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科创板“首富”诞生:老板夫妇14年前100万创业 如今身价超200亿

2019年07月22日 16:00来源:科创板日报记者吴凡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科创板日报》 (上海 记者吴凡)讯,2019年7月22日,科创板正式开市,首批25家公司的股票展开交易,中国

《科创板日报》 (上海 记者吴凡)讯,2019年7月22日,科创板正式开市,首批25家公司的股票展开交易,中国资本市场进入历史的一刻。

《科创板日报》记者统计发现,即将首批上市的科创板公司中,有17家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自然人,其中4家公司的实控人之间有夫妻关系,科创板第一股——华兴源创便是其中之一,而对于华兴源创而言,22日当日上午最低价为39.59元/股,最高则达72.02元/股,午盘最终报收62元/股,公司市值突破248亿元,排名科创板上市公司总市值第五。

据第一财经报道称,按照7月22日中午收盘价计算,科创板编号第一股华兴源创实际控制人陈文源、张茜夫妻以持股市值208.74亿元稳坐科创板首富地位,而杭可科技实控人曹骥、曹政父子直接或间接控制公司约为80%的股份,市值243亿元计算,父子身家188.62亿元。位居第三的是虹软科技实控人Hui Deng(邓晖)及Liuhong Yang,二人持有市值达到95.54亿元。

华兴源创的前身由陈文源、张茜夫妻二人于2005年6月共同创立。如今公司已经发展成为了面板检测设备领军企业。在股权方面,夫妻二人对华兴源创绝对控股,两人发行前合计持股比例为93.15%,换算成股份约为3.36亿股;发行后,夫妻二人的持股比例下降为合计持有83.83%的股份,仍为公司的实控人。

若按照7月22日上午62元/股的收盘价计算,陈文源、张茜夫妻两人身价超过200亿元。

创业路上的“夫妻搭档”

2005年的夏天(6月15日),37岁的陈文源和34岁的张茜拿着100万注册成立了苏州华兴源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兴有限”),彼时陈文源出资90万,持股比例90%;张茜出资10万,持股比例10%。陈文源担任法定代表人。

这是一次创业,两人皆是。

在此之前,两人工作稳定,并且在事业上均已“小有成就”,其中陈文源一步一步从基层的“技术员”,走向了公司的管理层,2003年至 2005 年,陈文源已经在泰科检测设备(苏州)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职位;而比陈文源小三岁的张茜在创立华兴有限之前,也已经在苏州市耐得信息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任职行政部部长。

有人说创业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创业成功,自然名利双收,但创业失败的案例却也比比皆是。

不过,敢在接近“不惑之年”投身创业,陈文源夫妇也有自己的底气与自信。

在目前的华兴源创体系中,陈文源不仅是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其也是公司的5位核心技术人员之一。

招股书对其介绍称,陈文源从事平板显示检测技术研究工作16 年,历经平板显示技术多次更新换代,专注于检测设备的研发生产,精通压接、视觉对位、信号软件应用等多项技术。

其研发的 TFT-LCD 屏的显示检测技术和老化测试箱能检测模组的点、线、面不良和低功耗电源问题,填补了当时国内 TFT-LCD屏检测技术的空白;另外陈文源领导的多个技术项目,包括“柔性 OLED 的 Mura 补偿技术”、“移动终端电池管理系统芯片测试技术”项目等等。

而张茜自华兴有限成立后,从2005 年6月至2015年7月一直担任华兴源创行政经理,这也是张茜熟悉的业务。此后两人各司其职,发挥各自的特长,华兴源创也不断朝着正轨发展。

高度集中的公司股权

众所周知,创业早期,“夫妻档”创业,由于降低代理成本,竞争优势相对明显。但另一方面,当企业到达一定规模及发展水平后,由于企业融资的需求,会引入部分外部财务投资者进行融资,由此公司股东的持股比例会不可避免的被稀释一些。

在首批25家科创板公司中,就有6家公司为无实控人的状态,多轮的外部投资者的引入是造成前述现象的原因之一。与之相比,陈文源与张茜对于华兴源创的持股比例却呈现高度集中的状态。

