖问题的银行家,已经从McCulloch的建议中学到了智慧--我也一样。人不是那么容易读懂的。诚意和同理心很容易伪装。与1863年一样,现在也是如此。

  我所描述的收购业务的两个必备条件的结合,长期以来一直是我们收购的目标,有一段时间,我们有大量的候选者需要评估。

  如果我错过了一个--我错过了很多--另一个总是会出现。

  那些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了;规模让我们筋疲力尽,尽管收购竞争加剧也是一个因素。

  到目前为止,伯克希尔哈撒韦的GAAP(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资产是美国企业中最高的。创纪录的营业利润和强劲的股市导致年底的数字达到5610亿美元。而其他499家标普500指数公司2022年的净资产规模为8.9万亿美元。(2023年的数字尚未统计,但不太可能大幅超过9.5万亿美元。)

  按照这一衡量标准,伯克希尔哈撒韦目前占据了近6%的份额。在五年内将我们的庞大基数翻一番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因为我们非常反对发行股票(这一行为会立即增加净值)。

  在这个国家,能够真正改变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命运的公司屈指可数,而且它们一直被我们和其他公司没完没了地挑中。有些我们可以估价,有些我们不能。而且,如果我们可以的话,它们的价格必须要有吸引力。在美国以外的地方,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基本上没有对资本配置有意义的候选目标。总而言之,我们不可能有令人瞠目结舌的表演。

  尽管如此,管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基本上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而且总是很有趣。积极的一面是,经过59年的整合,我们现在拥有各种业务的一部分或100%,按加权计算,这些业务的前景略好于大多数美国大公司。凭借运气和勇气,从大量的数十个决定中涌现出几个巨大的赢家。我们现在有一小群长期担任经理的人,他们从来不会考虑去其他地方,他们把65岁仅仅视为另一个生日。

  伯克希尔受益于不同寻常的坚定不移和明确的目标。虽然我们强调保护好我们的员工、社区和供应商--谁不想这样做呢?--但我们将永远忠于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股东。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虽然你的钱和我们的钱在一起,但它不属于我们。

  有了这样的重点,再加上我们目前的业务组合,伯克希尔应该比一般的美国公司做得好一点,更重要的是,在运营中,资本永久损失的风险也应该大大降低。不过,任何超出“稍微好一点”的东西都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当伯蒂把全部赌注押在伯克希尔的时候,这种谦虚的愿望还没有实现——但现在已经实现了。

  我们并不那么秘密的武器

  偶尔,市场和/或经济会导致一些基本面良好的大型企业的股票和债券出现惊人的错误定价。的确,市场能够——也必将——不可预测地失灵,甚至消失,就像1914年的4个月和2001年的几天那样。如果你认为美国投资者现在比过去更稳定,那就回想一下2008年9月的情况。通信的速度和技术的奇迹使世界范围内的即时瘫痪成为可能,自烟雾信号以来,我们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这种即时的恐慌不会经常发生——但它们会发生。

  伯克希尔能够以巨额资金和业绩的确定性迅速应对市场动荡,这可能会给我们提供偶尔的大规模机会。虽然股票市场比我们早年大得多,但今天的活跃参与者既没有比我在学校时情绪更稳定,也没有比我在学校时受过更好的教育。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现在的市场表现出比我年轻时更像赌场的行为。赌场现在存在于许多家庭中,每天都在诱惑着住户。

  金融生活中的一个事实永远不应该被忘记。华尔街——用这个词的比喻意义来说——希望它的客户赚钱,但真正让它的客户热血沸腾的是狂热的活动。在这种时候,任何可以推销的愚蠢的东西都会被大力推销——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做,但总是有人这么做。

  偶尔,场面也会变得丑陋。政客们被激怒了;最明目张胆的犯罪分子逍遥法外,有钱而不受惩罚;而你隔壁的朋友会变得困惑、贫穷,有时还想要报复。他了解到,金钱压倒了道德。

  伯克希尔的一条投资规则没有也不会改变:永远不要冒资本永久损失的风险。多亏了美国的顺风和复利的力量,如果你在一生中做出了几个正确的决定,避免了严重的错误,那么我们经营的领域一直是——而且将会——得到回报。

  我相信伯克希尔能够应对前所未有的金融灾难。我们不会放弃这种能力。当经济动荡发生时,伯克希尔的目标将是成为国家的一笔资产——就像它在2008- 2009年以一种非常微小的方式发挥作用一样——并帮助扑灭金融大火,而不是成为众多无意或有意点燃大火的公司之一。

