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实时热点>

正文

宋卫平等多位高管“调岗”,绿城中国为加速规模再对架构“动刀”

2019年07月12日 09:00来源:蓝鲸财经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继年初进行了一轮组织架构改革后,绿城中国控股有限公司(HK:03900,简称“绿城中国&rdquo

继年初进行了一轮组织架构改革后,绿城中国控股有限公司(HK:03900,简称“绿城中国”)高层人事调整动作愈发频繁。

7月11日,绿城中国发布公告称,宋卫平、刘文生双双辞去董事会联席主席职务,原董事会执行董事张亚东任董事会主席。同时,李青岸先及李永前因工作调动各自均已辞任执行董事,接替者为周连营、耿忠强,且两人均来自中国交通建设集团(简称“中交集团”)。

由于此次人事更替的时间节点恰逢半年报“敏感”时期,业界纷纷猜测,这或与绿城中国半年业绩下滑有一定关系。有业内人士向表示,绿城业绩出现下降的根本原因,或在于前两年投资拿地失误所致。如此看来,近期绿城中国高层人事变动背后,或也有升级投资体系的考虑。

长期处于变动之中的绿城中国,能否在新的高管更替下及时调整节奏,迎来突破性发展?这对绿城中国总裁张亚东是个考验。

宋卫平等多位高管“调岗”,绿城中国正式进入“张亚东时间”

“卖身”中交5年后,绿城中国创始人宋卫平最终还是离开了。“我虽然离开了董事会,但仍然是股东;历史上仍旧是创始人。希望绿城中国平稳发展。”宋卫平在7月11日绿城媒体沟通会上表示。

根据绿城中国的说法,此次体制重大改革,是在创始人宋卫平的推动下进行的,并得到了中交和九龙仓等股东的大力支持。与所有创始人离场的故事一样,业界对这件事感到遗憾,但却不意外。从今年4月末开始,宋卫平共计对绿城中国进行了11次减持,与绿城“切割”的意图十分明显。

7月11日,绿城中国创始人宋卫平回答记者提问

不过,绿城相关人士向表示:“形式上看,宋董辞去了在绿城中国的领导职务,但实质上,他依然是绿城规划设计委员会名誉主席,产品是绿城的核心竞争力,而宋董是绿城产品的核心竞争力。”

相较于宋卫平的离场,令业界较为意外的是,绿城执行董事兼执行总裁李青岸、李永前的“退出”。此二人作为拥有中交系背景的两位高管,为何会退出绿城中国?并且,接替者分别为中国交建物资采购管理中心总经理周连营,及中交地产股份公司总裁耿忠强。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李青岸、李永前是第一批带着中交背景进驻绿城中国的管理层。2015年年底,中交集团收购绿城中国3个月后,中交集团便开始改组绿城中国董事会,李青岸、李永前作为中交的代表,成为新任绿城新任董事。

过去4年来,中交对绿城进行了多轮改革,2016年7月,绿城内部成立了房产集团、管理集团、资产集团和小镇集团四大集团;2017年,成立理想生活集团,将整个营销体系和售后服务都并到了生活集团;2018年7月,绿城中国11大重资产公司和5大轻资产公司的布局,在内部落地。一次次改革背后,上述两位高管都是参与者,其对于中交策略在绿城的落地有着重要作用。

此二人为何会退出绿城中国?这引起了业界的好奇。“中交主入绿城之后,绿城中国的基因已经开始重组,这一变化必然将导致企业的管理层出现变动,随着企业逐步换血,绿城中国的管理风格也会出现变化,原来绿城中国的部分‘显性基因’也会慢慢蜕变,不过,这对于绿城来说也并非坏事。” 58安居客首席分析师张波向分析说。

而今,同样两组来自中交系的人事更替,是否意味着他们已经完成了中交赋予的使命?同时,伴随着众多高管离场,又是否意味着,绿城中国总裁张亚东获得了“绝对权力”?其又能否完成中交交给绿城的任务?

2017年10月,中交地产在其品牌发布会上喊出了挺进“央企前二”的口号,当时排在全国房企前两位的央企,一个是保利发展(SH:600048),另一位是中海地产(HK:00688)。而中交地产当时的销售额仅有119.11亿元。因此,在业界看来,中交集团要想挺进“央企前二”,需依赖于绿城中国。

然而,财报显示,2018年,中交地产签约销售额为148.77亿元,绿城中国签约销售额为1564亿元,二者合计共1712.77亿元,较保利发展的4048亿元、中海地产的3012.4亿港元尚有不小差距。中交要想兑现诺言,似乎还得在发展策略上更进一步。

再对区域架构“动刀”,向规模发起冲刺

在张亚东看来,绿城的投资管理体系,是绿城拿地上的阻碍。在今年3月份的一场小型媒体沟通会上,张亚东对于绿城一季度业绩下滑的原因直言道:“根本的原因是手上没有项目,这是投资拿地问题,投资管理是绿城中国的短板。2019年一季度我们最痛苦,因为没有货卖。没有货就没有营销、没有回款,也就没有投资。”

据企业财报统计,2017年-2018年,相比同梯队的房企,绿城中国的拿地显然缓慢,而这带来的后果还在持续发酵。7月5日,绿城中国发布的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1-6月,绿城中国累计取得总合同销售面积约403万平方米,总合同销售金额约人民币743亿元,同比减少1.5%。根据克而瑞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房地产市场行业整体增速虽较2018年显著放缓,但仍有4%的增幅。

为了彻底打通投资体系,2019年初,张亚东治下的绿城中国进行了组织架构改革,在这场改革中,绿城中国成立了新的投资决策委员会,下设房地产开发组合和综合产业组。据《证券日报》报道,张亚东要求投资条线上的人员要清楚每一个城市推出的招拍挂项目,要知道哪些是适合绿城中国去做的。同时,下放拿地权利,打通投资和开发执行的壁垒。换句话说,上海公司若能去北京开发项目,集团也会同意。

从数据来看,绿城中国的拿地较往年有所提速,克而瑞的榜单显示,2019年上半年,绿城中国拿地金额为626亿元,而根据财报,2018年上半年这一数据为245亿元,2017年上半年为248亿元。

为了实现规模增速,张亚东还在内部掀起了一轮人事改革。据界面新闻报道,7月8日,绿城签发了一份《关于发布人员配置指导意见的通知》文件。根据文件,以后绿城会实行区域统筹管理,项目部原则上不再设诸如品牌、设计、招采等岗位;同时还将实行项目群统筹管理。这意味着,以往在每个项目上大致会配备的如产品、成本、财务、综合和营销服务等部门,以后都会由项目群统筹,单个项目上的人员配置会大大减少。

另外,绿城这次调整还会将同区域的代建业务和自投业务人员进行兼岗与统筹。这意味着,相比以往的代建和投资团队各自拓展业务,今后在一个城市,绿城将只保留一个团队,既做开发业务,也做代建业务。同时,绿城发布公告表示,今后绿城还会加大兼职岗力度。集团人员可兼任区域公司岗位,区域公司人员可兼任项目群岗位,项目群班子部门负责人可兼任项目日常负责人,项目群专业人员可兼职项目部专业岗位。

入主绿城中国5年来,中交为消化进驻绿城中国的后遗症而掀起了多轮改革,这会是最后一次吗?这轮改革之后,当绿城完全按照中交的意志行事,企业又能否迎来中交期望的规模?将保持关注。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