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对赌铁矿石:狂涨之下的资本搏杀

2019年07月14日 11:00来源:李紫宸|经济观察报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个人和机构2019年夏天,个人投资者陈阳的期货账户资产已经接近于零,尽管此时,他对投资期货还没有气馁。过去的六

个人和机构

2019年夏天,个人投资者陈阳的期货账户资产已经接近于零,尽管此时,他对投资期货还没有气馁。过去的六个月,陈阳输掉了数十万元人民币

做空,反反复复地做空铁矿石期货,是陈阳在过去三个月中的操作。“当初几乎没什么感觉。”他说,但期货市场后续的走势,却远超出他的想象。

在期货市场上,比陈阳幸运的是唐山一家大宗商品期货操作机构。该机构手握十几亿资金,在铁矿期货上配置了三五千万元的资金。进入5月下旬,眼看铁矿石价格还在继续拉涨,这家机构因为看不清方向而很快选择了出逃。

上述唐山期货机构早前根据技术推演,预计铁矿石的价格最高能到每吨800元,但当铁矿突破了900元,他们依然感到错愕。

一个月前,张韬还是唐山这家期货机构的技术总监,和其他6个策略分析员共同研判不同期货品种的投资策略。

“铁矿石期货配置三五千万的资金,事实上我们在铁矿石上的配比比较小,铁矿之外,还做螺纹钢、股指期货、原油和沥青等。”张韬说。

张韬介绍,“十几个亿的资金,每次最大开仓量约在38%-45%,不会超过一半。这大约三到五亿元的资金,每天在市场里来回跑。说的直白一些,就是打点手续费做短线,每天的留仓单也就不到1.5个亿。”

张韬自诩是个纯粹的技术派,过去一直以时间周期和“江恩理论”为依据,从事技术图表的划线,在国债、棉花、橡胶、铜、黑色金属上都有过操作历史。十多年前,他曾对贵金属和原油的周期进行过统计和量化;2008之后,他开始对以螺纹钢为主的黑色金属进行详尽的周期统计。

张韬的策略分析对于商品的基本面很少关注,铁矿石就是如此。“基本面的东西我不太懂,我只是拿我所学的东西去模拟,分析最大的主力将要干什么。我会试图通过技术模拟、分析出永安将要干什么。”他所说的永安,是总部位于杭州的一家期货公司。在铁矿石期货领域,永安是最受市场关注的头部公司。

张韬认为,期货市场上所有的趋势分析,其目的都一样:分析最大的主力,即至少能够左右市场的那波主力,他们在干什么,将会干什么,进而顺势追随。

张韬在期货市场做了超过20年,擅长做空,因为如果踩对了节奏,做空往往会比做多的收益来的更快。但张韬这一年的策略是做多为主。

张韬从不分析商品的基本面。“你让我们去相信基本面的东西,我们觉得太飘渺,太不着调。技术派会问,如果基本面靠谱,那懂现货的人做期货,却怎么赔得要命?事实上,我们和钢厂的人交流,也时常出现分歧,聊不到一块。譬如我认为,今年八九月开启下跌,他们不认同,因为按照供需,这是一年中的旺季。”张韬说。

多头和空头

2019年3月29日,大商所铁矿石期货大涨,主力合约开盘价达到606元,此后开启第二波明显的拉升行情,直到4月8日结束。

在此期间,2019年4月4日:中钢协(即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同)监测的数据显示,3月末,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CIOPI)为304.28点,环比升幅为2.28%。中钢协认为,3月份国内钢铁生产相对平稳,铁矿石价格波动调整,总体环比趋降,但受国外矿山供应减少和市场预期影响,波动幅度有所加大。在铁矿石市场供需形势仍是供大于求的情况下,后期铁矿石价格难以持续维持高位。