  我们的目标是现实的。伯克希尔的优势来自于它在扣除利息成本、税收和大量折旧及摊销费用(“EBITDA”在伯克希尔是被禁止使用的衡量标准)后巨大多样化的收益。我们对现金的要求也很低,即使国家遭遇长期的全球经济疲软,恐惧和几乎瘫痪。

  伯克希尔目前不支付股息,股票回购是100%的自由裁量权。年度债务到期日从来都不重要。

  你们的公司持有的现金和美国国债数量也远远超出了传统观点所认为的必要水平。在2008年的恐慌中,伯克希尔从运营中获得现金,没有以任何方式依赖商业票据、银行贷款或债券市场。我们没有预测到发生经济危机的准确时间,但我们总是为此做好准备。

  极端的财政保守主义是我们对那些加入我们伯克希尔所有权的人做出的企业承诺。在大多数年份里——实际上是在漫长的几十年里——我们的谨慎很可能被证明是不必要的行为——就像对一座被认为是防火的堡垒式建筑的保险政策一样。但伯克希尔并不想对伯蒂或任何信任我们的个人造成永久性的财务损失——长期的收益缩水是无法避免的。

  伯克希尔希望长盛不衰。

  让我们感到舒适的非受控企业

  去年我提到了伯克希尔长期持有的两只股票,可口可乐和美国运通。这些都不像我们对苹果的持仓那么大。每只股票只占伯克希尔公司公认会计准则净值的4-5%。但它们是有价值的资产,也说明了我们的想法。

  美国运通于1850年开始运营,可口可乐于1886年在亚特兰大的一家药店诞生。(伯克希尔不太喜欢新公司)。多年来,两家公司都试图向不相关的领域扩张,但都没有取得什么成功。在过去——但现在肯定不是——两者甚至都管理不善。

  但两家公司都在其主营业务上取得了巨大成功,并根据情况在各地进行了重塑。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的产品“四处旅行”。可口可乐和美国运通的核心产品都在世界范围内家喻户晓,而现金流和对毋庸置疑的金融信任的需求是我们这个世界永恒的必需品。

  在2023年,我们没有买卖美国运通或可口可乐的股票——延续了我们自己的《李伯大梦》式的沉睡期(《李伯大梦》是美国小说之父华盛顿·欧文的小说“Rip Van Winkle”的中文译名)。这种沉睡期现在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去年,这两家公司再次通过提高盈利和股息来奖励我们的不作为。事实上,在2023年,我们从美国运通获得的收益份额,已经大大超过了我们很久以前购买的13亿美元成本。

  美国运通和可口可乐几乎肯定会在2024年提高股息——美国运通的股息可能提高16%——而且我们肯定会全年保持我们的持股不变。我能创造一个比这两家公司更好的全球业务吗?正如伯蒂会告诉你的那样:不可能。

  尽管伯克希尔在2023年没有增持这两家公司的股票,但由于我们在伯克希尔进行的股票回购,您去年对可口可乐和美国运通的间接所有权有所增加。这种回购有助于增加您对伯克希尔拥有的每一项资产的参与。对于这个显而易见但经常被忽视的事实,我补充了我通常的警告:所有股票回购都应该取决于价格。以商业价值为折价回购的明智之举,如果以溢价回购,就会变得愚蠢。

  持有可口可乐和美国运通股票的得失教训?当你找到一个真正出色的企业时,请坚持下去。耐心是有回报的,一项出色的业务可以抵消许多不可避免的平庸决定。

  今年,我想描述另外两项我们预计无限期维持的投资。与可口可乐和美国运通公司一样,这些承诺相对于我们的资源而言并不大。然而,它们是值得的,我们能够在2023年增加这两个仓位。

  截至年底,伯克希尔拥有西方石油公司27.8%的普通股,还拥有认股权证,在五年多的时间里,这些认股权证使我们能够选择以固定价格大幅增加我们的所有权。尽管我们非常喜欢我们的所有权和选择权,但伯克希尔对收购或管理西方石油公司没有兴趣。我们特别喜欢它在美国拥有的大量石油和天然气,以及它在碳捕获计划方面的领导地位,尽管这种技术的经济可行性尚未得到证实。这两项活动都非常符合我国的利益。

