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油价下跌导致美国能源公司违约风险急增,可引发的连锁反应,在农历新年期间的环球市场震荡中发出警号。芝商所(CME Group,美股编号:CME)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BlufordPutnam接受专访时指出,将有一批美国能源公司须进行债务重组,美国油气业会出现并购潮,上半年美股将受累,但相信不致酿成危机。

信贷评级机构惠誉数据显示,美国能源勘探和生产公司违约率在2015年12月急升至11.3%。

根据业内统计,去年有42间北美钻油公司进行破产存档。油气公司违约风险急升,令美国高收益债券高于美国国债的息差升越2011年的高峰,反映风险溢价急飙。

影响直接波及欧、美银行业。在农历新年期间,碰上日本、瑞典央行相继抛出负利率,市场却不为所动。日、欧孳息曲线(连接短长期利率的曲线)趋于平坦削弱银行「借短(钱)投长(钱)」赚取息差的能力。

德意志银行录得亏损,市场担心美国能源公司的坏账令欧洲银行雪上加霜,银行亏损可能导致信贷收缩,连串坏消息触发避险情绪急速升温;加上大规模拆仓活动推波助澜,终酿成广泛波及债、股、汇、商品市场的环球市场大震荡。

「一些弱小的能源公司会被并购,须进行重组,但大型公司还是可以挨过难关。这不会演变成危机,不是『大件事』(not a big deal),但能源公司股价较两年前大跌65%,部分公司会出现问题。」Putnam说。

原油暴跌

首席经济师:这不是2008年危机

「这不是一次金融危机,不是2008年(雷曼兄弟爆煲引发全球金融危机)。」他续说:「但如果你是那些出现问题的公司之一,你会感受到痛楚。」

Putnam分享对环球经济的精辟分析,其主要观点包括:

1) 美国市场至今未如经济师最初认为油价下跌对美国经济犹如「减税」般反应,美股短期内仍受制于能源公司业绩大倒退、违约风险增加。

2) 低油价将维持一段很长时间,美国通胀难以上升,联邦储备局沿用通胀目标、将通胀与失业率挂的传统「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学说一套,将令联储局一再将下次加息时间押后。

3) 量化宽松政策(QE)无助于提振经济。

4) 纵使人民币贬值5%,对刺激出口仍是零作用。

5) 2016年国际热钱还未会重返新兴市场。

Bluford Putnam简历

2011年5月起担任芝商所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师,拥有逾35年金融服务经验,专长中央银行运作、投资研究及组合管理;

加入芝商所前,在2000年创立金融风险管理和组合咨询服务公司Bayesian Edge Technology & Solutions,并出任执行合伙人;

历任Kleinwort Benson、摩根士丹利、大通银行及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经济师,也曾任CD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rporation总裁、Bankers Trust董事总经理兼股票和资产配置投资总监。

美股将摆脱油价拖累

Putnam指出,目前「油价跌美股跌」的关系不会是长期的,2016年上半年美股充斥能源企业重组的消息,会令美股持续受压,但随低油价的即时影响消散,对美国经济带来资源重新配置的效益将会浮现。

他指三大因素形成「油价跌美股跌」的暂时性关系:

1) 2月底前能源公司相继公布业绩,因能源公司是指数权重股(能源行业在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权重为6.6%),去年「数以十亿、十亿美元计的」损失绝对利淡市场

2) 一年前,分析员视油价下跌如同减税,惟消费者在买油上省回的钱,不会马上全数投向其他消费,部分储起初期反而对消费产生短暂负面影响,分析员意见改变;

3) 银行须与油企及其产业链企业商议债务重组,相关高收益债券遭抛售股票同样受拖累。

Putnam指出,电动车、电池及油气提炼等科技提升,正从改变长期供需方面影响油价;短期因素方面,全球经济目前缓慢增长,亦拖慢石油需求增长。

他提及中东石油供应中断的机会亦已大为减低。「他们(指中东政权)希望石油带来收入??(所以)叙利亚会有内战,但与摧毁油田是两回事。」Putnam预测,油价会低企于每桶30至45美元一段长时间。「不是说油价不会跌穿30美元或升穿45美元,只是若跌至此区底部,会开始有买家入市;或升穿45美元时,会见有到产油企业开始考虑重新投产。」

美通胀率今年难达2%

由于油价下跌产生通缩压力,他估计美国通胀率在2016年难以达到联储局的2%目标,但该局年内仍将再加息一次,时间可能在第三季或之后。

按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的利率期货显示,市场预期下次加息时间50%机会在6月或7月。

