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千亿巨子与他的海岛帝国

2019年07月14日 01:02来源:腾讯网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别人恐惧时我贪婪。 文 / 华商韬略 孔令娟 改革开放四十年,民营企业各领风

别人恐惧时我贪婪。

文 / 华商韬略 孔令娟

改革开放四十年,民营企业各领风骚三五年,能留下来的都是狠角色。

【1】

1793年,马戛尔尼使团来华,名为向乾隆祝寿,实为扩大贸易,提出在舟山群岛划出一小岛为英国经商所用。乾隆当然没有答应。

舟山位于长江口,面向太平洋,长江水道与南北沿海航线在这里交汇。宋元时,舟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港,各国商船往来如织。明清海禁,这里才变得荒芜。

鸦片战争时,觊觎已久的英军最先占领的就是舟山,但水土不服,数百人染疾而亡。不甘心的英国人曾要求用香港岛换舟山,不过后来上海开埠,地位下降的舟山逐渐被淡忘。

2015年,李水荣第一次到舟山大鱼山岛,满眼是滩涂和荒山。不过他知道,出身好的舟山注定会不平凡,因此心中酝酿着一个宏图大志。

十多年前,李水荣就想进入石化行业,可是国家不允许。1998年石油大重组,加工能力在百万吨以上的炼厂全被中石油、中石化收编,全国只保留了82家地炼小厂。

直到2014年,国家规划确定的石化基地炼化一体化项目向社会资本开放,垄断才终于被打破,也把李水荣这头猛兽放了进来。

在聚酯-PTA-PX这条化纤产业链上,他创建的荣盛通过与恒逸联手,控制了PTA每年1350万吨的产能,是该领域的全球霸主,就是中石化也要甘拜下风。

但对于PTA的主要原料、产业链上利润最丰厚的PX,中国企业却受制于人,依赖进口。因为PX由石油炼化而来,这是民企禁地,而“三桶油”产能又十分匮乏,难以满足市场需求。

因此,李水荣憋了好久,一直在等待解除身上桎梏的机会。他甚至早就开始储备人才技术和油源:在新疆成立投资石油化工的公司,认购加拿大能源控股定向增发的股份……

国家开禁后,他第一时间就占据了舟山这个风水宝地,启动浙江石化40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项目,分两期建设。

“对于杭商精神,我把它概括为实干、创新。实干就是坚持把自己的主业做大;创新就是不断求突破,不断抢先机。”李水荣说。

浙石化项目真的很大。行业龙头企业恒力在大连长兴岛也只规划了2000万吨产能,结果李水荣一出手就力压老大一倍。4000万吨的规模在国内最大,在世界炼厂里也能排进前五。

相对传统炼厂,浙石化主要是获取PX等化工原料,这使得它的装置设备和工艺流程要复杂很多,投资额比传统炼厂翻了四倍,总额超过1700亿,一期为900亿。

这样一个巨无霸项目,荣盛独木难支,不过李水荣最擅长合纵连横,拉来省属国企浙江巨化和舟山海洋综合开发,还有聚酯行首桐昆,组建混合所有制企业,荣盛以51%股权控股,负责实际运营。