在首轮对上交所问询的回复中,华兴源创对此情况回复称,公司系陈文源、张茜夫妇于 2005 年 6 月出资设立,多年来一直坚持内生式发展道路,未引入外部财务投资者,股权结构较为简洁有效。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在股份发行前,华兴源创的股东分别为源华创兴、苏州源奋、苏州源客和陈文源、张茜夫妇,其中源创华兴的股东为陈文源、张茜,两人持股比例分别为87%、13%;苏州源奋、苏州源客为员工持股平台,陈文源分别有参股。陈文源、张茜妇通过直接持有和间接持有方式合计持有公司93.15%的股份。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企业并非必须要引入外部投资者,另外员工持股平台更多是作为激励机制而存在。因为目前国内尚未开放企业期权等机制,因此多采用持股平台作为对策。

对于控制权集中的情况,华兴源创在对上交所首轮问询中回复称,会针对公司的股权结构特点,为减少公司实际控制人不当控制风险;依法选聘具有丰富行业经验及知识背景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有效履行各自职责等。

需要注意的是,在华兴有限成立后不久,曾有国有股东科投公司向华兴有限增资 40 万元,其中 33.33 万元作为出资,其余 6.67 万元计入资本公积;2007 年张茜受让科投公司所持华兴有限 25%的股权(对应华兴有限出资额为 33.33 万元),由于科投公司未实际使用自有资金对华兴有限进行投资,2007 年 6 月科投公司在收到前述股权转让款 33.33 万元后将等额资金 33.33 万元予以退还。

“科创致富”时代来临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著名经济学家魏杰在前段时间的一次讲座中曾表示,体制造富、产业造富之后,技术造富时代即将到来。

其中体制造富即体制内、体制外差异很大,有些体制内的人胆子大,冲到体制外,获得了财富;产业造富则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和信息产业;在前两个阶段红利褪去之后,则即将迎来技术造富,即拥有技术知识产权的人将变成富翁。

“技术造富的意思是指以往的粗放式社会发展模式逐渐走到终点,以科技为代表的集约型高附加值模式慢慢成为市场竞争的主要优势”,沈萌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说道。

环球时报发表科技与战略风云协会研究员陈经文章表示,中国经济发展多年成绩显着,但技术创新依然是最大短板。全社会对技术空前重视,愿意为技术付出更高代价,人才对技术的决定性作用也得到了更深层次的肯定。技术人才的贡献被更明确地承认,其价值得到更好体现,技术造富确实是新的风口。

结合当前科创板,这里为技术人才提供了“变现”的渠道。

以华兴源创的实控人之陈文源为例,在平板显示检测技术研究领域深耕多年,凭借着对检测设备技术的“精益求精”,陈文源一步步带领着华兴源创发展壮大,并且公司在 LCD 与柔性 OLED 触控检测上突破了国外长期的垄断,改变了我国主要依赖进口的状况。其也将在公司发行上市后,持续享受到科技带给自身的红利。

除了公司的实控人外,科创板企业的相关核心技术人员也将能通过科创板上市这一渠道,享受到拥有技术知识产权所带来的“财富”。

比如在科创板的减持制度的优化上,上市公司的股东除了遵守常规的减持规则外,还可以通过非公开转让、配售方式转让首发前股份。

“高新技术类"硬科技"企业是科创板的首要标的,主要是以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生物技术、光电芯片、信息技术、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等为代表的高精尖科技”,经济学家宋清辉则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不难发现,这些高科技企业最核心的要素就是人才,若不能够使他们通过技术获得财富,就很难吸引人才、留住人才,这样的高科技企业也就很难长久健康地发展下去。使技术人才获得相应的财富,激励他们去进行技术创新,是科创板企业发展的动力和源泉。”

不过宋清辉也同时指出,科创板对于拥有技术知识产权的人才提供了难得的创造财富的机会,但与此同时,关键技术人员流失严重、顶尖技术人才不足等现实情况,也是当前科创板企业面临的问题。

沈萌也认为 ,目前科创板很多IPO企业的自主创新科研实力还需要加强,更广泛的市场竞争优势还需要进一步建立起来。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708号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 经营许可证编号:1-05121355
    本站郑重声明:第一黄金网中的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