美国1月份失业率为4.9%,Putnam指,联储局倾向认为当失业率跌至5.5%以下,通胀压力会出现;直至看到通胀上升,联储局才会加息。

这正是传统「菲利普斯曲线」理论。不过,Putnam指上世纪50以至70年代初期行之有效的「菲利普斯曲线」理论,自1994年开始瓦解。

他质疑,在商品价格下跌拖累通胀形势下,联储局仍视通胀回升行事,是否已过时。「这意味联储局须将下次加息时间押后再押后。」日本央行1月29日宣布量化宽松政策(QE)和负利率双管齐下刺激经济,却未见出现减息后长期利率上升,令孳息曲线变陡峭的典型反应,或反映央行药力渐见失效。

Putnam直指,QE只是将债券收益率压低,却完全无助于实体经济的就业和通胀。

热钱未重临新兴市场

过去两年,国际资金大致流向欧、日发达市场;相反,新兴市场不少因是商品生产国,受累商品价格下跌,面对资金流出。

Putnam指出,只有在市场相信商品价格回稳情况下,新兴市场才有望获国际热钱大举重临,但相信不会在2016年发生。

「我真的相信,新兴市场股市和新兴市场货币目前是非常低估,但这段时期(指新兴市场受商品价格下跌拖累期间)它们可被进一步低估。」

他估计新兴市场获资金重返随时要等几年,前提是市场确认商品价格已触底,蓄势回升。

资金外流之际,人民币自去年8月11日人民银行将中间价贬值,至今累计跌幅逾5%。

2016年三大投资主题

Putnam指出,人民币的确存在贬值压力,内地的出口国若非停止增长,就是增长非常缓慢,「一如你经营百货公司,应否减价促销?减价就要将货币贬值。」他指,5%贬值对刺激出口仍是零效应。雪上加霜的是,资金外流并进一步对人民币加压。

综观2016年环球投资环境,Putnam指,2015年美国货币政策与欧洲、日本背驰的主调不会延续至今年,在2016年,三大央行又将回到同一轨道上。

「如果你投资货币,你大概想将去年所做相反方向的所有事也考虑在内。

「2016至2017年环球股市会较2010至2014年波动,我这样看,是因为我们还不理解低商品价格(可能造成的影响),我们才刚开始察觉央行对提振经济可做的不多。」市场能见度降低是导致波幅扩大的原因,但Putnam 亦指,波幅亦会因央行推出QE被强行压低。

2016年并非没有投资机会,Putnam指大可从科技改变世界和人口变化两大趋势着手发掘机会,他提及三大投资主题。

1) 未来五年,印度及菲律宾将跑赢其他新兴市场。

Putnam解释,相对美、欧、日以至内地面对人口老化,人均消费需求势将放缓,印度、菲律宾仍拥有增长要素,包括经济增长维持5%以上、非石油或其他商品生产国、人口年轻及相当程度的政治稳定。

2) 未来数十年,用于电池生产的锂(lithium)和重量轻于钢但较钢强韧的钛(titanium)将大有市场,与建筑用金属价格料持续受压截然不同。

目前锂主要在阿富汗、玻利维亚及智利开采,相信随锂价上升,会有更多国家加入供应。

3) 千禧代为消费市场带来全新面貌以前,先要解决婴儿潮一代的退休所需。

芝商所离岸人民币市场发围

国际金融和商品交易所都看中内地推进金融市场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的机会,港交所(00388)的2016至2018年战略规划,定位成「连接中国与世界的全方位资产平台」,芝商所则暂时只限于开发离岸人民币汇率衍生产品。

去年8月,芝商所借落实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成果,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先后签署合作备忘录和合作协议,双方拟成立合资公司,致力于离岸人民币产品的发展与创新,并推动双方产品的互联互通。

芝商所将推动客户交易内地银行间市场产品,外汇交易中心则会推动内地银行间市场参与者参与芝商所产品交易。

事实上,芝商所在伦敦的欧洲交易所(CME Europe),自2014年4月成立以来,一直有提供在本港交割的美元兑离岸人民币(CNH)和欧元兑离岸人民币的实物交割离岸人民币期货合约。至去年,并提供在伦敦实物交割的离岸人民币期货合约。

而为CME Europe提供清算服务的CME ClearingEurope,为此与人民币伦敦清算行建设银行(00939)合作。实现在伦敦实物交割,带来节省成本和时间的优势。

三年股价累升70%跑赢美股芝商所与内地唯一金融衍生品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签署行情讯息互换协议,并与内地场外市场的中央对手清算机构上海清算所合作,逐步渗入内地市场。

至于在融入内地市场占尽地利的港交所,除股票外,在定息产品和货币方面,有意推出新的交易所买卖人民币货币产品及在岸利率系列产品,与内地探索构建「债券通」。

大宗商品方面,则希望透过「伦港通」将内地资金引进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并将LME模式移植内地。

芝商所刚公布,2015年度经调整非经常性项目后净利润,按年增长15%至13亿美元。

芝商所过去一年股价大致力保不失(微升0.91%),跑赢同期标普500指数的负8.26%;三年累升70.13%,同期标普累升25.86%,亦远胜港交所的16.24%。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