陈阳翻出过去3个月的个人交易记录,他大量做空操作正是从此时开始。“原因很简单,我觉得铁矿石涨得差不多了。”陈阳说。

陈阳不断地赌铁矿石的下跌,但每一次几乎都让他损失惨重,铁矿石价格在上涨的过程中一骑绝尘。

2019年4月29日,铁矿石期货在经历了此前几天的震荡之后,再次开启上涨行情,到5月末已经涨至770元以上。

铁矿石多头还在不断地进入,市场也在密切盯着龙头永安的动向。4月29日,永安的多单量为7.1756万手,当日多单增加6679手,第二日,多单量即到达9.0735万手,多单增加高达18979手,此后永安的多单量整体不断加码。6月11日周二午后,大连铁矿石期货封死涨停,主力合约i1909报760.5元每吨,涨停板封单超过2万手,日内加仓高达16万手之巨。次日,永安的多单量达到了19.1602万手,为过去半年之最。

在此期间,大商所调整了铁矿石期货交易相关规则:5月29日,大商所发出通知,规定自次日起,提高铁矿石相关期货合约的手续费;6月14日,大商所再发通知,提高铁矿石品种涨跌停板幅度和最低交易保证金。

6月19日,巴西VALE布鲁克图矿复产的消息传来,当晚铁矿石期货夜盘低开,但次日铁矿石即迎来大涨。

当时,在一个非公开的期货交流场合,沙钢(上海)商贸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认为,由于铁矿彼时的关键基本面港存问题偏低,因此低开的铁矿造成了贴水再次扩大,这反而给了多头再次入场的机会。也就是说,巴西矿的复产即使利空也会在远月了,而对于近月来说,基本面的现状没有得到改变。铁矿持仓大,多空必有一大战,要么就是伴随着空头认输不断新高减仓,要么就是伴随着多头主动获利离场。

上述沙钢商贸负责人在彼时判断,前者概率更大。他分析,大商本想通过提保扩仓方式,给铁矿石降低温度,可结果事与愿违,导致矿的波动性更大,“我本估计是20/30,谁知直接40/50”。对于铁矿,钢厂不减仓,港存偏低,多头控盘,伴随着不断逼迫空头砍仓,期货主力合约高不可测。况且,在当前限产模式启动的情况下,铁矿石的不断助推,螺纹钢也开始得到了支撑;螺纹钢不跌,短期又是给铁矿石火上浇油。

张韬和他所在的唐山那家机构退场了,在铁矿石主力合约价格达到每吨735元的时候。

“第二波上涨,我们就开始减少仓位,逐渐退出了,中间经历了几进几出,每次停留的时间不会太长。年初我预测铁矿石最高能达到800元,但到了680元左右的时候,我们不敢再进去了。没想到,经历了短暂回调后就开始了直线拉升。”张韬说。

在去年年底的一次交流会上,张韬和一位期货行业人士预测,铁矿石会是2019年的明星品种,但他还是没想到会涨得这么厉害。“期货商品中,我们的布局重点是黑色金属,这源于公司控制人是钢厂出身,本身对黑色金属有一定的了解,并且可以在期货与现货之间将亏损平移掉。从单边的在市场上来搏杀,我们不敢这样做。”张韬说。

对于很多期货投资机构来说,一年前的远大操纵期货案犹在眼前。2018年10月17日,辽宁省抚顺市人民检察院通知,远大石化有限公司因操纵期货市场案被移送到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张韬承认,期货市场的赌性大:“只要成交量上去,有波动,满天下的人都会去追。其实行情一旦走出来之后,最先引领行情的那几个人,未必是赚到钱的人,中途待一会,怕出事就跑掉了。所以,在资金助推的过程中,起先可能是几家私募引起,但到了后面,继续助推的资金就变成主力了。”“整个行情像是一个漩涡,资金置身在这个漩涡中,有时候起主导作用,有时候起的是次级作用。”张韬说。

过于扎眼的单一品种配资,似乎是一种忌讳。张韬说,“单合约资金不敢配的太大,不过股指期货配置过较高的资金,不到一个小时赚了2000多万元,吓得不敢留单。事实上,大资金如果发觉席位不对,或者排名靠前了,会另外开几家期货公司的账户将资金转过去。”

业内人士指出,从铁矿石的成交看,几百手甚至几千手的成交并不罕见,这需要巨量的资金,除了少数个人资金外,主要还是机构资金在对打。

调查和监管

2019年7月8日,在经历了此前两个交易日的暴跌之后,铁矿石期货再次顽强地“站”了起来。此刻,已经没有人能够对铁矿石的价格走势做出自信十足的判断。

7月11日,工信部组织召开了一场铁矿石专题会议,尽管这场会议的内容并未对外公布,但根据此前相关行业组织的言论和行动,市场人士推断,这可能与铁矿石目前价格高企有关。

