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李嘉诚第一股”遭立案 商誉4年涨13倍背后:格力摆脱格力?

2019年06月05日 22:00来源:腾讯网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近日,长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园集团)披露公告称,因涉嫌信披违规,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有意思的是,长园集团被立案调

  近日,长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园集团)披露公告称,因涉嫌信披违规,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有意思的是,长园集团被立案调查,却将珠海格力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格力集团)放到了火上烤。

  就在这一天的结束之前,长园集团股价在5月30日、31日连续两天一字涨停。长园集团在公布立案调查之前刚刚公告对涨停解释称,截至2019年5月24日,格力集团旗下的两家全资子公司合计持有长园集团4.96%的股份,接近举牌线。

  早在2018年5月,格力集团就曾试图收购长园集团,向其全体股东发起部分要约,欲收购长园集团不超过20%股份,后因未获得珠海国资委批准而终止了要约收购。格力集团刚实现换条路增持长园集团,却遇长园集团被立案调查。

  家电分析师梁振鹏对时间财经表示,如果经调查长园集团确实存在信披违规,格力集团的后续收购行为或中止,若不存在或并不影响格力集团继续采取积极行为。

  格力集团对长园集团的执着,或基于出让格力电器15%的股权后欲全面转向2B领域,毕竟长园集团所在的行业市场前景可观。“但是我实在看不出长园集团公司本身有特别出彩的地方,相对于格力电器而言,长园集团只是个B2B的小公司,而且经营业绩一般。”

  2018年,长园集团实现营业收入71.37亿元,较上年71.31亿元仅微增0.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2亿元,同比大增250.24%。但扣除13.01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则为亏损11.90亿元,同比大降286.77%。相较于格力电器千亿营收而言,长园集团确实体量较小。

  时间财经多次致电格力集团官网公布的电话,对方不予回应并拒绝转接。长园集团方面则表示,目前公司已经在采取相应解决措施,具体情况以公告为准。

  被立案调查后,长园集团股价应声而跌,6月3日公司股价为5.85元/股,下跌7.29%。有意思的是,6月4日,长园集团股价涨停。截至6月5日收盘,长园集团股价下跌1.71%至16.33元/股。

  此前招商证券有研报提及,长园集团在深圳、东莞等地有较多的厂房与土地储备,如果能以合适的方式实现土地等无形资产的重估,也有望带来较大的回报。6月4日,长园集团发布部分房地产市场价值资产评估报告,其中深圳市南山区深南路科技工业园厂房的2层楼房,重新评估后约产生估值5500万元。有意思的是,这份评估报告在5月10日已发布过一次。

  “李嘉诚概念第一股”

  长园集团1986年创立,1995年获得李嘉诚旗下长和投资控股,2000年股份制改造,收购一国有企业成立长园电子(集团)有限公司(简称 长园电子)。2002年,长园集团登陆上证所。公司上市之初主营热缩材料、电网设备、电路保护元件。海通证券曾有研报显示,长园集团在国内厂商中稳居热缩材料、电力电缆附件、高分子PTC行业第一,变电站微机五防行业第二。

  因有“超人”李嘉诚的加持,长园集团这个“李嘉诚概念第一股”上市以来备受关注,公司也在多份年报中提及与长江实业和李嘉诚家族的关系。直到2014年5月,长和投资才清空长园集团股票,持股时间长达19年。

  李嘉诚之后,同为上市公司的深圳市沃尔核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 沃尔核材)、格力集团都曾有过收购长园集团的计划,虽然并未成功,但由此可见长园集团受资本关注的热度。

  不过沃尔核材对公司的关注,成为了长园集团长达4年的“痛”。

  在李嘉诚离开之前,公司发布了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欲实行MBO(管理层收购)。在MBO接盘实施之际,半路杀出“程咬金”:沃尔核材及其董事长周和平等在二级市场迅速买入长园集团股份达到5%举牌线,成为长园集团第一大股东。

  要知道,在热缩材料领域,长园集团排第一,而沃尔核材排行第二。老二要吃掉老大,这是长园集团无法接受的。由此,双方开始了长达4年多的股权争夺战。

  消化不良又遇子公司作假

  在长和投资控股期间,公司业绩稳定增长。公司扣非净利润稳步增长,经营现金流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也呈稳步上升态势,资产负债率维持在50%以下。李嘉诚退出以后,公司在长达4年的股权争夺战中开始狂飙。据《华夏时报》统计,2014年,长园集团纳入合并报表范围的主体有42家,2015年52家,2016年72家,2017年79家。

