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外汇>

正文

为何12月非农和ADP表现大相径庭?薪资疲软谁来背锅?警惕就业数据仍给黄金多头反击之机

2020年01月14日 17:00来源:FX678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上周五(1月10日)公布了12月非农数据,作为2019年最后一次非农数据,对于2020年有着承前启后的作用。尽
上周五(1月10日)公布了12月非农数据,作为2019年最后一次非农数据,对于2020年有着承前启后的作用。
 
尽管就业和薪资数据均不及预期,但是市场反应相对清淡,因为该数据并未改变美国就业市场紧俏的局面。但是疲软的薪资数据令市场感到担忧,因为薪资数据不佳可能导致美国消费放缓,并使得GDP进一步放缓。

市场的另一个疑问是在ADP数据创出8个月高位后,为何非农数据的表现大相径庭。事实上两者的最大差异在于服务业就业方面,服务业就业疲软不仅会拉低就业人数,更容易拉低薪资增速。

非农就业未能延续ADP强劲的服务业就业增长,不过非农就业零售业表现较为良好,但是这往往会拉低平均薪资增速。同时零售业往往具有季节性特征,随着假期结束,这可能也会成为拖累就业的一大因素。

如果美国就业市场在2020年出现更多疲软的迹象,可能会进一步对消费和经济增长造成阻碍,这可能会进一步打击美联储在2021年甚至2020年末加息的预期,因而施压美元提振金价。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就业人数下降但仍处于稳健的区间,薪资增速放缓才是最令人担忧的方面


尽管上周五公布的非农数据不及预期,但是市场认为美国的就业市场仍处于数十年来最佳水平附近,因此市场的反应相对有限。

尽管总体就业增长低于预期,修正值也出现了下调,但这仍是一份稳健的报告。这是因为创造就业机会的关键是将其与人口增长和劳动力增长进行比较。如果劳动力市场高于两者,则劳动力市场将变得越来越紧张。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从上面的图表中可以看到,每个月需要增加104000个工作岗位以跟上人口增长,并增加157000个工作来跟上劳动力增长。尽管平均就业机会正在下降,但是目前的3个月和12个月平均水平显示劳动力市场正在收紧,因此市场消化了就业人数不及预期的影响。

但是这份数据真正的弱点在于薪资增速缓慢,薪资增速意外降至2.9%,同比涨幅创2018年以来最低。由于薪资数据提高是支撑消费水平的重要因素,而消费又是美国经济保持增长的重要支撑。

ADP和非农就业人数比较


非农数据的行业新增就业细分与ADP报告有很大不同。最大的区别在于专业服务和商业服务,据ADP报告,两种服务领域共创造了61000个工作机会,但是非农数据显示在这一方面近创造了10000个工作机会,如下表所示。这是自2019年1月以来最弱的创造就业机会。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但是零售业的招聘人数从-14000人增加到41000人(自2017年1月以来的最高值),这一下降和激增对工资增长产生了负面影响,因为专业和商业是薪酬较高的行业之一,而零售业是薪酬第二低的行业,因此拉低了平均薪资增速。

不过好消息是,尽管教育和医疗行业创造的就业岗位从7.2万个下降到3.6万个,但是这一过程是可以逆转的,因为这不是一个周期性行业。

ADP报告称,贸易、交通和公用事业创造的就业岗位为78000个,是2002年以来第二好的水平。不过在非农数据中,它增加了4万个就业岗位,这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增长,但不是突破性的。非农数据中休闲、酒店和信息行业分别创造了4万和3千个就业岗位,远高于ADP给出的2.1万和1.4万个就业岗位的降幅。

Markit制造业就业可能比ISM更具代表性


制造业失去了12000个工作岗位,未如预期的那样只会减少1000个岗位。这种疲软并不令人惊讶,因为Markit,ISM和美联储的区域性制造业数据均在12月份下跌。

目市场正在等待工业生产报告确认12月份制造业的疲软。一个核心的问题是Markit或ISM制造业报告哪一个更准确。

分析师可能更加倾向于Markit的数据,因为它具有更大的样本量并且可以对中小型企业进行调查,而ISM报告的样本量较小,仅对大型企业进行审查。事实上越来越多的美国工作岗位由中小企业提供。

从下表中可以看出,这种选择似乎是正确的,因为Markit就业指数与制造业工资变动具有91%的相关性。ISM就业指数的相关性要低得多,为78%。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就业机会增长下降是否只是处于周期性低点?


创造就业机会的增长有所下降,是因为劳动力市场紧缩还是因为经济增长放缓?无论哪一种原因都解释的通的,但是相比较之下,服务业就业机会放缓更多的是因为劳动力市场紧缩,如果关注的是商品生产部门则归因于经济增长放缓。

由于劳动力市场在2018年减税之前紧缩,服务业创造的就业机会一直在下降。减税暂时推动了服务业的就业增长,并在2019年回落至较低水平。

制造业似乎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下图显示了商品生产部门的周期性。与2015-2016年一样,该部门在2019年的就业增长下降。如果经济增长在2016年至2017年的低位触底,那么就没有多少下跌的空间了。能否证明触底,一个基本的信号就是2020年制造业能否出现明显复苏的迹象。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工资增长下降似乎具有持续性


不幸的是,非农报告中平均小时薪资下滑似乎是具有持续性的。

尤其是非监督和生产性部门的工资增长在总体工资增长中的领先优势下降,随着低工资行业仍然具有较高的增长率。在一月份的报告中市场将看到年初的最低工资上涨将对薪资增长产生何种影响,但是总体薪资增速仍可能处于下滑的过程中。

事实上数据显示,私营部门的小时工资增长率从3.14%下降至2.87%,未达到3.1%的预期。下降自2019年2月份以来一直在持续,总体下降53个基点。非监管和生产性工资增长的下降幅度为36个基点,为3.03%。与两个月前的峰值相比,下降了59个基点。

正如此前提到的那样,工资增长的下降对消费者不利,但对企业有利,因为工资通胀将降低。利润率在2019年是一个大问题,特别是对于较小的公司和服务行业的公司而言。由于平均小时薪资疲软和工作时间的延长,12月的每周工资增长面临更多的麻烦。每周工作时长为34.3小时,比估计的要少0.1个小时。11月的工作周长度下修0.1小时,与12月的时间长度相同。12月,每周工资增长率从2.84%降至2.27%,这是自2017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如下图所示,每周总工时增长处于周期低点。

最低的失业率


失业率保持在3.5%。就业不足率下降0.2%,至6.7%,这是自199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2000年10月,历史最低水平为6.8%。总体劳动力参与率保持在63.2%。高龄劳动力参与率上升了0.1%,达到82.9%,是自经济衰退的最后一个月2009年6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从下面的图表中可以看到,按人口统计学调整的劳动力参与率现在比1999-2000年的平均水平高0.2%。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结论:


十二月的劳动报告显示美国就业市场仍维持强劲,但是工资增长疲软,同时过去两个月非监督性工资和生产性工资的急剧下降令人担忧。

工资增长的下降对消费者不利,但对劳动力成本高的企业有利。但是这可能会造成一个矛盾的现象——美国的就业人数持续增加,但是消费却略微走软,这和以往通过提高就业率来刺激消费的思维方式大相径庭。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名称 最新价 涨跌额
    伦敦金 1571.9 +8.96
    伦敦银 18.0905 +0.283
    黄金T+D 347.04 +1.15
    白银T+D 4219 +2
    美元指数 97.8852 +0.2021
    热门排行榜

    导航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708号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 经营许可证编号:1-05121355
    本站郑重声明:第一黄金网中的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