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金贵银业危机升级2.0版:总裁计划“跳船式”减持

2019年08月20日 01:02来源:财联社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8月19日,金贵银业终于回复了交易所的问询函,外界得以一窥公司实控人、董事长曹永贵四处举债官司缠身的细节,也

,8月19日,金贵银业终于回复了交易所的问询函,外界得以一窥公司实控人、董事长曹永贵四处举债官司缠身的细节,也大致明白了公司总裁曹永德在内的5位董监高拟“跳船式”减持的原因。

去年三季度,金贵银业爆发大股东质押危机陷入动荡之中。今年5月,公司称称上市公司和控股股东将获得长城资产、农业银行总额高达41.7亿元资金支持。曹永贵还将引入战投,向国资财信常勤协议转让5494万股引资逾3亿。

就在外界以为问题或将解决时,金贵银业却在7月起接连爆出坏消息:重大资产重组告吹;半年报业绩预亏;“14金贵债”评级下调;包括财务总监在内多位高管宣布离职。

8月14日,总裁曹永德在内的5位董监高称计划减持不超过935万股,而这也是5人持有的全部无限售条件股。有观察人士表示,高管“跳船式”减持,显示金贵银业危机升级。值得注意的是,包括长城资产、农业银行在内的一众施救参与者是否会被拖累有待观察。

实控人股份远远不够“冻”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8月16日,曹永贵因涉及累计14.59亿元的债务纠纷,导致累计被司法轮候冻结 41亿8819万股。曹永贵持有公司股份共计 3.14亿股,累计被司法轮候冻结股份占其持有全部股份的1331%,远远超过其实际持有的股份数。

此外,纠纷还导致公司开立的130个银行账户中有25个被冻结。而曹永贵所持有的3.14亿股中,累计质押的股份就有3.07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 97.74%,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 32.00%。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和2019年一季度报告中,均仅表示曹永贵所持股份为质押状态,未披露有关股票冻结和轮候冻结的信息。

今年5月29日,金贵银业还公告称曹永贵拟协议转让5494万股给战投财信常勤,当时还被解读为国资纾困的利好。

对未及时披露实控人股份被冻结和轮候冻结的原因,金贵银业在回复中称因在去年年报和今年一季报披露期间未收到曹永贵的告知,公司对此不知情。直到8月2日被曹永贵告知后查询证实才在次日公告。

回复中也表示,曹永贵协议转让5494万股财信常勤的事,因该股份被轮候冻结和质押,在解除冻结和质押前暂时无法进行。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引入财信作为战略股东要“凉凉”。

令投资者糟心的事不止如此。8月14日,东方金诚宣布将 “14金贵债”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这已是“14金贵债”在2个月内第二次被下调。今年11月3日和12月13日,两笔本息合计9.52亿元的“14金贵债”和“17金贵01”债券将分别到期。

前推一个月到7月13日,金贵银业宣布历时一年多,金额高达40余亿的重大资产重组终止。去年5月,金贵银业宣布启动以14-16亿元收购嘉宇矿业100%股权,以4亿-6亿元收购东谷云商100%股权,以20-24亿元收购宇邦矿业65%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

这一重组失败,几乎也成了压倒金贵银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公司危机升级进入2.0版本。

董监高密集离职,总裁抛“跳船式”减持计划

虽然公司称在8月2日前对曹永贵的股份冻结和债务纠纷不知情,但今年4月以来,公司先后已有5位董监高离职。

4月22日,董秘孟建怡在年报发布前一周突然辞职,此后独立董事赵德军、喻宇汉也挂冠而去。7月13日,金贵银业此前被给予翻身厚望的重组宣告终止后,公司董事、副总裁、财务总监陈占齐和董事、副总裁刘承锰在7月27日宣布辞职。至此,3个月时间金贵银业离职董事和高管已达5人。

不止于此。8月14日,总裁曹永德宣布计划在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392万股。和他一同宣布减持计划的还有副总裁张平西、董事许军、监事会主席冯元发和监事马水荣。上述5人合计计划减持不超过935万股,而这也是他们持有的全部无限售条件股。也就是说,能卖的股票打算都卖了。

董监高离职的离职,减持的减持,这让长城资产和农业银行处境多少有些尴尬。农行郴州分行在今年5月10日与金贵银业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称将提供短期信用产品 8 亿元、中长期贷款品种 7 亿元的支持。在8月19日的回复中,金贵银业表示农行郴州分行已经提供了5 亿元的授信额度。

此外,长城资产湖南省分公司此前亦称将协助公司和控股股东提供包括但不限于资产重组、债务重组、股权转让、流动性支持等综合服务。 财信常勤则计划以战略投资者身份接手部分股份。

财联社记者从一知情人士处获悉,在当地政府的推荐下,长城资产和农行等当时介入金贵银业,“开始还是基于看好公司收购宇邦矿业的重大资产重组,也实地看过矿山,认为掌控了上游矿产资源后有机会盘活这支白银第一股。”该人士表示,重组失败后公司变得前景未明,这让已投入不少的拯救者处境变得尴尬。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8月19日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总裁等人“清仓式”减持无限售条件股,在法律上或许不存在障碍,但在商业伦理上有些说不过去,“股民没跑,船还没沉,船长先跑了”。而且,高管离职的离职,没离职的忙着减持,这也会给国资纾困变得不具可行性。“国资也是资本,也追求安全和风险防控,也讲价值投资和逐利。如果船长都跑了,国资还接着上船,这不犯糊涂吗?”

财联社记者在发稿前先后致电金贵银业证券部和曹永贵本人,电话均无人接听。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导航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708号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 经营许可证编号:1-05121355
    本站郑重声明:第一黄金网中的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