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独家专访卢建之:我不是“资本大鳄” 我有实业情结 要把红宇新材做成纾困标杆

2020年01月21日 13:00来源:财联社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我是一个有实业情结的人。既然自己来当董事长,就一定会全力以赴把企业搞好,把红宇新材做成上市公司纾困的一个标杆

“我是一个有实业情结的人。既然自己来当董事长,就一定会全力以赴把企业搞好,把红宇新材做成上市公司纾困的一个标杆案例”。

“股价暴涨暴跌都不正常,多少人高兴就会有多少人痛苦,我要的是平稳发展。”“我对投资者真正的负责任,是把企业真正办好,把上市公司真正搞活!”

,2020年1月,长沙乍暖还寒。面对财联社记者的专访,卢建之的上述表示多少有些意外。

自从当年悬崖边上“救回”万福生科并转卖联想一战成名,卢建之即留下“资本大鳄”印记。低调潜行,卢建之鲜少见之于媒体,但不妨碍外界定调其“长于资本运作少见实业经营”。

2019年初,卢建之再度扮演“白衣骑士”,接盘大股东深陷债务危机的红宇新材(300345.SZ)并出任董事长。坊间即预言此举系“万福生科2.0版”。

与此同时,红宇新材股价也从卢建之去年3月接手时的4元左右一路推高至11月的13元。

但在去年11月20日,红宇新材宣布将收购名不见经传的手机软硬件设计服务提供商铂睿智恒后,市场颇感不适。“太不卢建之了”的后果是股价连续六个跌停。

是卢建之变了还是市场本来就误会了他?或许没有人比卢建之本人更适合回答这个问题。

2019年3月初,财联社记者即发短信向卢建之约专访,10个月后,终得成行。

没有采访提纲,亦无事先框定话题。2020年1月初,财联社记者在卢建之的办公室对其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独家专访,卢说这是自己近年来头一次和媒体面对面。

办公室坐定,卢建之即说自己也做过记者,“我在部队时候就从事过宣传工作,转业后去湖南日报社做记者,不过只干了几个月就下海了”。

“同样一桩事,新闻报道出来可以有多个角度”,卢说干新闻工作给自己的收获是会更习惯从多个角度来看问题。采访亦由“角度”这个话题展开(以下“财”表示财联社记者,“卢”表示卢建之)。

“我是有实业情结的”

财联社:操盘万福生科之后,外界对你的印象,是“资本掮客”、“资本大鳄”,你怎么看?

卢:我是有实业情结的。媒体总写我是“大鳄”,所以我很少见媒体。当初接手万福生科,最开始我是想把自己的农业资产装进来,当时我有一块非常优质的有机农业资产。但受限于政策,无法启动。最后,与联想集团在万福生科事宜达成了一致。

桃源县多了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政府获得了税收,几万投资者的权益也得到了保护。现在来看,应该说万福生科是一个多赢的结果。

所以去年收购红宇新材,我一到宁乡(红宇新材注册地是湖南省长沙市下辖的宁乡市),政府也好,企业也好,大家都欢迎我,也都支持我。

财联社:收购红宇新材后,你的做法似乎不一样,是选择要自己做实业?收购铂睿智恒方案出来后,股价掉得很厉害。急不急?

卢:二级市场有一个概念,好像我一来,就是要把股价马上炒起来拉高出货。(红宇新材)股价一窝蜂的往上冲。但是我也没办法,一句话也不能说。

后来(复牌后),发现我是真的要自己做实业,股价回落,几个跌停。我其实很淡定,我不搞忽悠,都是如实披露。

中介机构包括券商、律所和会计所都非常慎重,将资产方从头到尾分析一遍,包括对客户的走访,核查非常仔细。资产方几个股东的个人账户,几年的流水都查了一遍,看看有没有利益关联的问题。

有些成本,比如有的股东有几个公司,在其他公司发工资,都调整过来。中介面临的压力非常大,怕出现失误被处分。

我跟中介反复讲,都得是真的,一点水分都不要有。这次收购的预案,我在办公室跟券商、律师、评估师和会计师碰了几天,一项项过。不搞忽悠,不玩概念,做实业就老老实实做实业。

往5G方向发展

财联社:铂睿智恒这个公司,名不见经传。你是怎么决定要收购的?

