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股市消息>

正文

宝马携手中国联通(00762):布局5G车联网

2019年07月10日 13:18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伴着葛兰素史克(GSK.US)将苏州公司100%的股权给以及肝病药物拉米夫定片给复星医药(0219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伴着葛兰素史克(GSK.US)将苏州公司100%的股权给以及肝病药物拉米夫定片给复星医药(02196),昔日在中国区域玩的“风生水起”的跨国药企们似乎开始告别“超国民待遇”。

而受收购利好,复星医药7月10日早盘出现显著反弹。截至10时16分,涨4.09%,报24.2港元,成交额达1804万港元,正可谓“并购自有并购福。”

image.png

行情来源:富途证券

跨国药企“失灵”?

事实上,APP近几年发现,GSK在中国发展的并不顺序,最让业内人揪心的恐怕就是几次搅的药圈翻天覆地的贿赂案。

如2013年,GSK因在华疫苗行贿案差点“弄死”自己在华处方药疫苗的业务,当时涉及案的包括该公司的中国区副总裁、法务部总监、商业发展事务企业运营总经理、人力资源部总监,以及中国区的所有销售部门。

为平息风声,同年7月,GSK赶紧认错、“换血”,并派出时任欧洲二区高级副总裁的Herve Gisserot 担任中国处方药及疫苗部高级副总裁和总经理,企图拯救处方药疫苗业务。

也正因这件事,作为GSK疫苗产品的内地的经销商——泰凌医药(01011)也被蹂躏的不成样子:2012-2013两个财年出现业绩大幅度下滑,分别亏损人民币11.9亿(单位下同)和6.73亿,直到2014年才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208.7万。同年,泰凌医药正式终止了疫苗销售及推广,转而代理销售热门处方药。

而为剥离疫苗板块,泰凌医药也损失巨大,期间费用超过10亿,其股价也直线下滑,由上市时的4.54港元下跌至1港元左右,市值蒸发近25亿港币。

本以为事情戛然而止,2014年9月19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对GSKCI以及其前中国区总经理马克锐(Mark Reilly)等人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进行审理。GSKCI被判罚金30亿元,马克锐等被告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驱逐出境。与此同时,GSKCI对于药代的大裁员清理也进行得如火如荼。相关媒体从GSKCI公关部门和部分公司的药代处分别证实:自3月下旬以来,GSKCI开展了多轮大规模裁员,所涉及销售人员的职位从基层的医药代表、大区经理一直到部门主管。

至此,医药代表开始如过街老鼠。抓科室主任,逮捕“带金销售”的医药代表成为当时最为热的社会现象,广东医生之间甚至喊出“珍爱生命,远离药代”。而如泰凌医药、康哲药业(00867)这些原本就靠“药代”发家的销售商业公司也开始拼命转型求生,走学术推广。

当然,GSK并非唯一受贿标的,但受事件影响,此后艾伯维(ABBV.US)、诺华(NVS.US)、罗氏(RHHBY.US)等跨国药企被陆续传出关闭在华研发中心或者解散相关研发团队的消息;百时美施贵宝(BMS.US)也在中国调整了布局,一时间跨国药企“水土不服”的案例让业内应接不暇。

尽管GSK成跨国药企“水土不服”的导火索,但APP总结看来,跨国药企在华主要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比如专业推广能力要求提高。随着政府一系列有利于创新药上市的政策出台,国内医药市场会迎来跨国药企创新药扎堆上市的情形,因此跨国药企需要快速提升相关推广能力或采取外部招聘。

再如在控费的大背景下,药企的议价空间也会被压缩,最终都会采取“以价换市场”,这时就需要提高公司的营销效率,降低内部运营成本。

以及过专利期原研药将更快进入成本竞争领域。目前已经多个仿制药通过一致性评价,在华跨国药企销售额的80%或以上(以普药为主的跨国药企高达90%以上) 的过专利期原研药或面临被替代,或面临降价的趋势。同时,跨国药企的创新药管道跟不上政策周期。由于跨国药企的研发都在其总部,研发周期较长,时间计划无法与中国政府相关政策出台时间相匹配等。

回过头来,这些挑战或许就是压倒已在中国深耕了22年之久的GSK(苏州)“卖身”的的一根稻草。

image.png

复星医药“捡宝”?

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人民币65611万元,实现净利润7398万元的GSK(苏州)何以卖身复星医药?除了复星医药溢价用2.5亿收购外,恐怕GSK(苏州)也是看中了该公司的“并购基因”,毕竟,谁不都希望自己的心血直接被“消亡”。

APP远的不说,光2019年,复星医药就做了几次大规模的并购。

如之前交割了许久的Gland Pharma,1月份复星给了该公司创始人股东家族一项新的选择权,即后者有权在相关条件达成的前提下,要求前者受让其持有的不超过342.12万股Gland Pharma股份,约占当时Gland Pharma已发行股份总数的22.08%,转让对价最高不超过4.7亿美元,可谓“购买诚意十足。”

6月,拍卖回做抗胆碱药物的成都力思特制药97.83%股份,投资总额不超过7.47亿元。这次并购业界评价也颇高,认为力思特能和复星旗下奥鸿药业现有的产品有很好的协同性,前者做麻醉,后则“疏通”心脑血管。

此次并购GSK(苏州)同样是一次大规模并购。先不说2.5亿的收购费,重点说说这次收购中用于慢性乙型肝炎的拉米夫定片(0.1g)。

image.png

从公告给出的数据,2018年,GSK(苏州)拉米夫定片(规格:0.1g)在中国境内的销售额约为4.22亿元。尽管就拉米夫定销量而言,已经不复当年之勇,但其在该治疗领域仍旧占据着半壁江山,因为市场如安徽贝克生物、湖南千金湘江药业、北京万生药业、福建广生堂等所有同类竞品在2019年的销售额总和约41011万元。

image.png

当然,投资者可能会说,“2017年5月至今,已经申请4类或者补充申请的已经10来家,在前面4+7中国生物制药(01177)恩替卡韦分散片价格大幅调整基础上,拉米夫定未来显然是饱和过度。”但不要忘记,GSK(苏州)一个人就干到了4.22亿元,考虑到复星医药的渠道能力,老大哥的地位暂时不会变,短期是存在一定利好。(田宇轩/文)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