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币市资讯>

正文

孟岩:试论Libra的通证激励

2019年08月13日 15:48来源:币莱财经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8月10日,通证学派研究院发起人、CSDN副总裁孟岩,在参与著作的《Libra:一种金融创新实验》的新书发布会

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8月10日,通证学派研究院发起人、CSDN副总裁孟岩,在参与著作的《Libra:一种金融创新实验》的新书发布会上,与十数位数字经济领域顶尖学者一起,围绕着与Libra相关的诸多问题各自发表主题演讲。孟岩老师的题目为“试论Libra的通证激励”,以下为演讲内容。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演讲目录

一 通证经济的两个车轮:铸币税、时间价值

二 比特币“堪称典范”的分配激励

三 以太坊、EOS的激励缺陷

四 Libra分配激励的特别之处

01

通证经济的两个车轮:铸币税、时间价值

01

今天我会谈谈相对来讲做了一些研究的事情:Libra的通证激励。我谈的这个话题,其实相对来讲比较局部,我不想去讨论那些我讨论不清楚的问题,比如说Libra到底是不是货币,它会对于货币体系产生怎样的冲击等。我只想谈一个问题,即,如果我们把Libra作为一个token,放在一个社群里面,我们把所有的Libra的核心成员,也就是它的这一百个联盟成员,加上分销商,加上用户,加上各种各样的APP里使用Libra的这些人,根据Libra设置的这个体系,根据白皮书所说,它内部的激励是怎么分配的?这种激励的分配最后会导致什么后果?那么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实际上我是把Libra当成一个社群来看待,也就是有边界的一个社群。元道老师以前在很多场合都提到过,就是把通证经济看成是一个社群经济的应用。那么为了讲清楚这个问题,我其实整个分享只有在最后一点才提到理论。我们现在定义一下:如果你投资了一个通证,然后你获得了激励,激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你可能自己感觉是1000块钱买进,5000块钱卖出,你得到了4000块钱的激励。但实际上严格来讲,我们应该把激励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铸币税,另外一部分是时间价值。什么叫铸币税?铸币税就是token在铸造的时候所花费的成本,跟此时此刻在市场上token的市价之间的一个差值。典型的来讲,比如说比特币,大家应该有很多人在研究这个,都知道比特币现在的价格,姑且认为是11500美金。那么大家知道比特币现在的挖矿成本是多少吗?基本上如果你水平比较高的话,成本可以到3500美金左右。也就是说比特币的矿工他只要挖出一枚比特币,它顿时就获得了8000美金的差价。他如果马上把它卖出去,就有8000美金的差价。这8000美金的差价在我们这个系统当中,我们管它叫铸币税:它是一个实时的、铸造货币的成本跟货币的市价之间的差距。如果你把比特币放在你的冷钱包里,刚才蔡教授提到放在冷钱包里,然后等一年再卖出去,比特币从11500美金涨到了15000美金,或者按照很多人的想法涨到2万美金,那么增值是由于时间带来的,我们管它叫时间价值。所以通证的经济激励实际上需要细分成这两部分。这里我提出一个模型,也就是说,一个健康的通证经济其实有两个分配,在我原来的体系里面我管它们叫“零次分配”和“一次分配”,在这里我就把它更形象地用“铸币税”和“时间价值”的术语来表达。我们管左边的轮子叫“双轮驱动”,是铸币税的分配,要求铸币税分配要合理,因为它是个即时的分配,只要你今天铸造出来,你即时就可以获得铸币税。那么铸币税分配给谁?这是一个很刚性的激励。比较理想的情况是,你的铸币税能够直接激励到今天在这个社群里面最重要、最核心的人物,然后让这个群体努力把社群做大,把经济体做大,把这个里面的核心经济行为放大,然后随着规模不断的增加,体系不断的增长,使得token产生时间价值。也就是说左边的轮子是“驱动轮”,右边的轮子是“从动轮”,但是同时,右边轮子也对左边轮子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如果你今天是一个矿工,你挖一个比特币出来的成本是3500美金电费,然后你立刻可以获得8000美金的铸币税,但如果你不卖掉,你留着,那么随着比特币社群系统的不断增值,到了明年,它变成23500美金,那么作为旷工来讲,你的铸币税也获得了一个巨大的提升。所以这两个轮子之间是相互配合的。这个需要大家去思考的一个角度。那么有几点我希望大家要注意:第一,需要有消费性。消费性的意思是什么?就是系统必须要向外界提供消费的产品服务。它不光只是一个财务投资计划。第二,要有驱动性。也就是说,你可以认为铸币税是静态的,与时间无关。铸币税的分配要能够激励社群当中的核心人、核心角色,让他们能够为社群的成长不断做贡献。第三,需要有网络性。当核心人群被铸币税驱动之后,不断去放大做网络。我们希望整个通证经济体系,随着人群的不断增加,它的价值能够以超过线性的速度成长。比如说,我们都知道2010年5月22号是比特币第一次产生价值,当时有一个人用了一万个比特币购买价值40美金的披萨。现在这一天叫做披萨节,这个披萨节明年就十周年了。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大概是0.4美分,但它的时间价值随着整个比特币社群不断的成长,时间价值迅速放大。比如说,我们假设当时在2010年5月22号那天,比特币的社群人口是5000人。那么到今天,我们给一个很大的估计:五千万人。那么大概成长了1万倍,但是比特币的价格从那天到现在涨了300万倍,也就是说,它比人口的成长速度要快,它具有网络性。第四,反射性。也就是说整个系统的价值如果上升了,你要反馈回通证的价值,而且要让通证的时间价值跟铸币税都上升。第五,要有可持续性。铸币税的分配一定要一点一点、可持续地推动系统的发展。我们具体看一些例子。

