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实时热点>

正文

港交所计划“再战”国债期货 中企境外美元债发行升温

2020年09月24日 06:00来源:21经济网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特约撰稿朱丽娜香港报道时隔三年后,港交所再度筹划推出国债期货合约。9月22日,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人民币定息及货币论

特约撰稿朱丽娜香港报道

时隔三年后,港交所再度筹划推出国债期货合约。

9月22日,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人民币定息及货币论坛2020”(下称论坛)上透露,衍生产品对固定收益及货币市场尤为重要,当完成一系列亚洲区内市场相关的衍生产品后,港交所计划再次引入国债期货合约,并会确保香港是中国国债期货产品的首个离岸市场。

此前,港交所曾于2017年引入5年期国债期货合约试点计划,是首个以试点形式,在离岸市场以中国政府债券为标的的期货产品,但这一计划于2017年底暂停。

从全球范围来看,国债期货是场内利率衍生品的代表,亦是所有利率衍生品中交易量最大的品种。国债期货具有成本低、流动性好等特点,便于管理利率风险。港交所推出国债期货合约,有助于填补海外投资者利率风险对冲工具的市场空白。

然而,据了解,当时的国债期货成交量不大,推出的两张合约“HTF1706”和“HTF1709”在挂牌首日合计成交不足300张合约。之后1709的日均成交亦不足100张,日均持仓仅为约350张。

李小加坦言,美联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导致美元泛滥,持续推高全球资产价格。虽然美元仍在全球市场占主导地位,但市场对未来单纯依靠美元系统的疑虑不断增加,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应把握机遇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他指出,固定收益及货币是现代金融市场的基础所在,也定义了全球各大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并非最大的美元中心,一直以来,固定收益业务都由美国、伦敦等市场占主导。中国内地在岸的固定收益市场规模已经很大,但主要是一个内部的封闭市场,以人民币为中心。“作为人民币唯一的离岸中心及连接美元的地方,有信心香港将成为下一个全球的固定收益中心。”

从全球范围来看,国债期货是场内利率衍生品的代表,亦是所有利率衍生品中交易量最大的品种。-甘俊摄

债券通成交金额激增10倍

自2017年7月债券通推出以来,国际投资者可以在不改变原有交易结算制度安排和习惯的情况下,接入并投资内地银行间债券市场所有类型债券,这是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重要里程碑。

在此期间,港交所不断提升基础设施,包括启用电子查询系统(E-finding system)、开放大宗交易,李小加透露,今年以来债券通的日均成交额已达到200亿元,几乎是起初交易量的10倍以上,同时,港交所将会建立债券交易后(Post-trade)设施。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通过债券通入市的境外机构超过550家,注册账户数量达2012个,同比激增70%;过去3年累计成交量超过6万亿元,单日最高成交369亿元。

一直以来,外界对于何时启动债券通“南向”交易十分关注。市场人士表示,债券通先采取北向交易,主要是考虑到南向通的技术要求更高。目前国际债券市场仍以传统场外交易形式为主,南向通交易对接有一定困难。

据港媒报道,香港知识产权署的资料显示,港交所旗下债券通公司申请注册“新债易(EPrime)”商标,类似于港交所目前股票“披露易”平台的债市讯息披露平台,此举可能为债券通南向铺路。

李小加坦言,债券通主要专注于现货债券市场,但由于目前全球已步入持续低利率的时代,债券等定息产品收益率甚至不足以覆盖交易成本。债券通因内地债息与全球市场的套息机会而活跃,但预期息差将会不断收窄,因此,香港必须跟随其他市场的步伐不断发展衍生产品、结算乃至交易后服务。

国际投资者青睐中资美元债

随着全球步入负利率时代,市场流动性充裕,海外资金加速回流新兴市场。

工银亚洲执行董事卢建在论坛上表示,在”后疫情“时代,更加凸显了中资美元债券的配置价值。“从资金供应角度来看,各国央行推行宽松的货币财政政策,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本身利好固定收益投资。就投资价值而言,与在境内发行的人民币债券相比,同类中资发行人在境外发行的美元债的收益率更高。中美之间仍存在显著的利差,投资级别债券息差约为80个基点,而非投资级别息差甚至达到200-300个基点,这对国际投资者有很大吸引力。”

此外,他坦言,市场十分关注中资发行人的违约问题,“过去五年的违约率大约为1%,而欧美市场的违约率则达到2%-3%。而且国内个别中资发行人出现违约,反而打破了市场的刚性兑付,有助于定价更加市场化。”

事实上,受新冠疫情影响,中资企业在境外发债的步伐曾一度停滞。论坛上,中国诚信(亚太)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评级业务部总经理胡辰雯透露:“疫情给境外债券市场带来了极大的波动性,中资企业境外发债活动在今年3、4月一度停滞,而且二级市场的债券价格大跌,但目前已经逐渐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

她指出,今年1月,中资房地产企业在境外市场的发债十分活跃,发行总额大约为165亿美元,主要用于境外债务的再融资,但在三四月期间的发行量几乎为零,随后迅速反弹,呈现V型态势,今年前8个月的中资房地产企业境外发债总金额约为440亿美元,占整体境外发债约三分之一。

根据国家发改委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共有164家中资企业境外发行中长期债券264笔,共计1033.1亿美元,6-7月规模明显回升。

尽管疫情蔓延、地缘政治局势紧张,国际投资者对于中资美元债的热情不减。澳新银行信用策略主管Owen Gallimore亦在论坛上表示,中资美元债市场显示出了极大的“韧性”,“9月至今,发行金额大约为200亿美元,今年迄今为止的债券发行总额约为1500亿美元,基本与去年持平。”

Gallimore坦言:“除了中国和亚洲投资者以外,目前国际投资者对投资级别的中资美元债的需求十分强劲,以最近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发行的美元债券为例,40%认购来自美国投资者,25%来自欧洲投资者。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导航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708号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 经营许可证编号:1-05121355
    本站郑重声明:第一黄金网中的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