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淘金梦碎柬埔寨:多人受骗沦为电信诈骗团伙成员逃亡回国

2019年06月15日 19:00来源:腾讯网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四川达州男子刘梦(化名)抱着赚大钱的憧憬,在朋友的建议下前往柬埔寨西哈努克市“淘金”,但到了国外之后才发现,自己成了电信

  四川达州男子刘梦(化名)抱着赚大钱的憧憬,在朋友的建议下前往柬埔寨西哈努克市“淘金”,但到了国外之后才发现,自己成了电信诈骗犯罪集团的一员。

  刘梦想找到曾经被“深圳华仲科技”诈骗的被害者,还对方一个公道,也给自己一个说法。

  刘梦通过大使馆签发的回国证明最终回国。受访者供图

  淘金梦碎:卖化妆品变电信诈骗

  6月13日,上游新闻记者在成都双流区一个建筑工地宿舍,见到了几经周折从柬埔寨西哈努克市回国的刘梦,他现在从事建筑工程业务。刘梦说,他原来在成都龙泉驿一家物管公司工作,月收入六七千元,今年春节,前同事曾某的一席话让他动了心。

  曾某告诉刘梦,东南亚多个国家现在发展刚刚起步,各行各业机会都很大,她准备在2019年春节后,前往柬埔寨的经济特区西哈努克市从事化妆品推销工作,“虽然底薪不高,但提成高,一个月就能有几万,十几万,多的还有几十万。”

  刘梦认为自己在物管公司上班前途有限,收入没有多大的增长空间,还不如去柬埔寨“搏一搏”。刘梦同妻子商量了一下,决定前往柬埔寨“淘金”。

  4月14日,刘梦从重庆江北国际机场乘坐飞机前往柬埔寨西哈努克市, “出国上班还包机票,当时觉得很不错”。

  刘梦落地西哈努克机场后就感觉情况不对。下了飞机之后,接机的同事便直接把他们接到了西哈努克机场附近的一所别墅,同时收走了他们两人的护照,理由是要办理工作签证。

  老板“阿龙”告诉刘梦,他们两人的工作内容就是通过事先准备的资料,给特定公司打电话,以要转账工程款给对方为由,让对方的财务人员添加自己公司的QQ,“打打电话一个月就有几万块,我猜肯定是电信诈骗之类的,这点社会经验我还是有的”。

  虽然刘梦很快认识到已成为了电信诈骗团伙的一员,多次提出离开均被拒绝,阿龙只是要求他认真培训,“学习专业知识”。

  刘梦的手机里,还保存有一段老板阿龙提供的话术模版,刘梦们所要做的,就是让电话那头的财务人员添加QQ。

  刘梦向上游新闻记者解释了整个诈骗过程,他的工作只是众多环节中的第一步:请君入瓮。阿龙的诈骗团伙通过电话的方式,让企业财务人员加入“量身定制”的微信群后,微信群中除了被骗人之外全部都是诈骗团伙人员扮演的:华仲公司老板、自己公司老板、各种群演在一起,就是为了让被骗的财务人员上钩,“他们先用伪造的截图让财务相信款项已经汇出,2小时后就能入账,在等钱入账的过程中,冒充的被骗公司老板就会说,我们还有一笔款项没有结,让出纳把这笔钱转给虚拟的华仲公司,如果被骗的出纳信了,诈骗团伙就得手了”。

  刘梦的手机里保存的话术模版。受访者供图

  逃离窝点:徒步回国途中身陷牢狱

  刘梦经过简短培训加入了“实战”,心底的抗拒,工作一直都是敷衍了事,没有能够做成一单。

  刘梦曾对老板阿龙提出离开的想法,“他劝我留在这里,不然就要赔他机票,反正就是不要走的意思”。刘梦表示,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的人身自由都被老板阿龙严格控制,所有的日常生活用品全部都由阿龙提供,“我们除了知道自己在柬埔寨之外,什么都不知道。和坐牢没有区别,想跑也跑不掉”。

  刘梦的逃跑机会出现在4月30日,当天阿龙的团伙“成功诈骗了600万元人民币”,整个团伙的30多个人到西哈努克市海边的餐厅庆祝,刘梦便找机会偷偷跑了出来。

  因阿龙曾吹嘘自己在西哈努克市如何实力强大,刘梦和同乡张涛逃出来之后,先是找了一家理发店暂避,在路人的指点下,准备前往金边的中国大使馆寻求帮助,“西港市到金边只有一条高速公路,因害怕被阿龙他们抓到,我们决定走到金边去”。

  步行两天之后,刘梦和张涛两人于5月3日抵达金边,“路上遇到的中国人建议我们先去报警,把护照拿回来,但是我们连当地的公安局都没找到,只能想其他的办法了”,刘梦想的其他办法,就是从柬埔寨金边走回中国,不过刚刚出了金边,两人就被送进了柬埔寨移民局的监狱。

  直到现在,刘梦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移民局被关了近一个月,“大概是因为没有签证吧”。幸运的是,刘梦和张涛在移民局监狱中同国内的家人联系上了,刘梦的妻子向成都龙泉驿区警方报警,民警向他们提供了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电话,驻柬埔寨大使馆获悉情况后派员前往移民局监狱进行探望,并在5月23日为刘梦和张涛签发了回国证明。6月2日,刘梦和张涛乘坐飞机抵达昆明。