虽然有人分担,荣盛过去几年依然承受着巨大的资金压力。截止今年3月,荣盛石化的总负债已经超过950亿,资产负债率达到72%。

5月20日,他可以暂时宽宽心。浙石化一期工程2000万吨/年常减压装置历经138个小时打通全流程,实现一次试车成功。

这两年,年过六旬的李水荣不知疲倦地奔波在舟山工地上,注视着这座恢弘的海上石油城邦一天天崛起。

这,是他的帝国。

【2】

李水荣在钱塘江边长大,从小就被告之要“勇立潮头”。

钱江观潮,除了海宁盐官,就是萧山赭山美女坝,这里除了有回头潮,还有冲天潮,奔涌而来的潮水撞击坝体,潮头直上云霄,令观者心潮也澎湃。

潮涌还诞生了一项民间体育活动:弄潮,宋代潘阆有词:“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

踏浪争雄的勇悍渗透到萧山人骨子里,在改革开放大潮里也争当弄潮儿,例如民营企业家常青树鲁冠球、高中生化工大王徐冠巨,当然还有木匠出身的化纤大亨李水荣。

李水荣喜欢干大事业。1989年,他毅然卖掉经营得有声有色的木材行。当时很多人不理解,其实他已经看到了木材生意正在走下坡,难以做大,因此主动求变。

衣食住行是人永远的需求,生活水平提高后首先改善的也是吃穿,在物资短缺的年代,纺织业发展前景广阔。李水荣倾其所有买了8台织布机、租了6间民房,办起织布厂。

虽然是刚需,但织造业门槛低,又是国家最先放开的行业,因此涌入大量同业者,几年后便产能过剩。1996年,李水荣刚把工厂做得有了一点规模,就遭遇到行业低谷。

当时李水荣面临一个选择:还要不要按照原计划投入巨资上马涤纶加弹丝项目,为此公司内部还开展了一场“大讨论”。最终,李水荣冒险选择继续前行,向上游进击。

在经济危机效应叠加下,许多纺织大企都纷纷减少产能或转产,因此很多人认为荣盛反其道而行之会被套牢。但事实证明,李水荣的决断堪称是英明神武。

1998年行业转暖,竞争对手产能不足,开足马力的荣盛一举实现跨跃式发展。这一年,荣盛营收首次上亿,在民企林立的萧山闯出了名号。

此后,荣盛勇往直前,从加弹到纺丝,到聚酯,到PTA,到PX,一路向上产业越来越重、越来越大,2017年集团营收超过千亿。李水荣也成了“胆大腿快”的弄潮儿代表。

做一个弄潮儿,是有技巧的,横冲直撞只能被大浪拍死。

“做企业一定会有风险,如果没有风险,人人都来做企业了,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对风险一定要有把控能力,不是盲目的冒险。”李水荣说。

他是一个心思细腻之人。早年做木匠时专门打造了一种能发出大声响的门,颇受到当地人欢迎,因为他观察到“婆婆想叫媳妇早上起来做家务,但是媳妇喜欢睡懒觉,所以婆婆把大门一开,有了开门声,媳妇就知道该起床啦”。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一点准备就去冒险呢?李水荣每次做重大决定前都会对外部环境做充分的研判。

例如,从木材业跳到纺织业前,他调研了一年的市场;从织造转到化纤,是因为他对比国内外市场发现,虽然化纤投资大,但越往上游竞争对手越少,可以远离残酷的同质竞争。

许多传统产业人纷纷转向互联网想要捞快钱,李水荣却认为:“传统企业的转型升级是很有必要的,但不是说要放弃传统,转做互联网、做高科技,而是要在立足传统产业的基础上,运用互联网、高科技来提升我们的效率、服务和质量。”

“发展也不是随便走的,走一步要思考很多东西。只有对行业有准确的判断,你才知道自己今后的发展和创新方向。”

“胆大腿快”也要对自身有充分的认识和把控。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荣盛与恒逸联手成立生产PTA的逸盛。2002年,荣盛还没有能力独立承担数十亿的投资,因此选择与本是竞争对手、同在萧山的恒逸合作,既避免了恶性竞争,又能共享先发红利。

质量和成本优势是荣盛的两大法宝,这体现在日常点滴的细节管理上。曾有日本专家到荣盛考察,他看到车间卫生情况,就知道荣盛的涤纶丝质量很好。

对于成本,李水荣认为,无论企业体量大小都要控制好成本。它曾对破产企业做过调查,发现问题都出在成本里。

在审时度势、知己知彼、严格自律的基础上冒险,让荣盛既能先人一步攫取到最丰厚的利润,又能在行业危机时稳健发展。

例如,在2009到2011年的PTA黄金时代,产能最大的他们斩获近百亿超额利润;在2010年最好的时候登陆中小企业板,为日后扩张打通了资本通道;千方百计率先建成中金石化非一体化PX生产线,成为荣盛近三年盈利的主要来源……

