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股市消息>

正文

*ST信威最后一个操盘手的操盘录:比无间道还复杂

2019年07月12日 10:36来源:证券时报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ST信威(600485)已停牌长达31个月,部分基金公司给出最低5.65元/股(18个跌停)的估值。  在资金派看来,

K图 600485_0

  *ST信威(600485)已停牌长达31个月,部分基金公司给出最低5.65元/股(18个跌停)的估值。

  在资金派看来,*ST信威已遭主力遗弃,而倚天投资总经理叶飞则被市场视为公司停牌前的最后一个“庄家”。

  证券时报记者7月11日联系到叶飞,试图还原*ST信威(彼时为信威集团)2015年股价狂飙的原因,以及此后迅速转熊的真相。除了实控人王靖之外,*ST信威股价大开大合背后,还有更多的伴生性问题——2015年牛股众多,为何监管部门盯上了*ST信威并调查交易账户?2015年半年报中,第一大流通股东杨谦是谁,为何在2015年三季报中又火速撤退?

  1.7亿元委托理财

  叶飞,倚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其管理的基金业绩曾一度超过泽熙投资徐翔。2015年9月,因涉嫌操纵*ST信威等5只股票价格,叶飞被证监会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罚款,总共约2600万元。

  7月11日,叶飞对记者表示,他是从2015年上半年大举建仓*ST信威的,不过并非自己账户,而是操盘的一位名叫“杨谦”的账户。

  当时叶飞与杨谦签订了《委托理财协议书》,杨谦作为甲方,将自有资金委托给叶飞进行理财投资。杨谦承诺交易账户和第三方存管资料得到充分授权,叶飞则需要保证如实向甲方说明理财投资的标的和止盈止损理念、以及可预期的收益和损失。

  那么委托理财的资金规模是多少呢?在记者得到的一份《股票账户交接确认单》中,详细写明了杨谦的开户券商、账户类型(融资融券账户)、户号、通讯码等信息。资料显示,2015年4月30日,叶飞接收8000万元资金,担纲杨谦账户的操盘手。此后又火速进行了资金追加,分别于当年5月13日和14日再度交接2000万元、7000万元资金,交接账户累计资金额达到1.7亿元。

  从8000万资金追加到1.7亿元,时隔仅半月时间。如此火速追加资金,原因之一就来自于叶飞交易*ST信威的“战绩”。

  从2015年4月30日开始,叶飞对*ST信威进行建仓,最初一笔买入小试牛刀,仅为74万股,成交均价为43.435元。从*ST信威此后股价表现来看,叶飞并非买在了最低点——当年5月6日,*ST信威股价最低探至40.58元。不过,在此期间,叶飞又进行了多笔增仓操作,以摊薄成本。

  从5月6日到6月2日,*ST信威的股价大举拉升。在此期间,叶飞又对*ST信威进行了多笔买入、卖出双向操作。其中最大的一笔买单出现在5月26日,叶飞以58.237元的均价增仓*ST信威590万股;最大的一笔卖单则出现在6月2日,以62.762元的均价卖出近870万股,变现5.4亿元。

  2015年6月中旬,上证综指触及峰值时,叶飞管理的倚天雅莉绝对收益率高达388%,在1377只公布净值的股票策略私募基金中排名第一,甚至超越了徐翔。标杆效应之下,当时很多资方都来找叶飞,请他管理财富,杨谦就是在此背景下请叶飞管理资金的。据叶飞介绍,此后杨谦再度追加委托资金累计高达5亿元规模。

  这段时间也成为叶飞最为繁忙的时期。一方面委托理财客户增加,另一方面他在上海陆家嘴金融中心摩天大楼看房,为新基金寻找更为高大上的办公地。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2015年6月2日,*ST信威股价最高上探至68元附近后,便陷入短期盘整;6月下旬开始,更是出现连续巨幅阴跌,截至公司股票最新交易日2016年12月23日,*ST信威股价已经“大腿斩”至14.59元。

  虽然此前有巨额收益落袋为安,但是叶飞并没能全身而退。2015年6月12日,叶飞再举杀入*ST信威,以每股50多元的价格重仓买入4.2亿元。随着6月15日起上证综指上探至5178点之后迅速下杀,A股市场转熊,被部分市场人士戏称为“股灾”。叶飞的这笔最新操作遭遇折戟,在7月中旬趁着股市反弹,以40元左右的价格斩仓出局,并调仓至中青宝。此后,中青宝股价连续数个涨停,叶飞实现部分扭亏。

  叶飞对证券时报记者回忆说,当时本来想看看*ST信威股价能不能超过百元,后来遭遇大势下行才发现阻力很大,大额抛单下就割肉出来了。“在不可抗拒的力量面前,保存实力才是最重要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2600万元合计罚款

  *ST信威2015年股性活跃,盘中瞬间大涨或者下跌多次重演,被部分媒体质疑有机构操纵股价。而2015年正值监管层多次强调全面、依法、从严理念,*ST信威的股价异动很快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

  时任证监会新闻发言人的邓舸在2015年9月18日明确,证监会拟对五起操纵市场案件处罚,并已进入告知程序,其中就包括自然人涉嫌操纵*ST信威股价案例。此外,还有青岛东海恒信涉嫌操纵180ETF,自然人涉嫌操纵国海证券、中国卫星、苏宁云商、晋西车轴等案件。其中的涉案自然人,主要指向便是叶飞。由于涉嫌操纵*ST信威、晋西车轴等股票价格,叶飞被没收违法所得663.8万元,并处以1991万元罚款。

