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新华社发表了《“e租宝”非法集资案真相调查》一文,指出e租宝的运营模式为非法集资,其行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集资诈骗罪两项。设计犯罪金额500多亿元,受害者超过90万人。

从警方已经公布的情况来看,e租宝以假项目、假三方、假担保制造骗局,坑害投资者受骗上当。e租宝95%的项目都是假的,主犯丁宁指使专人用融资金额的1.5%-2%向企业买来信息,并由指定部门负责把这些企业信息填入准备好的合同里,制成虚假的项目在“e租宝”平台上线。为了让投资人增强投资信心,他们还采用了更改企业注册金等方式包装项目。丁宁承认,“我们虚构融资项目,把钱转给承租人,并给承租人好处费,再把资金转入我们公司的关联公司,以达到事实挪用的目的。”为此丁宁等人花了8亿多元向项目公司和中间人买资料。

e租宝

现在看来,毫无疑问,e租宝是在借P2P的名义做非法集资,是违法犯罪行为,并不是真正的P2P。但e租宝在短短1年半时间里,从最初的几个亿做大到交易额700多亿元,涉及犯罪金额500亿元资金,不得不令人反思:这样的公司是怎么出现的,怎么获批经营的?是什么让e租宝的骗局如此迅速地扩大、发酵?这类打着金融“创新”旗号野蛮生长的骗局,在中国有多严重?金融监管部门在干什么?

毫无疑问,多次的股灾、短命的熔断机制以及包括e租宝事件在内的众多金融领域骗局,都暴露出我们金融监管能力严重不足、盲目推动金融改革和金融创新的事实。

近几年,互联网金融在“金融创新”名义下快速发展,出现了众多业态,包括大量P2P平台。但监管机构和金融从业者、投资者,似乎都忽略了互联网金融的本质不是互联网,而是金融。互联网金融要解决的问题,是金融业的核心问题,即风险的识别、风险的评级及风险的控制。任何重大决策的出台,都需要事前做足风险评估,做足压力测试,事前要对可能发生的问题和风险深思熟虑并提前制定详细的监管细则,实施过程中还要根据实际情况不断修正、规范。只有做好这些工作,才有可能确保不出大事。

但反观我们的监管部门,匆忙放开互联网金融的前后,制度建设远没有跟上,仅仅是在e租宝在内的恶性事件爆发后,才被逼加快了出台网贷管理制度,几番博弈之后赶在2015年最后几天出台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更要注意的是,监管方提出来的不设门槛的网贷备案制,在业内是有很大争议的;还有专家认为将监管权下放至地方金融办也值得商榷,因为各地方金融办的能力差别非常大,担心最后的结果是金融发展水平比较高、监管能力比较强的地方全叫停,反而是发展水平比较低、监管能力弱的地方继续放开。

另外,有业内人士指出,征求意见稿将网贷平台强制界定为信息中介平台,如果商业模式难以持续,将可能带来平台的“去P2P化”或转型线上财富管理,从而带来新的监管套利。总之,当前针对网贷平台出台的各种政策、法规,仍然有很多漏洞和不足。

此外,e租宝事件再次暴露出中国投资者缺乏常识。收益和风险永远对称,想要高收益,对不起,你必须承担高风险,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就是市场经济。e租宝投资者之所以会上当受骗,一方面是被e租宝的广告策略所蒙骗,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本身贪婪却没有建立起风险意识来,投资理念缺失、专业知识不足。

需要指出,中国互联网金融最近四五年的发展经历是一段野蛮发展史,每年以数倍、数十倍的速度发展,而且平台面临着极度同质化的问题;同时也出现了一部分平台打着互联网金融的名义,做着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不法行为。

前期无序无准入门槛的野蛮发展,才导致近段时间以来出现了一系列互联网金融危机事件的爆发,目前P2P平台还处在风险爆发的高峰期。按照银监会的口径,截至2015年11月末,全国正常运营的网贷机构共2612家,其中问题平台数量1000多家,约占全行业机构总数的30%。据网贷之家《2015年中国网络借贷行业年报》的数据显示,2015年网贷问题平台的数量大幅增加,全年达到896家,是2014年的3.26倍。而零壹研究院院长李耀东表示,按照目前的平台状况对比目前的监管征求意见稿,基本100%的平台不合格。单以资金存管一项为例,全国接近3000家平台,其中已经在银行做存管的P2P企业不超过10家。

可以判断,在当前经济持续下行、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投资者缺少理想投资标的以及金融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下,包括网贷平台在内的互联网金融业,恐怕在今后仍将出现各类骗局和造假。这一方面希望投资者擦亮眼睛、提高风险意识、加强专业知识学习,另一方面要求监管部门在制定相关政策、出台各类法规前更加深思熟虑,采取更多有效措施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的整治效果,更加规范民间融资借贷活动。在当前金融市场发展仍不成熟、金融监管水平仍显低下的大背景下,这些举措无疑是很有必要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