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稍早金融市场面临的关键风险包括中东冲突、股市重挫、油价下跌、欧洲难民危机等,而英国脱欧风险近期却“异军突起”。风险的增加恰逢全球增长担忧和近期的市场动荡,黄金、日元这两大传统避险资产均表现亮眼。

避险情绪将继续推高日元

美元/日元一度跌至两周低点111.04,逼近本月稍早触及的15个月低点110.85。但一些机构警告称,假如日元涨势过快,可能引发官方干预,因此日元在触及低点之后短线展开明显反弹。纽约尾盘,美元日元回升至111.80附近。周四亚市早盘,汇价进一步攀升至112.14.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周三(2月24日)发布报告称,避险情绪预计将继续推高日元。

该行分析师指出:“随着日元走强,日本退休基金和各大银行开始感到担忧,因他们的海外投资可能在汇率方面遭受损失,这或许会加大日本央行(BOJ)出手阻止美元/日元继续下跌的动力。”

该行分析师表示:“我们认为美元/日元或跌向111.70附近,甚至可能会进一步跌向110.99,即2月11日低位。不过汇价若能升穿112.30区域或表明近期跌势开始缓解。”

BK Asset Management首席外汇分析师Kathy Lien表示,111.00-111.50可能是日本央行(BOJ)的干预区域。很多日本企业做的外汇对冲位置是美元/日元115.00一线,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头寸早已被日元强势所吞没。若110.00被跌破,则对于企业利润来说无疑将是一场灾难。

Lien指出,作为出口依赖型经济体,日本需要弱势汇率的帮助。2年期日本政府债收益率水平指向美元/日元有利的一方,头寸形势则显示美元/日元的空方力量达到2012年6月来的最高水平,这也是吸引当局干预的因素之一。

日元走强背后的隐患 日央行或扣动了全球“货币战争”的扳机

日元成为具有避险货币属性原因:

一是日本常常被投资者看作是战争避险货币。经历二次世界大战惨败之后的日本宣称和平立国,根据日本和平宪法,日本军事实力只能维持在自卫所需的水平,名义上没有军队。因此,不难看到,在近两年全球地缘政治风险爆发之际,瑞士法郎和日元都往往作为安全资产被买进,成为战争避险货币。在乌克兰危机、叙利亚危机时,中国“8·11”汇改引发全球股市暴跌及2016年开年后全球市场恐慌情绪升级之时,瑞士法郎和日元都呈升值趋势。

此外,日本国债收益率在过去20年都在全球主要国家中最低。例如,在风险偏好降低时,市场趋向于购买安全资产,从收益率角度而言,接近0的低利率日本国债被认为是最安全资产之一,作为低利率货币日元也被认为是安全货币。

汇市一场腥风血雨来袭 日本央行或是罪魁祸首

毫无疑问去年下半年一些东西开始发生变化,且这个过程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但是全球股市一路领先,而一些市场现在迅速跌入熊市区间。如果剔除大多数的主权债券,那么信贷市场也是如此。

货币市场同样处于一片混乱中,最重要且最显著的是日元兑美元汇率曾触及112:1水平。请好好思考其中的危险之处——全球套利交易中很大一部分是由借入日元筹资进行的,日元价值越高,则意味着越难偿清。而更艰难的部分又对衍生品市场施以重压。在许多套利交易中,套利方的“压榨”迫使货币方破产,这就形成了消极反馈回路。借贷日元的就必须购买日元来偿还给借贷方。

尽管日本央行可能扣动了全球“货币战争”的扳机,但它不大可能重夺追求日元贬值的主动权。即使日元近期上涨,但按购买力平价计算还是便宜了近20%;根据历来日元与日经指数的关联度,美元/日元有望跌到105日元以下。

在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以及日本宣布负利率政策后,已经看到日元迅速升值。这本不应该发生却切切实实地发生了。由于套利方开始放松并制造日元需求,日元升值成为市场超央行运行的迹象。简言之,央行正失去对过去完全处于其控制之下的机制的控制。

据《日本经济新闻》周三(2月24日)报道,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主席榊原定征(Sadayuki Sakakibara)讲话称,日元汇率过高,恐将对企业利润产生直接影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