  公司营收攀升的背后,应收账款急剧上升,从2013年的15.18亿元加速升至2018年的36.43亿元。总资产周转率则从2013年的0.62次降至2018年的0.37次。资产负债率也逐年攀升,从2013年的43.63%上升到2018年的69.19%。

  最突出的还属公司商誉。公司在2014至2017年先后实现了4个较大的收购以及2个较大的投资。特别是现金收购长园和鹰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 长园和鹰)、湖南中锂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 湖南中锂),带来了较大的带息负债,并留下大规模商誉。

  长园集团于2016年6月收购了长园和鹰80%股权,收购价格为18.80亿元,增值率652.02%,产生商誉约16亿元。2017年8月,长园集团收购湖南中锂80%的股权,收购价格为19.20亿元,增值率为367.51%,产生商誉13.24亿元。

  2017年末,公司商誉值达到顶峰54.76亿元。2018年,公司对部分子公司前两年的财务报表进行了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并重新测算商誉减值,计提商誉损失8.4亿元,期末商誉值有所下降。仅以2017年和2013年的商誉对比来看,长园集团商誉4年间增长了13倍。

  去年末,公司终于解决了股权争斗。长园集团董事会通过与沃尔核材的和解协议显示,沃尔核材转出其所持长园集团的所有股份,并承诺沃尔核材及其一致行动人不再增持长园集团股票。同时,长园集团须向沃尔核材转让子公司长园电子75%的股权。同时还承诺,除长园长通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可以从事热缩包敷片及PET热缩管外,不能从事与长园电子现有热缩材料、辐射发泡业务有竞争关系的业务。

  中泰证券研报认为,交易还是值得的,长达4年的股权之争结束。此前,禁锢公司估值回归的压力得以解除。

  不幸的是,控制权问题刚刚解决,又曝子公司作假。去年9月、10月,上交所连发两封问询函,要求长园集团对长园和鹰业绩同比增减幅度超过30%进行解释,以及补充智能工厂项目的经营情况。

  延期两个多月后的2018年12月25日,长园集团自曝子公司涉嫌业绩造假,且子公司存在较大商誉减值风险。今年5月18日,长园集团披露《关于子公司长园和鹰相关事项的进展公告》显示,5月17日,长园集团收到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送达的函件,长园和鹰原董事长尹智勇已被采取刑事拘留措施,目前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格力集团执念成迷

  格力集团却一直用实实在在的资金表示对长园集团的看好。去年5月收购计划未通过后,又通过二级市场买入股票增持至举牌线边缘。蹊跷的是,按时间来点来看,长园集团的种种乱象在格力集团增持股份之前便已充分显露,格力集团为何还要趟这趟浑水呢?

  此前业内普遍认为,格力集团看好长园集团的新能源汽车业务。长园集团经营业务主要分三大板块,智能工厂装备、智能电网设备和与电动汽车相关材料及其他功能材料。长园集团2018年财报显示,与电动汽车相关材料及其他功能材料营收17.8亿元,约占主营业务营收的25%。

  长园集团自15年进入新能源车领域,公司通过并购先后拥有湖南中锂、长园电子、江苏长园华盛新能源材料有限公司(简称 长园华盛)、上海长园维安电子线路保护有限公司(简称 长园维安)4个子公司专注于该领域,在高端湿法隔膜、电解液添加剂、汽车电子方面优势明显。

  去年5月,格力集团拟要约收购长园集团部分股权时,长园集团董事长许晓文曾公开表示,双方已经进行了充分谈判,格力集团主要看中长园集团在新能源汽车以及智能装备业务上的发展。

  天风证券研究所在2017年10月有研报显示,长园集团布局的电池、隔膜、电解液添加剂公司,均为行业龙头。根据高工锂电及中国电池网相关统计,长园集团持股4.81%的坚瑞沃能为电池龙头、16年出货量国内第三;子公司湖南中锂为湿法隔膜龙头,湿法隔膜月度出货量国内前两名;子公司长华盛电解液添加剂产能全球第一。

  去年5月,格力集团确有理由因为新能源汽车看好长园集团,但到今年的5月,情况显然已经发生了变化。2018年财报显示,与电动汽车相关材料及其他功能材料营收同比下降12.53%,营业成本却增加1.56%,毛利率也减少了9.74个百分点。

