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下载APP
首页> 国际>

正文

该停止炒作减肥药了

2023-09-17 18:06:00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过去一周,减肥药让多家A股医药公司“飞上天”了。9月11日、12日常山药业(300255.SZ)连收两个涨停板,两内累计

过去一周,减肥药让多家A股医药公司“飞上天”了。

9月11日、12日常山药业(300255.SZ)连收两个涨停板,两内累计涨幅超过40%。同期,翰宇药业、德展健康、金凯生科、华森制药等减肥药概念股,也有5%以上的涨幅。

投资者对减肥药的热情,简直拉都拉不回来,不仅减肥药概念股整体坐上了“云霄飞车”,常山药业、华森制药等企业股价更是原地“三级跳”,不断刷新吃瓜群众的认知。

减肥药板块整体涨幅3.47%。在一众涨幅1.5%左右的医药兄弟板块中,简直是一骑绝尘了。

引发这波热潮的起因是;9月11日,摩根大通发布了一则报告称:预计司美格鲁肽为代表的GLP-1类药物,市场规模到2030年将超过1000亿美元。大洋彼岸,拥有众多GLP-1类药物管线的跨国药企礼来,在纳斯达克的市值冲到了5600多亿美元,把此前蝉联第一的老牌药企强生(市值约4300多亿美元)远远甩在了身后。

不过,在中国股民的狂欢中,市场上并没有能与司美格鲁肽相媲美的国产药获批,分析人士也纷纷指出,GLP-1类减肥药在A股仍然只是概念,炒作意义超过了实际价值。

无论是常山药业,还是其他股价涨幅较大的企业,都并不是这个赛道上的佼佼者。

尽管如此,9月13日一开盘,常山药业的股价在开盘快速回落过程中,其股价还一度冲到了的新高点,收盘时最终跌幅也只有3.8%。东方财富网的“常山药业股吧”仍然有接近半数的投资者看涨。9月14日一早,常山药业股价果然又原地起跳,开盘就大涨了11%以上。

投资人狂热入局,股价如此激进上涨背后,GLP-1类减肥药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前景究竟如何?投资热潮中又有哪些隐忧?

毫无疑问,GLP-1类药品是一个现象级的大爆款,特别是减肥效果出众、一周只需要给药一次的司美格鲁肽。

根据诺和诺德半年报,2023年上半年,主要起效成分是司美格鲁肽的3款药品——注射用的降糖药Ozempic、口服降糖药Rybelsus和减重药Wegovy,总销售额达721.66亿丹麦克朗,约合103.85亿美元,已经逼近去年全年的销售额了。是非常有潜力成为下一代“药王”的药品。

在中国,据弗若斯特沙利文预测,到2030年GLP-1类药物将有76亿元的市场。目前已有多家中国企业入局,其中包括:中国生物制药、恒瑞医药、信达生物、华东医药、科兴制药、正大天晴、通化东宝等,甚至下游的阿里健康、爱美客等也早早签约入场了。

甚至有分析人士调侃,做减肥药的比减肥的人还焦虑。

从全球临床试验注册平台看,已有867项关于GPL-1类药物的临床试验。丁香园Insight数据库的最新数据则显示,我国GLP-1类药物总立项数已经超过了700个。从单靶点到双靶点,从多肽类药物到小分子口服药无所不包。

在一众候选产品中,常山药业并不出众。华东医药已有利拉鲁肽生物类似药(也就是生物药中的仿制药)在中国获批。其他领跑的企业还有恒瑞医药、信达生物等。

其中,信达生物(01801)与礼来(LLY.US)共同推进的GLP-1R/GCGR激动剂玛仕度肽,从今年5月公布的二期临床数据看,该药每周使用一次,在24周内可减掉14.7公斤。这一表现也被认为是可以与司美格鲁肽媲美的。