  不久前,美国严重依赖外国石油,碳捕获没有有意义的支持者。事实上,在1975年,美国的石油产量为每天800万桶油当量(以下简称“BOEPD”),远远低于本国的需求。依靠在二战中动员起来的有利能源地位,美国已经退缩成为严重依赖外国(可能不稳定)的供应商。预计石油产量将进一步下降,未来使用量将会增加。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悲观主义似乎是正确的,到2007年,产量下降到了500万桶油当量/日。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在1975年建立了战略石油储备(“SPR”)以缓解(尽管并没有完全消除)美国自给自足能力的削弱。

  然后——哈利路亚!——页岩油经济在2011年变得可行,我们的能源依赖结束了。现在,美国的产量超过了1300万桶油当量/日,而石油输出国组织不再占据上风。西方石油自身的美国年产油量每年都接近于SPR的整个库存。如果美国国内产量保持在500万桶油当量/日,并且发现自己极度依赖非美国来源,我们的国家今天将会非常——非常——紧张。在那个水平上,如果外国石油不可用,SPR将在几个月内被耗尽。

  在Vicki Hollub的领导下,西方石油正在为国家和所有者做正确的事情。没有人知道未来一个月、一年或十年油价会怎么样。但Vicki知道如何将石油从岩石中分离出来,这是一种不寻常的才能,对她的股东和她的国家都是有价值的。

  此外,伯克希尔继续持有对非常大的五家日本公司的被动和长期利益,每家公司都以一种高度多样化的方式经营,有些类似于伯克希尔自身的经营方式。去年,格雷格·艾伯尔和我前往东京与这些公司的管理层进行了会谈后,我们增加了对这五家公司的持股。

  伯克希尔现在对每家公司持股约为9%。(一个小细节:日本公司计算未流通股的方式与美国的做法不同)伯克希尔还向每家公司承诺,不会购买使我们的持股超过9.9%的股份。我们对这五家公司的成本总计为1.6万亿日元,而这五家公司年末的市值为2.9万亿日元。然而,日元近年来已经贬值,我们年末的未实现收益以美元计算为61%,即80亿美元。

  格雷格和我都不相信我们能够预测主要货币的市场价格。我们也不相信我们能够雇佣具备这种能力的人。因此,伯克希尔用1.3万亿日元债券的收益为其在日本的头寸提供了大部分资金。这笔债务在日本受到了很好的接受,我相信伯克希尔拥有的日元计价债务比其他任何美国公司都多。日元贬值使伯克希尔年末获得了19亿美元的收益,根据GAAP规定,这笔款项已在2020-23年期间定期计入收入。

  在某些重要方面,伊藤忠、丸红、三菱、三井和住友这五家公司都采取了对股东友好的政策,这些政策远远优于美国通常实行的政策。自从我们开始购买日本股票以来,这五家公司中的每一家都以有吸引力的价格减少了其未流通股的数量。

  与此同时,与美国的典型情况相比,这五家公司的管理层对自己的薪酬远没有那么激进。还要注意的是,这五家公司中的每一家都只将其收益的约1/3用于股息。这五家公司保留的大笔资金既用于建立许多业务,也用于回购股票,但程度较小。和伯克希尔一样,这五家公司也不愿发行股票。

  伯克希尔的另一个好处是,我们的投资可能会为我们带来机会,让我们与五家管理良好、备受尊敬的大型公司在世界各地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他们的利益比我们的广泛得多。就他们而言,让日本的CEO们感到欣慰的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将永远拥有巨大的流动性资源,这些资源可以立即用于此类合作伙伴关系,无论它们的规模如何。

  我们在日本的购买从2019年7月4日开始。考虑到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目前的规模,通过公开市场收购建立头寸需要极大的耐心和较长时间的“友好”价格。这个过程就像是让一艘战舰转弯。这是一个较大的劣势,我们在伯克希尔的早期没有面临过。

  2023年的记分卡

  我们每个季度都会发布一份新闻稿,以类似于下面所示的方式报告我们汇总的运营收益(或亏损)。以下是全年数据:

