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国际>

正文

大疆深耕教育领域:机器人大赛为行业发展铺路,年投入达千万

2019年08月13日 01:05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8月11日晚间,第十八届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 RoboMaster 2019机甲大师总决赛在广东省深圳市宝安体育馆落幕。
8月11日晚间,第十八届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 RoboMaster 2019机甲大师总决赛在广东省深圳市宝安体育馆落幕。老牌技术强队东北大学凭借稳定的技术发挥和超强的空中机器人实力一举夺冠。

冠军颁奖

RoboMaster 2019共迎来全球10余个国家及地区的174支战队参赛,参赛高校涵盖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国内外名校。

该赛事由共青团中央、全国学联、深圳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DJI 大疆创新发起并承办,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机器人赛事之一。

今年的亮点之一是各队无人机的稳定性、工业设计水平、瞄准和弹道控制能力的凸显。RoboMaster技术总监包玉奇在接受()在内的记者采访时说,今年参赛队伍的无人机已达到高水平。

据大疆方面介绍,近些年,无人机行业在大疆的技术引领下,已发展为覆盖影视航拍、农业、能源、电力、测绘、安防等领域的丰富产业生态,无人机给这些行业带来的收益十分明显。无人机在这些领域更好能量发挥,和在更多领域拓展应用的潜力依然巨大,而人才是让空中机器人技术保持持续突破的决定性因素。所以今年RoboMaster2019机甲大师赛放开了一些空中机器人研发限制,让队员们深入研究空中机器人技术,为更好的行业发展铺路。

需要注意的是,该赛事更偏向于公益性质,每年大疆在这方面的投入已达千万级别。不过由于现阶段并不盈利,大疆每年在该教育领域砸大笔资金的行为也引出许多疑惑。

据大疆方面介绍,在中国,工程和机器人教育还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尤其是基础教育阶段积累尤为薄弱,与国际上已经发展得风生水起的机器人教育生态相比,国内相关专业的学生拥有的选择并不多。

对此,大疆创新公关总监谢阗地表示,大疆是一家想做基础设施的公司。他说,大疆最核心长远的目标,即是工程师受尊重、各行业智能化自动化最大化,由此大疆的核心价值就能体现,“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卖系统,而非卖产品。”

今年参赛队伍的无人机已达高水平

RoboMaster技术总监包玉奇接受记者在内的采访时认为,从2015年推出RoboMaster机甲大师比赛以来,参赛学校的整体工程教育水平在提升。

根据赛制规定,进入总决赛的队伍需要在最后6天时间内密集对抗比赛,且到了总决赛阶段,队伍之间的基本实力相差微乎其微,这也要求各所学校拿出手进行比赛的机器人具有极高的耐久性,“今年同学们做出来的产品拿到外面已经可以达到工业级标准。”

需要注意的是,参加机器人比赛在技术过硬的同时,需要足够的财力支撑。

包玉奇介绍,各支队伍投入的资金会根据各自的情况有不同区别,今年的情况来看,最少投入约5万,最多投入约50万-60万,投入的多少和参赛学校各自的实验室平台和方案相关。在他看来,1万到20万是比较合理的范围。

在今年的冠亚军争夺赛中,东北大学与上海交通大学在地面机器人方面实力相当,但东北大学在空中机器人方面研发技术优势明显,使得赛场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战术:抢夺“能量机关”后空中机器人起飞,利用所携带的500发弹药打掉对方基地全部2000点血量。由此,东北大学也成为今年比赛新规则下唯一具备空中机器人击毁基地能力的战队。据赛事官方评价,其空中机器人的稳定性、工业设计水平、瞄准和弹道控制能力非常惊人。

东北大学空中机器人

其实不只是东北大学,包玉奇说,今年参赛队伍的无人机已达到高水平。

据大疆方面介绍,近些年,无人机行业在大疆的技术引领下,已发展为覆盖影视航拍、农业、能源、电力、测绘、安防等领域的丰富产业生态,无人机给这些行业带来的收益十分明显。无人机在这些领域更好能量发挥,和在更多领域拓展应用的潜力依然巨大,而人才是让空中机器人技术保持持续突破的决定性因素。所以今年RoboMaster2019机甲大师赛放开了一些空中机器人研发限制,让队员们深入研究空中机器人技术,为更好的行业发展铺路。