而且回溯历史,还不难发现,常山药业在炒作概念、抬高股价之后套现跑路方面是有劣迹的。

早在2018年,这家公司就因为在公告中提到中国有约1.4亿人阳痿(ED)而引爆市场。

当时该公司刚获批生产枸橼酸西地那非的仿制药(其原研药是辉瑞的万艾可,俗称“伟哥”),博人眼球的数据,加上可观的市场前景,该公司股价也是连续两天涨停,在股价达到8.69元左右的高值后,该公司4名控股股东、高管就减持套现了8000多万元。

后来,因为这则公告,常山药业还被河北证监局警告并罚款60万元。

这一次,常山药业虽然还没有套现,不过,其在艾本那肽的态度上也颇为含糊。

股价疯涨期间,曾有媒体报道称,以投资者身份咨询常山药业,该公司人士透露公司有与司美格鲁肽、利拉鲁肽类似的产品进入三期临床,适应症为糖尿病,预计年底提交注册申请。

之后,常山药业较晚才正式发公告澄清了其GLP-1类药物为艾本那肽,开发适应症不涉及肥胖适应症。从该公司年报看,艾本那肽还是10年前(2013年)启动的研发项目,在竞争激烈的今天很难说还有多少胜算了。

从该公司2023年半年报来看,常山药业今年1至6月份营业收入8.2亿元,同比下降28.45%;亏损1.68亿元,净利润同比降幅达到369.53%。

自从2000年创立以来,常山药业的主营业务就是抗凝血、抗血栓药物肝素钠原料药、低分子肝素钙注射液等肝素类系列产品研发、生产、销售。近年来,受老龄化、静脉血栓栓塞诊断数量增加等因素影响,肝素类药物的需求量逐年增加,到2021年,中国此类药物市场规模超过了300亿元。

在此基础上,常山药业的营收和净利润也是连年增长的趋势。到2021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达到巅峰的29.68亿元和2.33亿元。其中,普通肝素原料药占比23.32%、低分子肝素原料药占比17.55%、低分子肝素制剂占比56.07%。

因为肝素类药品涉及民生、用量大、产品生产工艺等又较为成熟,带量采购一直是悬在常山药业头上的一把剑。2022年,这把剑在广东省率先落地,直接就把该公司部分产品收入斩去两成以上。

常山药业2022年主要产品销售情况

图片
图片

来自常山药业2022年年报

到2023年初,国家集采将此类产品纳入,常山药业上半年主要的收入来源普通肝素原料药的收入同比已经下降了72.35%。可以说,这家公司的“摇钱树”岌岌可危了。

至于曾经挑起股民投资热情的“枸橼酸西地那非”虽然号称销售量大幅增长,但是一直没有达到足以公布数据的程度;艾本那肽从2020年5月启动三期临床试验至今还没有结果正式公布。

如果不是借助减肥药的故事,实在很难想象市场信心会倾向于这家药企了。

中国药企恐分不到羹

除了类似常山药业,GLP-1类产品不涉及肥胖适应症外,中国药品在这个赛道上前途似乎也并不光明。

“有些就是单纯的模仿。”长期追踪和报道生物医药前沿研究和产业进展、现任《生物世界》主编的王聪告诉虎嗅。

比如:前不久刚获批的华东医药的利拉鲁肽(商品名:利鲁平),实际上是诺和诺德上一代GLP-1类药物利拉鲁肽(商品名:诺和力)的“仿制药”。

双靶点药,如:信达生物与礼来的玛仕度肽,虽然有望与司美格鲁肽一较高下,很有希望成为该药的“平替”,但是如果不能及时上市,市场空间恐怕会受到影响。

“窗口期非常短。”王聪向虎嗅表示。GLP-1类药物的迭代速度非常快。就连司美格鲁肽也很快面临新一代产品的挑战——礼来的双靶点减肥药“替尔泊肽”今年年底可能就会获FDA批准上市了。

