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黄金t+d分析>

正文

黄金获“央妈”力挺 “买预期卖事实”再上演

2019年06月12日 14:30来源:国际金融报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全球“央妈”流行降息,全球“央妈”也都追捧黄金。  6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数据显示,截至5月底

K图 gc00y_0

  全球“央妈”流行降息,全球“央妈”也都追捧黄金。

  6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数据显示,截至5月底,黄金储备达6161万盎司,较4月末增加51万盎司。这不仅是央行连续第6个月增持黄金,其环比增幅也创下近半年来最大。

  不仅是中国,根据世界黄金协会(World Gold Council,WGC)上月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黄金需求趋势》报告,今年第一季度,全球央行增持黄金145.5吨,比去年同期增长68%,成为6年中同一周期增持数量最多的季度

  另有数据显示,今年以来,金价已较年初累计上涨近4%。

  黄金最大利空提前落地

  现货黄金在今年出现两轮“攻势”。

  今年2月20日,伦敦现货黄金达到每盎司近1350美元的峰值,这也是今年以来金价达到的最高水平。不过在2月20日金价触及高点后的近5个月里,金价缓慢修正,并在4月23日、5月2日、5月21日不断触底。

  5月30日,市场最终小幅收于窄幅交投区间上方,随后在5月31日出现了大幅上涨,将伦敦现货黄金从每盎司约1295美元推升至1310美元。6月7日,金价被推至盘中高点1352美元,创下2019年的新高,收盘达到每盎司1340.6美元。

  CMC Markets大中华区市场分析师任震鸣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此次金价上涨的原因在于,基本面角度看,黄金最大利空提前落地,美联储“年内难有加息”,不过市场层面也已提前消化

  任震鸣提示,留意第一波上升浪中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的升幅。2018年圣诞节后至2019年1月的美联储会议以及一些相关媒体报道,美联储对于当前美元利率水平维持谨慎,态度已经由此前的“绝对鹰派”逐渐改变,因此当2月21日美联储FOMC会议中“年内不加息”的预期落地,黄金价格出现回撤,“买预期卖事实”

  “5月30日启动的黄金升势更为伶俐,除了技术层面的整理突破需求外,全球贸易环境恶化,以及中东伊朗问题带来的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催化这波升势。不过短期再度出现的1347水平附近卖压,时间点上又恰好是周五美国公布了较差的非农数据,‘买预期卖事实’的市场格言再度上演。”

  多国央行增持加码

  今年以来,全球各大央行增持黄金迹象明显,对金价起到支撑作用。

  根据WGC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黄金需求趋势》报告,今年第一季度,有9家中央银行的储备增加了超过一吨。其中,俄罗斯仍然是最大的买家,因为该国正在减持美债,作为去美元化的一部分。而在此之前的四个季度,黄金需求已升至715.7吨的高位。

  WGC市场主管阿利斯泰尔休伊特(Alistair Hewitt)表示,“我们已经看到各国央行持续的强劲需求。”他还认为,尽管黄金储备并不太可能达到2018年的水平,但预计中央银行本年度将继续增持黄金。

  WGC还表示,央行中,除了哈萨克斯坦和土耳其等常规买家,第一季度厄瓜多尔央行自2014年以来首次增加黄金储备,卡塔尔和哥伦比亚也出现大量增持。买家主要是希望减少美元依赖的国家,而且通常是黄金储备份额低于西欧国家的国家。

  中央银行一直是黄金的关键支撑力量,有助于抵消黄金投资者以及购买者的需求下降。

  任震鸣分析认为,全球央行增持主要原因两点:首现,美元的升值周期始于2011年,爆发力的冲击波段出现在2015年后至今,美元指数曾经一度至100水平上方,因此,新兴市场迫于美元升值压力,为了应对国际支付体系以及自身货币汇率的平稳,选择增持黄金;其次,2017年以来,美国针对多国的贸易纠纷加剧,引发金融市场动荡,黄金作为传统避险资产,获得新兴市场资金青睐

  WGC分析认为,导致2018年中央银行净购买量达到50年来的最高的因素仍在2019年初发挥作用。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增长缓慢以及低/负利率环境造成的经济不确定,以及地缘政治的风险,让各国央行不断转向黄金这一避险工具。

  后市难突破前三年卖压水平

  任震鸣表示,对于金价后市表现,维持年初对于全年金价(伦敦现货黄金)表现的观点:暂难突破2016年、2017年、2018年三年的卖压水平,即1360美元-1370美元水平区域。“2019年黄金价格整体重心上移,全年绝对值升幅在100美元-120美元水平附近(以1240美元-1340/1360美元水平计),全年振幅可能达330美元-360美元水平,即出现‘上涨-回撤-上涨’的逻辑,每一波段的空间出现100美元-130美元水平左右的振幅。”

  根据任震鸣的分析,年内还需关注黄金额外的波动率催化因素:

  一、G20会议期间,留意中美元首的重新会面以及是否有积极的动向出现。若有好消息传出,则市场预期风险偏好将上升,不利于黄金表现。反之,市场预期将偏风险厌恶,有利黄金。

  二、伊朗地缘政治问题,美军航母以及陆地、盟友的武装配属基本完成,武力攻击伊朗的雏形已经形成。

  据环球网报道,5月8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发表了重要讲话,宣布60天内与除美国以外的伊核协议其他签署方磋商,称若诉求得不到满足,将不再接受对铀浓缩丰度的限制。因此6月底,伊朗60天的缓冲期结束后,伊朗是和美国重新启动和谈还是被迫向着战争边缘发展,将影响黄金的波动率。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京ICP备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