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他20岁来北京,囤六百亩地赚50亿,欠700亿后去香港泡女星

2019年07月14日 10:00来源:腾讯网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作者丨市界 冯晨晨 编辑|老拿 “人心不足蛇吞象。”随着王永红的归案,这位昔

作者丨市界 冯晨晨

编辑|老拿

“人心不足蛇吞象。”随着王永红的归案,这位昔日富豪的传奇就此落幕。

江西向来不缺名人,既有程维、段永平等传奇企业家,也有刘涛、邓超等颇具名气的明星。王永红同样位于榜单之列,只不过,如今要在这名字上涂个污点。

十年前,他在北京低价买入600亩荒地,价格暴涨10倍大赚50亿,名震北京地产圈,身家百亿登顶人生巅峰。十年后,他多次豪赌接连失败,经营的公司遭遇强制退市,留下近700亿账单后避走香港,却仍欲耗资1亿猎艳女星,直至被捕归案。

2018年胡润全球富豪榜单上,王永红以95亿身家,位列江西宜春籍三大富豪之位。但这或许是最后一次了。

家境殷实成北漂——

靠加油站发家北京囤地600亩爆赚50亿

1972年,王永红出生于江西一个家境殷实的公务员家庭,父亲王宝珍早年曾在宜春粮食局、农业局等部门任职,哥哥王继红比他大4岁。

20年后,一心闯荡的王永红,选择成为北漂大军中的一员。王永红来京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加油站做保洁,但这对他而言只是暂时落脚,并没做多长时间。

很快,王永红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1995年,他与哥哥王继红共同创立北京永顺发汽车保洁公司,主要从事汽车保洁等业务,也就是洗车店。据说王继红只是投钱,王永红负责主要的经营工作。

神奇的是,仅两年后王永红便开始涉足加油站业务,名下拥有数个连锁站。相比于洗车行业,加油站的利润无疑要丰厚数倍。1999年,加油站被中石化收购,王永红的第一桶金赚得盆满钵满。

2000年前后,商品房市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发展。嗅到商机的王永红在北京常营附近,以极低的价格买入600亩土地,并于次年成立中弘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房地产是个拓展空间更大的领域,对我更具诱惑力。”王永红说。

从2003年开始,王永红用其中近200亩地做起企业独栋项目,非中心中弘国际商务花园。不过,由于当时北京四环都没修好,常营的土地上到处都是高粱和玉米,因此卖得并不好。但王永红不急不躁,只是静静等待着。

直到2008年,随着奥运会举行及北京CBD东扩,曾经廉价的荒地价格瞬间翻出10倍。王永红趁热打铁,立即开发出9800多套商品房。“当时公司内部和朋友质疑的声音很大,但我相信它绝对能成为未来的地产蓝筹股。”

2010年初,住宅限购时代到来,中弘此前建设的楼盘以“商住两用”、“不限购”等特点大量吸睛,9800多套商住不限购房源在四年内全部销售完成,王永红大赚至少50亿元。与此同时,手握重金的中弘收购连年亏损的*ST科苑,成功借壳上市。

至此,王永红完成了从企业家向富豪的转变,一战成名。他不仅成为京城地产圈炙手可热的青年才俊,出现在各种报道中,还成为各类财富榜单的常客。2013年,王永红以近百亿的身家,成为江西最大富豪。

财富让欲望暴涨——

疯狂扩张留隐患,360亿市值仅是外表光鲜

万丈红尘,豪赌人生。

随着财富的暴增,王永红的人生轨迹开始偏离。

“学经管的王永红身上,似乎天生更喜欢操纵一切,而不是沉迷某一门生意。他的财富生涯更倾向于冒险赌博,而不太喜欢脚踏实地。”有人如此形容这位野心勃勃的江西富豪。

认为自己命好的王永红,选择再赌一把。在他看来,文旅项目拿地容易成本低,能赚大钱。可惜的是,那场囤地之战似乎用尽了他一生的运气。

统计资料显示,近10年来,王永红股权投资并购高达40起。涉及影视、手游、主题乐园、旅游地产等多种业务,但这些项目多以再无后续而告终。

他曾在北京打造美猴王乐园,后又将其变为长白山新奇世界,并砸下两个亿,请黄晓明夫妇在央视做广告。

后来,王永红还通过中弘股份与上影投资合资成立浙江新奇世界影业,将影星黄奕牵扯进来。黄奕为上影投资持股20%的股东,通过上影投资共持有新奇影业10.2%的股份,成为最终受益人之一。

2015年,王永红高调宣布“A+3”战略。随着对H股中玺国际、开易控股及新加坡上市公司亚洲旅游3家上市公司的收购,“一家A股公司+三个海外上市平台”的资本帝国初具雏型。与此同时,中弘股份迎来接近360亿的市值巅峰。

资金链断裂——

留700亿债务避走香港,仍欲耗资1亿猎艳女星

就在王永红大肆收购并购下,中弘股份资金链终于出现问题。

2017年6月末,中弘股份账上现金为39亿元,可王永红仍旧决定以现金方式收购海南超级大盘“半山半岛”等项目股权,并预付61.5亿元的股权收购款。

半山半岛虽然名气大,但几经易主归属复杂,还带着200亿债务和后期开发巨大投入,就连复星郭广昌都是望洋兴叹,这样的大手笔无疑是在将中弘往火坑里推。

事情随即出现反转,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王永红未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先斩后奏。”因此,董事会对该项交易不予认可,收购半山半岛的事情就此作罢。这同时导致年底中弘账上只剩8亿资金。

从此,债台高筑的中弘滑向深渊。2015年和2016年,中弘股份净利润分别为2.92亿元、1.46亿元,但2017年则变为-25.4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中弘再度亏损20亿元。

2018年12月,中弘集团子公司浙江新奇世界债务利息违约后,巨亏、项目停工、投资收益被质疑,甚至还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年度审计报告,“雷”终于爆了。

不过,也有声音认为,王永红搞文旅产业的逻辑没有问题。“随着房地产行业集中度的提高,中小型房地产企业的发展空间逐渐狭窄,对于这类开发商来说,只有出奇才能制胜,只是王永红的步子迈得太大了。”

爆雷之后,王永红留下近700亿债务跑到香港,据说是为寻找最后的“接盘侠”。不过,就连父亲葬礼都没有回来的他,却仍忘不了猎艳行动。

在香港拍卖会上,王永红豪掷1.24亿港元购买古董,送给出演过《金陵十三钗》的韩熙庭。但有趣的是,最后两人因付不起1.2亿尾款被告上法庭。

有人说,避走香港寻找“白衣骑士”,是王永红的最后一博。但早年的运气依旧没有到来,无人接盘的中弘股份被资本无情抛弃,而昔日意气风发的江西少年,最终只得落魄归案。

想探索更多好玩资本故事,也可关注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