02

比特币“堪称典范”的分配激励

02

第一个例子就是比特币,我们刚才已经讲了一些,比特币现在的制造成本大约是3500美元,市价大约11500美金。3500到11500美金,有这样的8000美金的铸币税。那么这个铸币税是分配给谁的?我们都知道是属于矿工的。问题就在于,比特币为什么要把这多达8000美金的铸币税分配给矿工,这样做是否合理呢?经过对比特币系统的仔细分析,你会发现这个做法是非常合理的。因为比特币的本质是一个全球账本,比特币的矿工除了挖矿之外,他还有一个角色,或说是一个使命,就是记账。那么比特币作为一个全球账本,他要鼓励什么行为呢?鼓励矿工诚实记账,因此它的铸币税是用来鼓励那些诚实记账的矿工的。我们要看看它的铸币税分配的办法是不是能够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们仔细去理解比特币这个体制的话,你会知道,其实比特币挖矿所消耗的那些电脑,相当于缴纳了一个诚信保证金。比特币的节点在挖矿的过程当中消费了很多电力,你可以理解为,这些记账的会计在一个大场地上面,每个人都不断消耗算力、电力,然后在自己的桌子上垒起厚厚的一沓诚信保证金。它相当于是对所有的其他人宣布说,如果一不小心,这十分钟是我获得了比特币的记账权,你们放心,我一定诚实记账。如果我不诚实记账,你们看,我桌子上这么厚一摞保证金,就打了水漂了。因为比特币的体系是,你记完帐之后,所有其他的矿工能够给你做验证,如果你记账不诚实,那么其他人就不认你的比特币收入,你压在桌子上厚厚的这一大摞诚信保证金就打了水漂。也就是说比特币的铸币税是交给那些保证自己能够诚信记账的矿工的。那么这个处置跟比特币的目标是不是一致的?显然是一致的。因为比特币要做的就是一个全球范围内的可信的诚信账本,那么铸币税的分配跟它整个的定位是一致的,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讲的话,它的逻辑做得非常通畅,堪称典范,虽然是我们这个行业里的第一个,但至今我们也觉得它堪称典范。

