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中国金融开放进入新阶段 周小川尚福林和外资行高管怎么看

2019年08月10日 21:00来源:财联社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不管怎么说,我们认为金融开放现在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8月10日,央行原行长周小川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

,“不管怎么说,我们认为金融开放现在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8月10日,央行原行长周小川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回顾了我国金融对外开放的三个阶段以及总结了两次金融危机对我国金融对外开放的影响后如是称。

不止周小川,参与同一会议的CF40特邀嘉宾、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以及外资银行高管也表达了类似观点。尚福林表示,我国金融开放的制度规则正在加速完善,必然迎来制度性、系统性的开放新局面。

“我个人认为,金融开放虽然有一定的特殊性,但是整个的逻辑和推理以及经验教训的适用性,和整体经济的对外开放实际上是一致的,”周小川表示,并总结了我国金融对外开放的三个阶段:一是早期阶段比较重视吸引外资,比如引入外资银行首先要看钱够不够多,如果总资产大于200亿美元就有权申请到中国开开办外资银行;二是后来看我国缺什么项目,缺的项目就更加开放,希望把人家的技术、实践给引进过来;三是基本上将对外开放看作是全球资源配置的一个组成部分,通过竞争、合作带来效益,同时更加注重走出去,特别是“一带一路”。

不过,周小川也特别提到,金融开放确实有它的特殊性,“第一个是金融比较敏感,涉及到重大的资源配置的效率问题”;第二个是1997年、2007年两次金融危机推迟了中国金融开放的进程。

周小川介绍称,比如说1996年中国实现经常项目可兑换,准备下一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但是随着亚洲金融风波的出现,这个题目就暂时先不提了,后来一直到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再次提;以及在1999年-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WTO前的谈判阶段,当时准备五年以后扩大金融业市场准入的比例、范围等等,但到了2007年出现了次贷危机,大家就变得很谨慎。

“这也说明金融业对外开放和金融业本身对全局稳定具有比较高的敏感性密切相关,同时也取决于大家特别是学术界对于金融危机产生的原因和如何防范金融危机这方面的研究探讨,没有把握的话,对外开放可能就会慢一些,”周小川表示。

尚福林认为,中国金融开放应坚持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的开放原则,“要在改革爬坡过坎儿过程当中尽早打破既有的利益格局,尽快打破利益藩篱,建立互利共赢的金融新格局。”

“现在看,金融业是竞争性行业,需要通过竞争来不断提高效率和活力,历史经验也告诉我们,金融开放要坚持以我为主,将金融开放放到国家全局当中谋划,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将外资进入我国带来的竞争力转化为改革的发展的动力,”尚福林表示,要学习借鉴外资进入所带来的先进经营理念和成熟的市场经验,加快科技业务、产品、流程管理,改变我国金融业大而不强的情况,在业务模式上由同质化加快向特色化、专业化转型。

尚福林同时也提到,国际贸易新形势对我国企业自主创新形成一种倒逼机制,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我国企业创新型的升级步伐。“金融业必须借助对外开放加快自主创新,为企业转型升级提供更加质优、价廉、高效匹配的金融服务。”

在具体业务层面,作为外资行代表,CF40理事、汇丰银行(中国)行长兼行政总裁廖宜建在发言时表示,不可否认,金融业开放的过程中必然会触及到金融监管范围之外的一些问题,需要时间演变和改革,因此需要不断加强法律基本制度建设,使各项金融业务开展有更为明确的法律制度支持。

同时,廖宜建也指出,中国现有一些制度设计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衍生产品市场的发展,衍生品市场仍以交易类型为主,发现风险管理的金融产品相对是滞后的。“举一个例子,中国尚未正式在立法层面认可净额结算,这是衍生品市场中其中最重要的基本法律制度之一,并对衍生品市场方方面面产生影响。”此外,廖宜建表示,期待司法立法协调可能解决类型金融问题来进一步发展资本市场,提高金融资本效率。

“全球金融治理正处在一个关键的变革期,中国应该抓住这一个难得历史机遇,在更高层次上参与全球金融体系,积极发挥建设作用,实现从经济大国到金融强国的转变,”廖宜建表示。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708号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 经营许可证编号:1-05121355
    本站郑重声明:第一黄金网中的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