  对于监管调查过程,叶飞回忆说,在当年7月中旬斩仓出局*ST信威之后,杨谦账户很快就就被监管层抽查,原因是涉嫌操纵股价。不过,按照叶飞的表述,更主要的原因是,当时监管方怀疑有外资做空A股。“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当时监管方面猜测,该账户背后是否是海外资金联手做空A股的一家小公司,结果发现是做多中国股市的一个操盘手。”监管方面当时要求倚天投资整改,并要求合规交易。

  叶飞所操盘的账户为杨谦,为什么会涉嫌海外资金呢?这就涉及到杨谦是谁的问题。

  在2015年半年报中,杨谦以1024万股的持股位列*ST信威第一大流通股股东,不过在2015年三季报中,火速撤退出前十大流通股股东。

  有公开资料显示,杨敏是江苏的地产大亨,曾是某香港上市公司前任董事会主席。2015年前后,杨敏认识了叶飞,杨谦则是杨敏之子。

  从叶飞操盘轨迹来看,杨谦成为*ST信威第一大流通股股东,显然是被动的。由于*ST信威股价从6月中下旬开始快速杀跌,大额资金不能及时脱身,一直到2015年7月反弹时,叶飞才实现大举减仓、最终清仓。

  “截至9月30日,我在*ST信威这只票上实现了全面撤退。”叶飞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这与2015年三季度杨谦撤出*ST信威前十大流通股股东相吻合。

  对于被罚一事,叶飞当时表现激进。他在朋友圈表示,“(自己)做了个艰难的决定,如果以后再有资产管理,我坚决是四六分成,爱做不做……我坚决支持证监会的正常工作,支持国家对证监会某些人的反腐败和违纪处理。最后,最近大家给我打电话,本人以关系远近和心情好坏进行摇号接听。”

  除了题材性因素之外,流通股本小也是叶飞相中*ST信威的重要因素。随着限售股的批次解禁,*ST信威目前拥有超过18亿股的流通股本;不过在2015年,*ST信威流通股本仅为1亿股左右,绝大部分股份都关在限售的牢笼之中。而资深市场人士都知道,流通股本越小,公司股价就越容易有活跃表现。

  叶飞对证券时报记者透露,当时某券商的研究员介绍他去了*ST信威进行调研,只有时任董秘出来接待。“董秘简单把公司的未来美好前景向我描绘了一番,我当时提出见董事长(即王靖)的请求,董秘回应说,董事长身在国外,不见调研机构。”

  实际上,*ST信威实控人王靖对于外界一直是一个神秘的存在。此前有媒体报道,传闻猜测不排除王靖或是某类资本的代言人,不过这一说法目前没有明确证据。

  “我如庄主,市场如江湖”

  “到现在我还一直困惑于一个问题:为什么2015年5月会有那么多跟风盘追涨买入*ST信威的资金。这相当于帮助我们抬了轿子。”这是叶飞尚未解开的谜团之一。

  2015年正值*ST信威频繁国际化运作的时间窗口。无论是收购以色列卫星通信公司100%股份,还是掌握尼加拉瓜运河物流定价权,都被投资者视为公司发展前景的重要表征。当时有券商研究员用“人中龙凤”形容公司董事长王靖:“(公司的跨国项目)都是难度极大,超出绝大多数人的想象,最重要的是,说出来的豪言壮语逐步兑现,我们欣喜地发现,兑现正在过程中,并预测公司2016-2018年每股收益在1.18元、1.39元和1.51元”。

  实际上,不仅是券商,当时的*ST信威被市场多方视为一家质地优良的公司。公司拥有我国第一个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无线通信技术SCDMA,2006年福布斯《中国潜力100企业》榜单上,信威高居第二位。公司上市后很快吸引了机构目光。2016年年报显示,*ST信威前十大股东中,除了中证金增加持仓之外,还包括两家基金重仓。由于*ST信威在2016年12月进行了停牌处理,公司近两年年报中的前十大股东没有出现变动。

  不过事后证明,前述判断过于乐观。从2016年起,*ST信威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连续下滑,2018年录得29亿元的巨额亏损,2016年到2018年的基本每股收益则分别为0.52元、-0.60元和-0.99元。尤其是2015年底,媒体一篇《*ST信威隐匿巨额债务,神秘人套现离场》的报道,曾引发交易所问询,也正是在这篇报道发布之后,*ST信威快死开启了漫长的停牌之旅。有数据显示,在近两年半时间里,该公司已经发布的停牌公告超过140条。

  叶飞用“江湖”来形容自己操盘*ST信威的这段经历。“什么是江湖?人即是江湖,恩怨即是江湖。遥想牛市当年,杨老板给我8000万,两周收益32%;后两天追加9000万,并且签了5亿投资的合同,这是很有魄力的‘大哥作风’。不过信威一战,比无间道还复杂。凡是参与此役的游资,如果不像我那样坚决抽身而退,就成了上市公司的炮灰,游资一样会被割韭菜。”

  如今的叶飞,依然长期奔赴各地A股公司进行调研。他坦陈,自己在操盘*ST信威时湿了鞋。“我本人见过公司高管,但没见过董事长。据说王靖长期在国外,过于神秘,在尼加拉瓜修运河500亿美元投资,就像长城贴瓷砖、月球建地铁一样的大工程。把游资都忽悠进去成大股东了,股灾的时候又都成为炮灰。不过,五年过去了,大家都在进步,以后上市公司别想轻易忽悠我们了……”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