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车市半年报】广汽菲克上半年销量几近腰斩 “一体化运营”难见成效

2019年07月13日 16:00来源:财联社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最新销量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广汽菲克销量仅3.6万辆,与去年同期相比接近腰斩。如此表现并不能完全归咎于当下

最新销量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广汽菲克销量仅3.6万辆,与去年同期相比接近腰斩。

如此表现并不能完全归咎于当下的市场环境,质量问题与技术缺失导致广汽菲克从去年初便开始下滑。而随着原广汽菲克销售公司总裁郑杰的离职与合资公司运营机制的大规模调整,广汽菲克在严峻的市场环境下似乎已失去了方向。

“情怀”输给质量

根据广汽集团最近发布的产销快报,广汽菲克今年6月销量5177辆,同比下跌54%;上半年累计销量35849辆,同比下跌49%。这是从去年1月开始,广汽菲克连续17个月销量下滑。

而在2017年,广汽菲克登上了22万辆的销量巅峰,并积极推进庞大的经销商网络搭建计划。广汽菲克销售公司高级副总裁戚晓斐曾表示,计划在2018年将经销商的数量扩大到500家。而2017年售出130万辆新车的一汽-大众,当年的经销商数量也不过800多家。

广汽菲克之所以在体量很小的前提下进行大规模扩张,源自JEEP品牌在国内市场长期积累的口碑。当时的菲亚特克莱斯勒中国区首席运营官、广汽菲克销售公司总裁郑杰为JEEP品牌打出了“不是所有的吉普都叫JEEP”的宣传口号,旨在以JEEP品牌的“硬汉越野”形象吸引消费者。

但是,“情怀”的吸引力很快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不断爆发的产品质量问题。2017年开始,JEEP自由光、指南者等广汽菲克主销车型相继出现了大面积“烧机油”问题,而当时广汽菲克“只换不修不召回”的做法也引发了不少消费者的投诉。

到2018年9月底,广汽菲克终于在压力之下启动了2.4L发动机的召回工作,涉及14万辆JEEP自由光及指南者车型,这一数量相当于2017年JEEP品牌在华销量的70%。更重要的是,这导致JEEP品牌的口碑迅速下滑,消费者选择“用脚投票”。这一年,广汽菲克销量骤跌40%,仅剩12万多辆。

导致广汽菲克大规模召回的根本原因,或许并非是广汽菲克的制造工艺,而是外方菲亚特克莱斯勒提供了原本就存在缺陷的技术。

投入不足 研发滞后

广汽菲克JEEP自由光、指南者都搭载的2.4L“虎鲨”发动机技术来自菲亚特克莱斯勒,于2016年在广汽菲克发动机工厂投产。然而这一发动机在JEEP的“老家”美国市场,就曾给消费者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也让菲亚特克莱斯勒成为美国监管部门召回公告栏的“常客”。

据财联社记者统计,仅从2017年至今,与菲亚特克莱斯勒的这一2.4L发动机相关的海外市场召回至少有五起,涉及隐患包括燃油泄漏、机油泵失效、软件瑕疵等等,涵盖自由光、指南者以及自由侠的海外版,总计超过13万辆。

毛病不断的发动机背后,是菲亚特克莱斯勒捉襟见肘的研发能力。菲亚特克莱斯勒的研发投入在过去几年内难言积极,根据欧盟委员会下属智库发布的一份全球企业研发投入排行榜,2014年-2018年间,菲亚特克莱斯勒的研发投入从34亿欧元增加到43亿欧元,但从未超过当年企业营收的4%;相比之下,宝马的研发投入在五年内从48亿欧元增长到61亿欧元,且长期维持在5.5%到6%以上的水平。

在当今堪称风口的电气化领域,菲亚特克莱斯勒落下的差距更大。菲亚特克莱斯勒在2018年初才开始制订电气化的五年计划,但由于之前的投入有限,其错过了电气化发展的最好时机,无法在短期内弥补差距。

今年5月,菲亚特克莱斯勒曾寻求与雷诺集团合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菲亚特克莱斯勒希望通过合并来共享雷诺在电气化方面的技术专利,但随着合并计划的失败,菲亚特克莱斯勒在这方面依然存在明显短板。

这一短板投射到中国市场的结果,便是广汽菲克新能源车型的投放滞后。其首款新能源产品——大指挥官PHEV在今年7月晚些时候才能上市,令广汽菲克远远落后于其他合资车企。

“一体化运营”前景堪忧

产品质量欠缺、研发底蕴不足,注定了广汽菲克在中国市场的高光时刻较为短暂。

今年4月29日,在经历了在华销量从低到高再急剧萎缩之后,广汽菲克宣布郑杰离职。在宣布郑杰离职的第二天,广汽菲克又宣布了运营机制的大调整:广汽菲克和广汽菲克销售公司“一体化”运营,由股东双方各委派一名高管分别担任“一体化合资公司”的总裁和执行副总裁,同时整合两公司的职能部门。由此可见,广汽菲克对运营机制的调整已经迫不及待。

在人事方面,蔡迪霓(Massimiliano Trantini)担任广汽菲克“一体化合资公司”的总裁,张宗胜担任执行副总裁。同时,Patrick Dougherty和郭百迅担任“一体化合资公司”主管销售的副总经理。

在广汽菲克官方通告中,接任郑杰的外籍高管蔡迪霓,此前的职业经历大多集中在零部件领域,曾担任杭州依维柯变速器有限公司总经理、格特拉克(江西)传动系统有限公司总经理、菲亚特克莱斯勒亚太地区动力总成合资公司负责人;代表广汽方面出任执行副总裁的张宗胜,同样出身于生产制造领域;负责销售的两位副总经理中,郭百迅是广汽方面的销售老将,Patrick Dougherty的相关资料甚少,此前曾负责菲亚特克莱斯勒的澳大利亚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名义上是郑杰的继任者,但是蔡迪霓的正式头衔中并没有之前的中国区COO或者广汽菲克销售公司总裁的职务,只剩下表述模糊的“一体化合资公司总裁”。与此同时,在官方通告中负责销售的郭百迅与Patrick只有“副总经理”的职务。这些模糊的人事安排似乎表明,广汽菲克的运营机制调整仍未完成,关键岗位仍缺少公开任命。甚至成立两个月后,对于“一体化合资公司”的正式名称,广汽菲克方面仍未有定论。

汽车行业资深评论员钟师对财联社表示,运营机制的改革实际上只是合资双方内部关系的调整,而就广汽菲克当前的市场表现而言,产品才是问题的根源。

财联社记者向广汽菲克方面问询有关市场表现和运营机制调整事项,但截至发稿,广汽菲克方面未予回复。在销量急剧萎缩、消费者对产品信心大减之时,仅凭一套模糊的“一体化运营”机制,广汽菲克恐怕难以逃离险境。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