卢:收了红宇新材以后,往5G这个方向走我是想好了的。继续做红宇新材原来的耐磨材料,我也不是不可以。但那个行业受上下游的影响比较多,做起来还是慢了,市场空间也小了些。

我在信息产业有一些很资深的专家朋友,我对这个关注也有比较长的时间(卢在朋友圈里专门推荐过一本书《5G时代:生活方式和商业模式的大变革》)。

当然,5G产业很大,我不可能全面撒网,我会着重关注5G应用场景,会在这里面搞一段来做。

财联社:但是铂睿智恒体量不大,外界质疑也比较多。

卢:先回答怎么会收购铂睿智恒。成为红宇新材实际控制人之后,刚好有人推荐了陈凯峰和铂睿智恒这个团队。双方接触下来,发现互补性很好,越聊越觉得合适。

铂睿智恒专门针对中低端手机提供软硬件设计服务。大的品牌,像苹果、华为、小米都是有自己的设计系统。

但是也有很多小的品牌,像做农村市场、老人机市场、学生和非洲等海外市场的。这些品牌自己是无力进行系统设计的,一年几千万的维护费用也支撑不起。但他们又需要这块服务。铂睿智恒就给他们提供这个服务。

这是一个水面下的生意,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中国这么大,这个生意其实也是很大的。你看原来电商只有阿里京东,出来一个拼多多,突然发现二三四五线的电商市场原来这么大。

铂睿智恒跟拼多多某个意义上是一个道理。手机的应用分发上,如果说腾讯、华为是麦德龙是沃尔玛,但在中国的也还有很多遍布城乡的小超市,日子也过得不错。

铂睿智恒做4G很多年,有成熟团队,往5G发展是顺理成章的事。我搞5G,需要一个利润点支撑,需要现金流。

(收了铂睿智恒以后)是红宇新材往5G的一个突破口,给了上市公司一个支撑,让我有时间和空间来做一些想做的事情。

其次,我觉得陈凯峰他们还是很有情怀的,他们不追求大股东。红宇新材体量比较小,太大的资产也收不了。我要做大股东,做二股东就实现不了我的实业追求。

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卢光辉。

财联社:你们只是恰好同姓,不是亲族关系吧?

卢:我们只是同姓卢,但我和他是认识很多年的朋友。卢光辉在手机行业这么多年,现在刘立荣回不来,实际上是卢光辉在主持金立手机的工作。

金立手机高峰时期600亿的销售,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卢光辉的行业经验是很宝贵的。

这次定向增发收购,卢光辉作为战略投资者将认购不低于8000万元。只要卢光辉真金白银跟我一起干,我们做5G是没有问题的。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我都能对接起来。

把红宇新材做成纾困标杆

财联社:你们这次跟政府一起成立了5G产业基金。政府为什么选择你们?

卢:总共30亿,首期10个亿,是长沙市第一支专门针对5G产业的基金。上市公司占比不超过5%,长沙市和宁乡高新区都参与,卢光辉也参与,我的另一家公司华民集团也参与。

政府为什么会愿意来?这么久交道打下来,我觉得是认可红宇走5G的方向,认可我们做实业。我说过我是有实业情结的。现在做实业太不容易了。

但既然我自己来当这个董事长,就一定全力以赴,把这个公司搞好。长沙市、宁乡市政府这么支持,没搞起来的话,对人不住。我有信心,也有资源和能力,把红宇新材做成政府纾困上市公司的一个标杆。

做企业你一定要冷静,不要搞忽悠。一定扎根实体,不炒概念。股价暴涨暴跌都不正常,多少人高兴就有多少人痛苦,我要的是平稳发展。去年11月复牌公告的时候,如果我就把5G基金的事硬放进去,股价走势可能就不一样了,是不是就不会跌?

但我没这么做,等事情扎扎实实做了,基金的事情落定了再说,实事求是。我对投资者负责任,是把企业真正办好,把上市公司真正搞活,把业绩做起来。这才是真的对投资者负责任,对社会负责任,对政府负责任。(本次采访结束后不久,深交所对红宇新材的收购发出问询函。慎重起见,本次采访在红宇新材回复问询后刊发。)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导航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708号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 经营许可证编号:1-05121355
    本站郑重声明:第一黄金网中的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