根据《2019胡润全球富豪榜》,李水荣以365亿人民币的身价排名全球第373位,在萧山仅次于万向的鲁伟鼎家族。

但过往种种,都是为浙江石化大炼化做铺垫。只有掌控上游才能拥有话语权,这个从十几年前就开始勾勒的巨无霸项目承载了李水荣的终极梦想。

浙石化达产后,预计每年可实现销售收入2000亿元,利税总额约650亿元,可带动上下游产业链6000亿元产值,他将再造不止一个荣盛。

【3】

虽然互联网闹腾无比,但掌控这个世界的还是“黑金”石油。

石油不仅是汽车的驱动力,身上的衣服、地里的庄稼、工厂的机器……世界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石油。原油价格变化几美元,都会引发世界大波动。

近十年《财富》全球500强排行榜中,以中石化、壳牌、埃克森美孚为代表的石油公司在前十强中至少占据半壁江山。

丹尼尔·耶金在《奖赏》里说:石油就是金钱,石油就是权力,如果世界上的油井突然干涸,现代文明就将崩溃。

石油的价值需要炼化才能实现,石化行业是无法被替代的行业。这也是李水荣进军到这一领域的原因。

不过,想在制高点掌控全局的不止他一人。

恒力陈建华、盛虹缪汉根、恒逸邱建林……改革开放四十年,纺织江湖沉淀出一批有雄心、有实力、有毅力的企业家。

他们都从下游织造起家,经过中游化纤的洗礼,来到上游石化领域。这是他们个人奋斗拼搏的轨迹,也是行业发展趋势让他们聚集在“华山之巅”,一决高下。

除了民企,国企和外资也加入到角逐中。据媒体统计,目前国内在建或规划建设的千万吨级以上炼化项目已经超过20个。

虽然强手如云,但以浙石化超级规模和先进的工艺水准,必定在行业占有一席之地。

今年年初,李水荣又继续加码,浙江石化三期项目获批,年炼油能力增至6000万吨,这将是世界规模最大、也是投资最大的单体炼厂。

李水荣真是使出洪荒之力,不当老大誓不罢休。不过,他面临的挑战不仅来自他人,还有产业环境。

虽然大炼化主要目的是获取化工原料,但还是会产生接近产能一半的成品油,然而我国炼油产能从去年起就已过剩。随着更多炼化项目落地,炼油业正在上演一场生存大逃杀。

除了炼油产能过剩,大炼化项目扩张如此迅速,未来PX等化工原料也不再是蓝海一片。如果没有技术优势、不能差异化发展,等待李水荣的还是残酷的同质化竞争。

不过,从业三十多年来,荣盛已经历多次经济危机和行业危机。在他看来,一个企业发展关键是靠内功,“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只有花架子,自然经不住风吹雨打。

一直以来,李水荣都非常欣赏壳牌、杜邦,因为他们不仅靠产品,更是靠技术在业内享有绝对话语权。荣盛也希望最终也能走上科技密集型之路,不仅把企业做大,还要做强。

浙石化三期项目已经准备重点发展与现代制造业、新能源、生命科学等新兴产业配套的石化新领域。

不过,这真的是一条披荆斩棘之路。浙石化一期项目原计划去年底投产,但直到今年5月份才打通全流程,暴露了荣盛对困难预估不足。

对荣盛和李水荣来说,真正的冒险也许才开始。让大象起舞会搅动风云,但一失足也会让三十年努力一朝覆灭。

李水荣渴望做大做强荣盛,但并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一张脸。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钱多少不会去算它了,多了都是数字。但企业一定要做好,做到最后都是一张脸。做不好的话,脸没有了。”李水荣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说。

浙江石化大炼化是他想要为自己争得的脸面。为了这张脸,他甘愿冒险。

他曾用巴菲特的名言“别人恐惧时我贪婪”来形容自己,“我做实业有几分赌性,100%赢是不能成的,关键是赌的时刻”。

参考资料:

《李水荣:向上游走》《浙商》倪轶

《荣盛控股董事长李水荣:“胆大腿快”跑出民企加速度》《每日商报》茹雪雯

《资产跨越700亿,打通化纤全产业链,浙石化项目将再造一个荣盛》《证券时报》李曼宁

《李水荣:企业做到最后都是一张脸》《证券时报》周一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