值得一提的是,据RoboMaster赛事运营总监杨明辉介绍,大疆在该赛事今年的投入已达千万级别,5年投入累计已达3.5亿。

被问及是否有商业化乃至于盈亏平衡或实现盈利的可能,大疆创新公关总监谢阗地在接受采访时说,这项赛事更多偏向于公益性质。“比赛生态从长期来看当然希望有造血能力,但现阶段我们还是希望做好生态。当然,有这样的机会没有人能拒绝,更大众化的赛事一定有商业价值。”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大疆本身对该赛事暂无盈利的想法,但并未排斥参赛队伍自主拉取赞助。据介绍,今年所有队伍的赞助拉到350多万,大疆方面认为这也可以让参赛团队作为一家创业公司的模式运营,有利于健康发展。

据谢阗地介绍,目前在高校中已有相关俱乐部,将一些研究生、博士生的项目放到本科生阶段。“等到这批人形成了一定基础,就到可以拓展商业运营的阶段。”

此外,赛事本身售票也有一定的收入,但占比较小。据杨明辉介绍,今年卖票的收入和去年大致持平,在50万-60万左右。但他表示,赛事并不靠门票赚钱,主要用卖票来验证赛事本身在公众中是否有足够吸引力,接下来会进一步考虑把赛事IP和一些跨界品牌合作进一步开发。

据了解,目前,该赛事已在日本成立日本地区组委会,将于今年8月面向日本高校的夏令营。杨明辉说:“我们想先通过训练营这样的形式,把日本本国的队伍培养起来,逐渐形成氛围再拓展。等到日本模式固化后,再复制到北美和欧洲,到时候可能会形成‘世界杯’赛事。”

机器人行业的“黄埔军校”

据大疆方面介绍,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一直努力培养全栈工程师人才,即除了是优秀的机器人研发人才外,同时还了解有关机器人研发的上下游相关内容,并且可以敏锐洞察市场需求。

而除了机甲大师赛的培养之外,从2016年开始,RoboMaster尝试举办首届高中生假期营,每年参与其中的高中生均选拔自全国最顶尖的中学,假期营也属于大疆在教育领域的下探。

假期营为期约半个月,学生可以系统而集中地学习到机械设计、电子、软件编程等大学才能接触到的机器人领域知识,并参与配套的项目实验,用所学的知识技能研发智能机器人。今年RoboMaster的夏令营放在南方科技大学举办,目前夏令营已接近尾声。

RoboMaster夏令营 

据RoboMaster高中生假期营负责人高建荣说,今年夏令营共从全球1000名报名学生中挑选出约100位学生,其中国外学生占比达到10%-20%,且逐年来一直在增加。近年来的课题则结合了人工智能、自动化等知识点,今年加入了无人驾驶、机器人仓储物流等工业级运用知识点。

高建荣称,从面试选拔到课程培训到研发设计再到最后比赛,夏令营都有一整套人才评价体系进行打分,考察学生沟通表达、团队协作、解决问题的能力、技术水平等,并结合导师评价和组内互评等维度。最终会输出一份学生个人人才档案,给相关合作院校进行参考。

据了解,越来越多的国内外名校对参加过RoboMaster假期营的高中生有所偏重,香港科技大学、印第安纳大学与普渡大学印第安纳波利斯联合分校等高校从去年起便开始向优秀营员抛出自主招生的橄榄枝。

据RoboMaster组委会透露,在2019年的自主招生中,不少营员获得国内外近30所高校自主招生的加分资格。往届假期营中,也不乏去哈佛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加州伯克利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等全球顶尖高校的优秀营员。

此外,从2018年起,RoboMaster与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在内的7所高校联合开设了诸如多旋翼飞行器原理、多旋翼飞行器应用开发及地面机器人应用开发等课程,每年为数千名高校学生的专业学习和课程实践提供支持。

与此同时,RoboMaster还与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在内的18所大学联合成立重点实验室,为科研项目提供经纬M100、妙算Manifold等开发者平台作为科研设备,并提供资金支持,与高校共同推动机器人与自动化等相关领域的科研进展。

在南方科技大学系统设计与智能制造学院院长吴景深看来,该校承办这一夏令营也是响应工业界对人才需求的呼唤。

谈及大疆多年在这一领域的大额投入,吴景深在接受在内的记者采访时说,他认为这是企业对高等教育的呼唤,“大学可能没有赋予学生相应的技能,学生通过训练营所掌握的能力和技巧是企业需要的,这也使得这批人出来后能满足高科技企业的人才需求,这是企业对大学教育的一种启示。”他认为,如果一个企业有能力,应该和大学联手举办更多类似活动:

一是从人才培养角度来说,大疆可以培养出具有未来工程师素质的学生进入像大疆这样的企业,无形中吸引到一批对大疆认可、大疆又满意的学生。长期来看,从人才投资角度来讲,是值得的。“个人认为大疆投钱是看得比较长远,不追求短期收益,培养未来人才。”

二是从情怀角度来讲,“如果一个企业发现现阶段高等工程教育存在问题,如果只是批评,永远不会改变现实,但如果企业认为做得不好的地方和学校一起做就不一样了。要培养工程师,没有工程师进来,光靠学校老师是不行的,只有和大疆这样的企业合作,才能给学校第一手资料,实现技术落地。”

此外,从产学研角度而言,吴景深认为,目前研究和产业之间的需求鸿沟很大,不能仅靠教授去填,其中有产业链等多环节是教授难以接触和顾及到的。若仅靠教授,企业往往不能产生有效产品,并且实现盈利。“但若将‘学’看成学生,就好办得多,把学生培养成对技术有很好理解的工程师,进入企业后变成企业和大学之间的桥梁,这也很容易把成果拿到中小企业孵化。”

据大疆方面介绍,赛事举办5年来,已有一些从RoboMaster赛场上毕业的“RM系”选手,开始在机器人领域崭露头角。如首届参赛的深圳大学RobotPilot战队队长谭柱,毕业后联合同学创立了松灵机器人有限公司,其研发的智能停车机器人已获得数百万元天使投资。

据大疆方面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十余家机器人领域的创业公司从RoboMaster诞生,累计获得市场投资超过数千万元人民币

入局教育领域

问及大疆的研发是否会从赛事中汲取灵感,谢阗地说,技术是互补的关系,比如大疆于今年6月发布的首款教育机器人机甲大师RoboMaster S1,即是从比赛中获得灵感而做的一些开发。“我们也有邀请从比赛中走出来的出色的学生一起研发,基数大了之后,出色的人会提出新的点子,从而畅通优秀商业产品的研发通路。”

机甲大师RoboMaster S1是一款外观类似坦克的小车,支持Scratch3.0和Python两种编程语言,也因此成为编程学习的载体。需要注意的是,该产品是大疆第一次尝试教育方面的产品,因此特别谨慎,研发时间相对较长达到3年。

RoboMaster S1

RoboMaster S1的推出,大疆方面评价称,也标志着RoboMaster终于形成由赛事、产学研合作、假期营、硬件四个主要部分构成的机器人教育体系。

据RoboMaster赛事运营总监杨明辉介绍,目前大疆RoboMaster部门内有一个专门小组,负责RoboMaster S1的市场调研和产品迭代。

谈及该产品的下一步规划,他说,作为一款人才培养的工具,首先会探索多模块化产品,因为产品本身连接接口还有空缺,因此之后会开发出配套模块,开放性平台也支持用户自己研制结构件。

此外,接下来也会准备相关挑战赛的形式来推广产品本身,使其贴近消费者,未来将按照挑战赛进行模块化复制,在越来越多的场合中会看到RoboMaster S1的身影。

对于RoboMaster S1落地教育方面的场景,杨明辉介绍,会基于课堂、机器人教学制作一些供亲子机构使用的教具。此外也会和国家政府部门合作,共同开发教育课件,输出到学校,内容包括赛事本身、视频教学、纸质课程等,也有计划邀请高校老师一起编纂教材。

杨明辉强调,其所在的RoboMaster目前属于大疆公司内部的一级部门,是不以盈利为目的而开展业务的,主要以教育拓展为目的做人才培养工作。由于现阶段并不盈利,大疆每年在该领域砸大笔资金的行为也引出许多疑惑。

据大疆方面介绍,在中国,工程和机器人教育还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尤其是基础教育阶段积累尤为薄弱,与国际上已经发展得风生水起的机器人教育生态相比,国内相关专业的学生拥有的选择并不多。

对此,谢阗地说,大疆是一家想做基础设施的公司。他以自动驾驶举例称,“目前全球会做自动驾驶的工程师只有2000-3000人,如果达到200万-300万人,路上早都是自动驾驶汽车了。”

他说,大疆最核心长远的目标,即是工程师受尊重、各行业智能化自动化最大化,由此大疆的核心价值就能体现,“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卖系统,而非卖产品。”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708号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 经营许可证编号:1-05121355
    本站郑重声明:第一黄金网中的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