未来,如果价格战打到成本更低、更便捷的小分子口服药领域,时机上已经落后的中国药企,也就只有看热闹的份儿了。

减肥“神药”GPL-1类药物的“卷”,还与PD-1不同。后者至少中国药企能分到百亿市场,前者则堪称“神仙打架”,中国药企很可能都插不上手了。不要说常山药业,即便是已有相关产品获批的华东医药,被认为很有潜力的信达生物,都很难从中分到一杯羹。

事实上,GLP-1类减肥药并非新鲜事物,司美格鲁肽以前仅度拉糖肽、利拉鲁肽、艾塞那肽等至少6款GLP-1类药物获批,其中利拉鲁肽、度拉糖肽较早就拿到了减肥适应症,真正令司美格鲁肽出圈的还是其减肥效果。

根据各家企业公开出来的数据,现有减肥药罗氏的奥利司他与安慰剂相比,52周减肥效果为10.2%:6.1%;利拉鲁肽与安慰剂相比,56周减肥效果8%:2.6%;司美格鲁肽68周减重效果为14.9%:2.4%。

简单理解,就是同等条件下,用药物减肥相比不用药物的优势已经加大了。

排除特斯拉CEO马斯克等名人的带货效应,单从试验数据看,该产品的减肥效果已经远远超过安慰剂,尽管不是“头对头”数据,对以往所有减肥类产品也还是形成了碾压。

这个逻辑也意味着,未来减重效果更佳的药品也会很快蚕食司美格鲁肽的市场。而效果远不如司美格鲁肽,给药频次还更高的药品,则很难从其手中抢占份额。进入消费医疗领域更是如此。

为了持续占据高点,诺和诺德、礼来在产品开发上的竞争咬得非常紧。在前述提到的中国关于GLP-1的立项项目中,礼来、诺和诺德两大巨头就占据了1/3以上,分别有133项和120项目。

减肥药的研发不是一蹴而就的。司美格鲁肽2012年进入实验室研发阶段,2015年进入临床,2017年其糖尿病治疗适应症获批。直到2021年该药的减肥适应症才正式在美国获批。从临床到上市耗时至少要2到4年。

这还是在礼来和诺和诺德,在糖尿病领域,都有几十年乃至上百年深度积累的基础上。

可以看到,为了迎战司美格鲁肽,礼来直接卷下一代药物了。前不久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公司的替尔泊肽(Tirzepatide,针对GLP-1R和GIPR两个靶点起效)将减重效果提高到了22.5%,该药有望成为最强减肥药,还正在与司美格鲁肽做“头对头”研究。另一款口服药Orforglipron在36周就达到了司美格鲁肽68周的减肥效果。

当然,诺和诺德的防守也毫不含糊。司美格鲁肽口服制剂最新研究数据显示,68周平均减重水平达到 17.4%:1.8%,减重约18.3公斤。同时,针对两个靶点起效的药也在开发中。

这边,司美格鲁肽适应症从糖尿病、心血管疾病、非酒精性脂肪肝性肝炎等疾病,一路向戒酒、防癌、减少心衰患者潜在代谢病等方面扩展。

那边,全球临床试验登记平台上,围绕新的针对三个靶点(GIPR/GLP-1R/GCGR)起效的Retatrutide,礼来已经备案了5项临床研究。

来回的角力中,这场减肥药的淘金热潮,不止中国企业可能无缘,很多跨国巨头也很难沾光。

从研发情况来看,GLP-1类药物正在形成双寡头竞争的格局,在诺和诺德和礼来激烈的见招拆招之外,辉瑞、诺华、阿斯利康等,都有管线研发失败摔出赛道。

投资热潮背后的隐忧

整体来看,尽管GLP-1类药物是一款难得一遇的减肥药“正规军”,也是提振医药行业信心的爆款药品。长期来看,随着适应症的不断扩大,GLP-1类药物还有望彻底改变肥胖相关疾病的治疗的范式——治病转移到围绕体重的健康管理上来,看起来都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不过,在其急速狂奔的背后,短期内产能不足、致癌疑云未解,以及有服用者出现自杀、自残倾向、体重反弹、恶心、呕吐等副作用,也都是不容忽视的隐患。