巴西时间2019年1月25日,巴西淡水河谷公司一矿区发生溃坝事故,引发了大规模泥石流。溃坝事故发生后,国内现货市场、期货市场开始一路走高。与此同时,有关市场炒作的声音再次出现。

2018年12月5日,大商所(即大连商品交易所,下同)铁矿石主力合约价格为每吨477.5元,此后一路攀升。2019年1月28日,也就是巴西淡水河谷矿难后,国内的第一个期货交易日,铁矿主力合约开盘涨近4.5%,与此同时,中国东部港口的巴西矿现货每吨报价上涨30元。到2019年7月3日,大商所铁矿石主力合约站上了900元人民币的高点,与去年12月初相比,每吨涨幅超过400元。

年初,巴西淡水河谷公司溃坝事件发生后,中钢协就巴西溃坝的影响分析表示,2018年中国共进口铁矿石10.64亿吨,比上年减少1022万吨,其中从巴西进口铁矿石2.05亿吨,占中国进口总量20%左右,比上年下降1300万吨左右。据多个国际机构预计,溃坝事件影响淡水河谷铁矿石年产量4000-6000万吨,仅占中国年进口量的5%左右。巴西淡水河谷减少的产量以及高硅矿等品种,可被其他国家和地区进口矿弥补。

经历了持续半年的现货期货市场大涨后,7月4日,一封署名“铁矿石期货研究者”的匿名人士发布的举报信在市场流传。该举报声称,铁矿石市场目前的价格高涨问题,与个别期货公司通过炒作抬价密切相关。

在近年的期货市场,举报时有发生,在外界未能断定举报所言是否属实之际,市场却有着最为直接的反应——铁矿石期货当日大跌。

7月5日,中钢协副会长屈秀丽在一场会议演讲中表示,国家有关部门高度关注进口铁矿石价格的大幅上涨,正在调查了解上涨的原因,将严厉打击乱涨价、价格垄断等不规范行为。

当天下午,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为应对铁矿石价格重大问题,“进口铁矿石工作小组”已经成立。当天,铁矿石期货逼近跌停。

另据了解,2019年6月27日,中钢协、宝武、鞍钢、首钢、河钢、沙钢、马钢、华菱、莱钢等组织和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开了一场会。就是在这个会议上,与会人士决定成立“进口铁矿石工作小组”。

经济观察报获悉,工作小组成员认为,今年以来的一系列事件如供给端VALE溃坝、澳洲火灾、飓风、力拓PB生产的问题;需求端的地产、基建大幅增长,统计局公布的钢铁产量大幅增长,是铁矿石市场供需紧张的客观因素和市场基础,也是市场包括主要钢铁生产企业的共识,但近期铁矿石市场价格大幅上涨,存在非市场因素。

有工作小组成员在上述会议上表示,“尤其是对于5月以来这一波上涨行情,部分钢铁生产企业代表认为同期铁矿石现货市场的供需矛盾不突出,不排除一些现货和期货市场参与者,利用VALE事件的发展不确定性等对市场情绪和心理的巨大影响,进行了投机性强的市场操作,助推了市场价格的进一步上涨。”

同时,钢铁生产企业也普遍反映,普氏指数与市场其他主流指数的编制方法存在差异,市场波动剧烈时,不能更好反映市场供需情况和整体价格水平。另外,指数定价不能全面反映现货市场价格水平。指数参与者主要是中小钢铁企业,长协用户均为大型钢铁企业,长期协议大批量长期稳定采购铁矿石,但其交易价格不能在在普氏指数中得到有效反映。

据悉,工作组计划向相关监管部门汇报情况,对现货(包括普氏指数)和期货市场均展开分析与调查(建议取消或减少夜盘交易)。

有业内人士称,“既然有看穿式监管,把期、现货数据统计对比一下,就立马知道是谁推动了;铁矿石价格到底是谁推的,谁缺钱,赚出来的钱到底用去干了什么,都一清二楚。”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