  在2023年5月6日的伯克希尔年会上,我展示了当天一大早发布的第一季度业绩。然后我对全年的前景做了一个简短的总结:(1)我们的大多数非保险业务在2023年面临收益下降;(2)我们最大的两个非保险业务--BNSF和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的良好业绩将缓解这种下降,这两家公司加起来占2022年营业利润的30%以上;(3)我们的投资收入肯定会大幅增长,因为伯克希尔持有的巨额美国国债头寸终于开始开始回报,且远远超过我们一直收到的微薄收入;(4)保险可能会做得很好,这既是因为它的承保收益与经济中其他领域的收益没有相关性,而且,除此之外,财产意外伤害保险的价格已经走强。

  保险如期通过了。然而,我对BNSF和BHE的期望都错了。让我们分别来看看。

  铁路对美国经济的未来至关重要。从成本、燃料使用量和碳排放强度来衡量,这显然是将重型材料运往遥远目的地的最有效方式。卡车运输在短途运输中获胜,但美国人需要的许多货物必须运送到数百甚至数千英里以外的客户那里。这个国家离不开铁路,而铁路行业的资金需求永远是巨大的。的确,与大多数美国企业相比,铁路消耗资本。

  BNSF是覆盖北美的六大铁路系统中最大的。我们的铁路拥有23,759英里的主干线,99条隧道,13,495座桥梁,7,521台机车和其他各种固定资产,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总额为700亿美元。但我的猜测是,复制这些资产至少需要5000亿美元,完成这项工作需要数十年。

  BNSF每年的支出必须超过折旧费用,以维持其目前的业务水平。无论投资于哪个行业,这种现实对所有者都是不利的,但对资本密集型行业尤其不利。

  在BNSF,自我们14年前收购以来,超出GAAP折旧费用的支出总计达到了惊人的220亿美元,即每年超过15亿美元。哎哟!这种差距意味着,除非我们定期增加这条铁路的债务,否则BNSF支付给其所有者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息将经常大大低于BNSF公布的盈利。这是我们不打算做的。

  因此,伯克希尔在收购价格上获得了可接受的回报,尽管可能比它看起来的要少,而且在房产的重置价值上也微不足道。这对我和伯克希尔董事会来说并不奇怪。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可以在2010年以其重置价值的一小部分收购BNSF。

  北美的铁路系统单程长途运输大量的煤炭、粮食、汽车、进出口货物等,而这些旅行往往会给回程带来收入问题。极端的天气条件经常阻碍甚至阻碍轨道、桥梁和设备的使用。洪水可能是一场噩梦。这些都不足为奇。虽然我坐在一间舒适的办公室里,但铁路是一项户外活动,许多员工在艰难、有时甚至危险的条件下工作。

  一个不断演变的问题是,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不再寻求一些铁路运营中固有的困难、往往孤独的就业条件。工程师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在美国3.35亿人口中,一些孤独或精神失常的美国人会选择躺在100节车厢前自杀,这是一列非常沉重的火车,在不到一英里或更远的距离都停不下来。你想成为那个无助的工程师吗?这种创伤在北美大约每天发生一次;它在欧洲更为普遍,并将永远伴随着我们。

  铁路行业的工资谈判最终可能掌握在总统和国会手中。此外,美国铁路被要求每天运送许多危险的货物,而这些货物是铁路行业宁愿避免的。“公共承运人”一词定义了铁路的责任。

  去年,由于营收下降,BNSF的盈利下滑幅度超出了我的预期。尽管燃料成本也有所下降,但华盛顿公布的工资涨幅远远超出了国家的通胀目标。这种差异可能会在未来的谈判中再次出现。

  尽管BNSF运输的货物和资本支出比北美其他五大铁路公司中的任何一家都多,但自我们收购以来,它的利润率相对于其他五大铁路公司都有所下滑。我相信我们广阔的服务领域是首屈一指的,因此我们的利润率可以而且应该提高。

  我特别为BNSF对国家的贡献感到自豪,也为那些在北达科他州和蒙大拿州冬天在零下的户外工作以保持美国商业动脉畅通的人们感到自豪。铁路在运行时不会受到太多关注,但如果铁路无法使用,整个美国都会立即注意到这个这里。

  一个世纪后,BNSF仍将是国家和伯克希尔的重要资产。你可以放心。

  去年,我们第二次也是更严重的盈利失望发生在BHE。其大部分大型电力公用事业业务,以及其广泛的天然气管道,表现与预期相符。但一些州的监管环境已经引发了零盈利甚至破产的可能(加州最大的公用事业公司已经破产,夏威夷公用事业公司目前面临破产威胁)。