就在前不久,央视、北京青年报等官方媒体都在提醒大众,注意减肥“神药”司美格鲁肽等药物带来的风险。

俗话说“是药三分毒”。任何药品在正常使用过程中,都不可避免会有与药品功效无关的作用产生,这就是药品不良反应,也是人们常说的副作用。副作用不见得不好,但是也会带来风险。正因为此,很多药物是需要遵照医嘱来使用的。

中华医学会发布的一份GLP-1类药物治疗2型糖尿病的临床专家共识中,内分泌专家们虽然认为GLP-1类药物临床价值较高,但是同时也提醒有甲状腺髓样癌病史或家族史患者、多发性内分泌腺瘤2型患者禁用;同时专家们提示,此类药物可能引起胃肠道反应、低血糖和急性胰腺炎等问题。

另据广东省药学会关于GLP-1类药物的最新专家共识,GLP-1类药物在发挥减重作用时,会抑制胃肠动力,也会对肝肾、心脏、肌肉、骨骼等带来一系列的影响,包括:减少脂肪肝,导致心脏输出量增加、胰岛素分泌增加等。

图片

来自:广东省药学会《胰高血糖素样肽-1受体激动剂(GLP-1RA)临床应用医药专家共识》

目前司美格鲁肽在中国还没有获批减重适应症,身材焦虑的大环境下,很多用药者本身并不超重,也不是肥胖症患者,对自身健康情况了解也非常有限,这无形中增加了风险。

如果把时间线拉长,人类为了减肥可谓是煞费苦心。从吸脂手术到各路减肥药,再到因为网红、名人使用而名噪一时的减重手术、司美格鲁肽等GLP-1类药物,曾经有相当长时间里减肥疗法效果有限,乱象和危害都非常严重。很多人为了变瘦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安全性是药品非常重要的指标,对于受众病症较轻且范围更广的减肥类产品更是如此。

历史上,也有多种减肥药因为容易导致严重的健康问题也被摒弃或限制使用。其中既有已经成为“禁药”的西布曲明,不再用于减肥的麻黄碱、安非他命等,也有早就鲜为人知的“绵羊甲状腺提取物”“2,4-二硝基苯酚”——这两种药分别因导致心律失常、死亡,死性高热、粒细胞缺乏症等全球禁用了。

图片

来自:长江证券研究所

随着减肥药市场的爆发,用药人群越来越大,围绕GLP-1的研究会越来越深入,该药的安全性大考也拉开了序幕。

减肥,在今天几乎是所有人都面临的课题,不是自己要减肥,就是家人需要减肥。《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2020年)》显示,中国有一半以上的成年居民有超重或肥胖的问题,占比分别达到34.3%和16.4%。在6-17岁、6岁以下青少年儿童中,超重肥胖率最高也达到了19%。

由此产生的减肥市场规模也是水涨船高。根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中国仅功能性瘦身食品市场规模就达3387.1亿元。

在效果更佳明显的减肥“神药”GLP-1类药物的助推下,据摩根大通预计,中国减肥药物市场的规模到2030年就将达到14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084亿元。加上身材焦虑激发的减肥需求,实际市场规模可能更大。这也是减肥概念股疯涨的逻辑基础。

但是,无论如何,投资者、药企、寄希望用药物“躺着”减肥者,都必须注意:世上没有万能“神药”。减肥药不能包治百病,更不能成为任何企业的救命稻草。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虎嗅APP”,作者:陈广晶;编辑:徐文强。

更多资讯可关注第一黄金网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导航

    本站郑重声明:第一黄金网中的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ICP备案:晋ICP备202000852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