03

以太坊、EOS的激励缺陷

03

那么相比而言,我们再看以太坊。以太坊的铸币税就有点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以太坊的定位并不是一个全球账本,比特币在全球账本这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了。它的定位是一个全球计算机。因此,如果让以太坊来分配铸币税的话,它是怎么分配的?这是整个体系的驱动问题。那么铸币税的驱动,激励的是什么行为?应该激励的是整个以太坊的矿工拼命地帮助各种各样的APP,去执行这些APP程序。以太坊的矿工其实有集两个角色于一身的,一个是记账,一个是执行,或者说执行交易。但是在以太法的系统当中,它的设计是什么?它的铸币税分配完全是抄比特币的。你做记账的时候,现在是一个区块给你一个以太币的激励,原来是三个,再早一些是五个。但是如果你是帮别人执行智能合约,或者执行一个又一个的交易,那么你就只能收到所谓的gas费,也就是说它几乎不给执行智能合约的人,也就是承担它作为全球计算机这样一个角色的矿工,分配任何租赁税。这个问题会给以太坊带来一些后果。也就是说,以太坊本来应该激励的是整个体系,拼命鼓励开发者在上面开发有用的应用程序,把资产放到以太坊里面来,做各种各样的智能合约,然后基于这些节点,想办法帮助这些有价值的应用程序在我这得到顺畅的执行。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你这么做其实得不到太多,或者你根本得不到任何铸币税的激励,你只能够收一点点可怜的gas费。当gas费高了,整个社群还要哭天喊地。所以感觉上来说,做这件事没什么太大的效益,那么还不如踏踏实实去做矿工,耗算力来挖矿。如果我们有办法回到2015年去修改以太坊的这样一个协议,想办法用一种相对来讲“防薅羊毛”的算法或者是一种制度,让以太坊的矿工节点在承担计算机执行的时候,能够分配到比较多的铸币税,可能以太坊会比今天的发展更好。讲到这里,我还要说一点:EOS去年曾经非常火,它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它违背了刚才我们提到的可持续原则。今天的市值是大约40亿美金,大家知道,在上市之前它融资并且变现的金额就约为40亿美金。这意味着EOS的创始方在整个项目还没上市之前,就把铸币税全部已经收完了。这相当于你让某个人完成一件工作,而且此人对于整个项目至关重要,你先把钱付完后,你也没有任何手段监控他。那么请问,这个中心有什么样的动力去不断把这个事做好呢?EOS每年只分给它的21个超级节点百分之几的通货膨胀,这样的铸币税就非常少。所以通过对EOS、以太坊、比特币的发展的分析,可以看出,虽然并不是说铸币税是决定性因素,但大家可能也会觉得铸币税跟一个项目的定位,跟项目的声称目标以及激励原则是否是一致的,这是很有影响的一件事情。

04

Libra分配激励的特别之处

04

讲到这,我们终于可以来谈谈Libra。Libra是一个很特别的系统,在我们通证经济里面,在区块链的项目当中,Libra是一个蛮特别的系统,但如果放在现实世界当中,并不特别。我们要先搞清楚,Libra的矿工是什么人?很多人觉得Libra的矿工是这一百个节点。不是的。Libra的矿工其实是你我,是我们这些用户。当我们拿出1万人民币或者1万美金去购买Libra的时候,挖矿行为开始启动。承销商在Libra当中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它接收你的法币,然后自己跑到外汇市场上,凑成一个符合Libra要求的货币篮子,再去Libra的节点去购买Libra,再把Libra还给你,这个动作才算完成。因此,你我这些用户是Libra真正的矿工,是Libra挖矿这个行为的启动者。但有意思的是,我们既是矿工,但是我们不是铸币税的获取者,相反,我们是铸币税的缴纳者。这是Libra跟刚才我们分析的比特币、以太坊、EOS都不一样的地方。也就是说,你是旷工,但是你不得到铸币税,你是缴纳铸币税的,那么在Libra这个系统当中,谁获得了铸币税呢?是reseller,也就是所谓的承销商。这个承销商获得铸币税的体系,会产生一系列的影响及后果。因为,我去购买Libra的时候,除了购买它的价值本身之外,我要另外缴纳一笔小小的铸币税交给承销商。那么我为什么要交铸币税给承销商?一定是因为我获得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是什么?最直接的就是,Libra作为一个全球流通货币的流动性溢价;而承销商则由于它向你提供全球流动性议价,所以能享受铸币税。这样的一个体系设计会带来一个后果,整个铸币税的分配会沿着对于全球货币流动性这件事情有需求的地区,自然进行分配。像某些国家限制货币,不让你自由兑换,然后你自己的国家货币不稳定,越是这样的地区,越是会出现一个巨大的铸币税差价,然后一堆的承销商会沿着铸币税差价建立一个分销网络,来获取铸币税。这带来一个结果,其实一开始几位老师都已经提到过,就是说Libra它会自然而然在全世界形成一个铸币税的不平衡状态,然后会在那些对于对货币流动性特别有需求的地区形成巨大的差价,然后里面会形成很多的、无孔不入的毛细血管分销网络。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所谓的“新的货币战”。注意,这个毛细血管不一定出现在现实世界当中,它完全可以是在网络当中,甚至是暗网当中出现。以上这个局部特点,是我们研究Libra这个过程当中需要注意到的。刚才江南老师提到,如果我们要去做一个中国版的Libra,我们就需要做得更好。那什么叫更好?——我觉得我谈到的非常小的局部,就是其中的一个维度。 

声明:蜂鸟财经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内容仅供读者参考。若存在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删除。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708号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 经营许可证编号:1-05121355
    本站郑重声明:第一黄金网中的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