  在这样的司法管辖区,很难预测曾经被认为是美国最稳定的行业之一的收益和资产价值。

  一个多世纪以来,电力公司通过各州承诺固定的股本回报率(有时对业绩优优者还会有少量奖金),筹集了巨额资金,为其增长提供资金。通过这种方法,大量的投资被用于未来几年可能需要的产能。这一前瞻性规定反映了一个现实,即公用事业公司建设发电和输电资产往往需要多年时间。BHE在西部广泛的多州输电项目于2006年启动,距离完成还有几年时间。最终,它将服务于10个州,占美国大陆面积的30%。

  私人和公共电力系统都采用了这种模式,即使人口增长或工业需求超出预期,电力供应也不会增长。对监管机构、投资者和公众来说,“安全边际”方法似乎是明智的。现在,固定但令人满意的回报协议已经在一些州被打破,投资者开始担心这种破裂可能会蔓延。气候变化增加了他们的担忧。地下输电可能是必需的,但在几十年前,谁愿意为这种建设支付惊人的费用呢?

  在伯克希尔,我们对已经发生的损失金额做出了最佳估计。这些成本来自森林火灾,如果对流风暴变得更加频繁,森林火灾的频率和烈度都会变得更加严重,并且可能还会愈演愈烈。

  我们还需要很多年,才有可能知道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BHE)遭受森林火灾损失的最终数字,才能明智地决定未来在脆弱的西部州进行投资的可取性。其他地方的监管环境是否会发生变化还有待观察。

  其他电力公司可能面临类似于太平洋瓦电公司以及夏威夷电力公司的生存问题。以没收的方式解决我们目前的问题,显然对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不利,但公司和伯克希尔本身的结构,都能在负面的意外中幸存下来。我们在保险业务中经常遇到这些,我们的基本产品是风险承担,它们将在其他地方发生。伯克希尔可以承受财务意外,但我们不会花冤枉钱。

  无论伯克希尔的情况如何,公用事业行业的最终结果可能是不祥的:某些公用事业公司可能再也无法吸引到美国公民的储蓄,从而被迫采用公共电力模式。内布拉斯加州在1930年代做出了这个选择,而在全美,有许多公共电力业务在运行。最终,选民、纳税人和用户将决定他们更喜欢哪种模式。

  当尘埃落定时,美国的电力需求和随之而来的资本支出将是惊人的。我没有预料到甚至没有考虑监管回报的不利发展,我和伯克希尔在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的两位合伙人都没有这样做,我们一起犯了一个代价高昂的错误。

  问题已经够多了:我们的保险业务去年表现异常出色,在销售、保费和承保利润方面都创下了纪录。财产险与意外伤害保险(以下简称“P/C”)是伯克希尔福祉和增长的核心。我们已经从事这项业务57年,尽管我们的业务量增长了近5000倍——从1700万美元增加到830亿美元——但我们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除此之外,我们经常痛苦地了解到很多关于什么类型的保险业务和什么样的人应该避免。最重要的教训是,我们的承销商可以是瘦的、胖的、男性的、女性的、年轻的、老年人的、外国的或国内的。但他们不能在办公室里成为乐观主义者,无论生活中的质量通常多么令人向往。

  财产险与意外伤害保险业务的意外情况——可能在六个月或一年保单到期几十年后发生——几乎总是负面的。这个行业的会计应该认识到这一现实,但估计错误的程度可能大得离谱。当碰到江湖骗子时,识别过程通常既缓慢又昂贵。伯克希尔将始终试图准确估计未来的损失,但通货膨胀——包括货币和“合法”的通货膨胀——会产生不可预知但巨大的影响。

  我已经讲述了我们的保险业务的故事很多次,所以我只会把新手们引向第18页(注:这是一种玩笑说法,本年股东信共17页)。在这里,我只会重申,如果阿吉特·贾因在1986年没有加入伯克希尔,我们的地位就不会是现在这样。在那个幸运的日子之前,除了1951年初开始并永远不会结束的与GEICO几乎难以置信的美妙经历之外,我在努力建立我们的保险业务时基本上是在茫茫荒野中徘徊。

  自加入伯克希尔以来,阿吉特的成就得到了我们各种财产/意外保险业务中一大批极具才华的保险高管的支持。他们大多数人的名字和面孔对大多数新闻界和公众来说是未知的。然而,伯克希尔的管理团队对于财产/意外保险业来说就像库珀斯敦(注:Cooperstown位于纽约州中北部,坐落着大名鼎鼎的美国棒球名人堂)的荣誉得主对于棒球一样。

  伯蒂,你可以为拥有一家在全球范围内运营、拥有无与伦比的财务资源、声誉和人才的不可思议的财产/意外保险业务而感到自豪。它在2023年取得了胜利。

  奥马哈股东会进展如何?