  细分来看,长园集团在新能源汽车的布局中,所持坚瑞沃能的股权已出清。相关的4个子公司湖南中锂、长园电子、长园华盛、长园维安,大部分也拱手出让。

  公司的发家产品热缩材料所在的核心子公司长园电子,招商证券游家训研究员的一篇《长园集团(600525)—大幅计提商誉,资产负债表修复开始》研报表示,长园电子是国内最大的热缩材料企业,在消费电子、电力、高铁等一部分中高端领域有较高的占有率。这样一家公司,却被当做公司解决股权问题的筹码,其75%的股权已出手给了沃尔核材。招商证券研报认为,出售75%股权后,长园集团可能损失0.75亿元至0.85亿元的并表利润。

  所幸涉嫌业绩造假的子公司长园和鹰和新能源汽车业务无关,但是长园集团溢价收购的湖南中锂业绩也堪称“爆雷”。湖南中锂主要产品隔膜是锂离子电池生产的关键材料之一,属于新能源、新材料和新能源汽车领域重点发展的关键材料行业。2018年,湖南中锂业绩同比大幅下降,去年亏损2.62亿元,商誉存在较大减值风险。

  长园华盛主要生产锂电池电解液添加剂,与电解液相比,电解液添加剂技术壁垒更高,行业竞争者较少,而长园华盛在该行业内市占率较高。关键在于,长园华盛主要客户包括比亚迪、松下等。公司通过松下,间接供货给特斯拉,是特斯拉电解液添加剂最主要的供应商。但是,2019年1月底公司出售长园华盛80%股权并于2019年2月26日办理工商变更手续,变更完成后,公司不再持有长园华盛股权。

  唯有长园维安营收和经营性现金流同比均有提升。但是长园维安在汽车领域还处于开拓阶段,目前主要是为华为、小米、OPPO、vivo的PTC保护解决方案。

  通过近两年的董事会经营评述,也可看到公司对电动汽车业务态度的变化。2017年年度董事会经营评述中,无论是公司的发展战略还是未来经营计划,长园集团首先介绍的便是与电动汽车相关材料及其他功能材料板块。表示要积极加强电动汽车产业相关材料板块技术水平和综合实力的提升,力争成为该领域的领先企业。而对于智能工厂装备的概述为“处于换挡减速期”,电网设备行业则是“将维持平稳增长”。

  2018年的董事会经营评述则颠倒过来了,公司发展战略变为深化落实"一主一辅"的企业战略。一主即工业及电力系统智能化数字化(包括智能工厂和电网设备),重点布局发展公司优势的智能电网和智能制造领域;一辅则为电动汽车相关材料及其他功能材料业务。电动汽车相关业务从主攻变成了辅助。

  结合到几乎同时期,格力集团意欲出售格力电器15%的股份,一买一卖之间,似乎难寻缘由。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对时间财经表示,卖出优质资产,买入劣质资产,显而易见不符合常理。只有一个解释:格力集团摆脱格力电器决心很强烈,不愿意继续活在格力电器阴影里。

  对于格力集团增持长园集团,长园集团的官方表述是,格力集团此次增持股份为财务投资,截至目前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

  这似乎也很难成立。毕竟,公司扣非净利润亏损11.90亿元,同比大降286.77%,企且巨额商誉压顶,甚至不惜卖掉核心子公司以补充现金。招商证券上述研报表示,从2014年公司股权之争开始,公司逐渐偏离之前的渐进式并购,转而在太多领域加速突击整合,造成子公司众多、战线太宽的业务现状,管理难度太大,不同业务线之间的技术、市场协同性也尚未形成。在高带息负债又过度无协同多元化的情况下,公司旗下新兴业务又需要不断的资产与技术投入。当前阶段,消化遗留问题、稳定管理比利润表波动、业务扩展要更加重要。第一要务是削减和处置能力边界之外的资产。

  值得一提的是,长园集团6月4日给出的房地产市场价值资产评估报告中,只披露了位于深圳市南山区深南路科技工业园厂房4栋的两层楼房。上述招商证券研报显示,长园集团在深圳有7.5万平米左右土地与厂房,如果能通旧改等方式实施改造,有望带来相应升值数十亿元。(北京时间财经 陈世爱)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京ICP备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