  一场49天的异国淘金之旅戛然而止。

  上游新闻记者向警方确认了刘梦家属曾向警方求助的事实,但对于案件具体情况,警方没有进行披露。

  回国之后的刘梦和张涛一个在成都一个在达州,从事建筑行业。他们找到媒体披露自己的遭遇,想的就是告诫面临同样诱惑的务工者,一定要注意甄别,防止被骗。

  刘梦表示,自己站出来的原因,是希望能够找到曾经被“华仲公司”诈骗的受害人,再通过警方的力量将阿龙等人绳之以法。

  知情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刘梦关于其从事电信诈骗经历的描述,由于缺乏受害者证据证言的支撑,警方很难介入,如果有曾经被诈骗的受害者报案,相信犯罪团伙很快就会被依法打击。

  西哈努克市地理位置示意图。图片源于网络

  网络中介:电信诈骗化身高薪工作

  “我叫小静,老家是四川中江的,在柬埔寨波贝市从事电信诈骗活动”。6月14日,上游新闻记者联系到了一名曾在柬埔寨从事电信诈骗的女孩,她在2017年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捕,因涉案程度不深,目前已经回家,她向记者介绍了自己的经历。

  和刘梦通过熟人介绍“入伙”不一样,小静是通过网络中介的方式接触到的诈骗团伙。初中毕业的小静通过网络找到了一个工作群,群里的中介告诉她,可以介绍她到国外工作,“工资开得高,工作也轻松,上上网、打打电话,一个月就好几千块,还有额外提成”。涉世不深的小静付了2万中介费之后,中介帮她办了护照及签证,机票也是“公司”购买的,2017年7月底,小静来到了柬埔寨和泰国边境的波贝市。

  和赵梦的老板阿龙冒充财务行骗不同,小静的台湾老板是冒充公检法机构通过发放伪造的通缉令等方式进行电信诈骗。小静说,她所在的公司大概有40人左右,每人一部电话开展业务,每人每天以“××公安局”“××检察院”的名义打回国内,然后再和其他“同事”配合通过自制的通缉令等让被骗者上当,诈骗金额少则几万元,多则上百万元。

  小静在柬埔寨波贝市的“公司”里干了不到6天,就被破门而入的警察抓获,“当时也没说什么,就让我们停下手上的工作,两手抱头蹲地,后来才知道是国内警察追过来抓人了”。

  对于自己在柬埔寨的遭遇,小静感到悔恨,“我当时其实看到招聘广告也猜到了是违法犯罪的事情,不然挣钱哪有那么容易。”

  广东警方将233名电信诈骗嫌疑人押解回国。图片源于网络

  国际合作:严打跨国电信诈骗犯罪

  据了解,近年来因经济高速发展,柬埔寨的经济特区西哈努克市、柬泰边境的波贝市等地,成为了部分电信诈骗团伙的安乐窝。

  在柬埔寨西哈努克市开快餐店的四川人陈龙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近年来因为柬埔寨当地的招商引资政策,吸引了中国大量淘金者到西哈努克市工作,希望能够快速致富。陈龙说,中国人目前已经是西哈努克市经济发展的主力军,在当地投资了大量的房产、酒店等,快速提升了当地经济发展水平,“西哈努克市的人均收入已经远远高于柬埔寨其他城市了”。

  陈龙和妻子在西哈努克市开了一家小吃店,主要做中国人的生意,他承认近年来身边多了很多神秘的客人:白天不出门,晚上下班后才出来吃夜宵,工作场所都拉着黑窗帘,“大家都知道,要么是做网络博彩的,要么就是搞电信诈骗的”。

  从2016年开始,中国警方和柬埔寨通过联合执法,将电信诈骗嫌疑人从柬埔寨押解回国的新闻就不断见诸报端。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2018年12月6日,广东警方包机 3架,从柬埔寨将233名冒充公检法机关工作人员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嫌疑人押解回国,这个涉及20多个省区市的2000余起跨国电信网络诈骗案成功告破,涉案金额6300余万元,媒体报道称,这是我国警方从东南亚国家抓获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最多的一次。

  曾经参与了侦破在柬埔寨进行电信诈骗的警方专案组成员介绍,国内侦破的设立在柬埔寨的电信诈骗窝点发现,这些团伙多由台湾老板出资设立,内部具体分为话务集团、洗钱集团、贩卖公民个人信息集团、地下钱庄等,“分工明确,体系作战”。

  据警方介绍,每个电信诈骗窝点需要租一套房子,且以当地的高档的独院别墅居多,每月租金1万到2万美元不等;由于电信诈骗对网速要求很高,相对应的网络成本也高昂。同时为了吸引员工从中国前往柬埔寨等国实施诈骗,对员工的待遇也较好,一个普通网络通讯诈骗窝点,基本运行成本为200万到300万人民币。

  警方人士称,“近年来通过中柬两国的警务合作,已经基本打掉了柬埔寨境内的大型电信诈骗团伙,但因为电信诈骗的高利润,许多窝点又往其他国家转移了,但警方的打击不会停止。”

  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导航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708号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 经营许可证编号:1-05121355
    本站郑重声明:第一黄金网中的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