  来参加2024年5月4日的伯克希尔年度股东会。在台上,你将看到三位现在负责带领你的公司的主要经理。你可能会想,这三个人有什么共同之处?他们看起来肯定不像。让我们深入挖掘一下。

  格雷格·艾伯尔负责伯克希尔的所有非保险业务,从各个方面来看,他都已经准备好明天就成为伯克希尔的CEO。他出生并成长在加拿大(他现在还打曲棍球)。然而,在20世纪90年代,格雷格在奥马哈住了六年,就在离我几个街区的地方。在那段时间里,我从未见过他。

  大约十年前,出生、成长和接受教育都在印度的阿吉特·贾因和他的家人住在奥马哈,距离我的家只有一英里左右(我自1958年以来一直住在那里)。阿吉特和他的妻子Tinku在奥马哈有很多朋友,尽管他们搬到纽约已经有三十多年了(为了身处再保险业务的主要活动地点)。

  今年舞台上缺少的是查理。他和我都出生在奥马哈,距离你在五月的聚会上坐的地方大约两英里。在他的前十年里,查理住在伯克希尔长期作为办公室的地方大约半英里远。查理和我都在奥马哈的公立学校度过了童年,并且我们的童年在奥马哈的影响是深刻的。然而,我们直到很晚才见面。(一个可能让你惊讶的注脚:在美国45位总统中查理经历了15位。人们称拜登总统为第46位,但这个编号系统将格罗弗·克利夫兰计为第22和第24位,因为他的任期不是连续的。美国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家。)

  在公司层面上,伯克希尔于1970年从在新英格兰待了81年的地方搬迁到奥马哈定居,把麻烦抛在身后,在新址蓬勃发展。

  作为“奥马哈效应”的最后一个标点,伯蒂——是的,就是伯蒂——早年在奥马哈的一个中产阶级社区度过,几十年后则成为了美国最伟大的投资者之一。(译者注:伯蒂为巴菲特的妹妹)

  你可能会想,她把所有的钱都投到了伯克希尔,然后就跟着“躺赢”。但事实并非如此。1956年组建家庭后,伯蒂在金融领域活跃了20年:她持有债券,将1/3的资金投资于一家公开持有的共同基金,并偶尔交易股票。她的潜力没有被注意到。

  1980年,46岁的伯蒂不顾哥哥的任何催促,决定搬家。在接下来的43年里,她只保留了共同基金和伯克希尔,没有进行任何新的交易。在此期间,她变得非常富有,即使是在做了大量慈善捐赠(想想有九位数)之后。

  数以百万计的美国投资者本可以遵循她的推理,这些推理只涉及她小时候在奥马哈不知怎么吸收的常识。伯蒂没有冒险,每年5月都会回到奥马哈再充充电。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是奥马哈(Omaha)的水吗?是奥马哈的空气吗?这是不是某种奇怪的行星现象,类似于牙买加短跑运动员、肯尼亚马拉松运动员或俄罗斯国际象棋专家的诞生?我们一定要等到有一天AI给出这个谜题的答案吗?

  保持开放的心态。五月来到奥马哈,呼吸空气,喝水,和伯蒂及她漂亮的女儿们打招呼。谁知道呢?这不会有什么坏处,而且无论如何,你会玩得很开心,会遇到一大群友好的人。

  最重要的是,我们将推出新的第四版《穷查理年鉴》(Poor Charlies Almanack)。拿一份复本。查理的智慧会改善你的生活,就像我一样。

  沃伦·E·巴菲特

  董事会主席

  2024年2月24日

巴菲特致股东信末页|

巴菲特致股东信末页| 对比伯克希尔的业绩与美股标杆:标普500指数的表现

  上表注:表中数据为正常日历年数据,但以下年份例外:1965年和1966年均为截至当年的9月30日,而1967年总计为15个月,结束于当年12月31日。

更多资讯可关注第一黄金网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导航

    本站郑重声明:第一黄金网中的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ICP备案:晋ICP备202000852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