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中石油天然气涨价方案遭各地反对:淡季上浮20%旺季上浮45%

2019年07月05日 22:00来源:腾讯网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中石油进口天然气一直亏损,下游企业对高气价又无法消化。化解矛盾的关键在于降低上游进口成本,加快推进市场化改革。
中石油进口天然气一直亏损,下游企业对高气价又无法消化。化解矛盾的关键在于降低上游进口成本,加快推进市场化改革。

《财经》记者 徐沛宇/文 马克/编辑

基于管道将被剥离的预期,中石油在天然气消费淡季(春夏)上调天然气价格,此举遭遇下游强力抵制,中石油迄今未能达成调价策略。

20%的涨幅是监管部门对管道气价格上浮的上限。今年春节刚过,中石油开始通知各地燃气公司等下游用户签订淡季价格上调20%的合同。中石油淡季大幅度涨价的策略遭到下游企业的严重不满。

据《财经》记者了解,经过三个多月的讨价还价,目前绝大多数的下游企业与中石油签订了新的供应合同,但涨幅并未全部达到中石油计划的20%。而北京和上海这两个特大城市的燃气企业,则至今尚未与中石油签订新合同。

供应紧张和天然气板块亏损是中石油上调管道气价格的两大理由。随着国家管网公司挂牌的时间临近,中石油上调管道气价格的紧迫感更加强烈。

6月28日,中石油股份公司副总裁兼天然气销售分公司(暨昆仑能源公司)董事长凌霄对包括《财经》在内的媒体表示,由于进口资源成本与门站价格倒挂,自2011年以来,中石油单是进口气环节亏损就已超过2300亿元。凌霄还说,尽管俄罗斯天然气今年年底将进入我国,但其年增量仅占需求增量的五分之一左右,供需紧张的局面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凌霄的这番言论引起了下游企业的关注,多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中石油释放的信号很明显,今年年底旺季到来前,天然气的价格可能还会上调。

不过,经过中石油此番调价,国内的天然气需求增长有放缓的迹象。同时,完全市场化的LNG价格,也连连走跌,反映出了需求的疲态。

“上游和下游都有困难,上游企业进口亏损,而下游企业对高气价无法消化。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没有谁对谁错。” 清燃智库首席信息官黄庆对《财经》记者说,“我个人认为,化解矛盾的关键在于解决上游进口成本问题,加快推进市场化改革。”

中石油涨价遇阻

作为中国最大的天然气上游企业,中石油对气价拥有较大话语权,其价格方案也是国内其他天然气批发商的价格风向标。

根据多方信息印证,中石油在今年3月制定的天然气销售2019年年度(2019年4月1日-2020年3月31日)调价方案为:淡季合同量内气价在门站基准价基础上上浮20%,旺季合同量内气价上浮20%到45%之间。

这样的涨价幅度令下游企业难以接受,他们抵制涨价,四处奔走。地方政府和相关机构也纷纷约谈中石油,使中石油不得不调整涨价方案。经过近4个月的讨价还价,目前,大多数企业已签订了新的合同,但涨幅并未完全达到20%,比如天津燃气公司签订的合同是价格约上浮12%。

鉴于北京的特殊地位,北京燃气集团相比其他燃气公司有较多的话语权,其至今尚未接受中石油的涨价方案。

《财经》记者独家获悉,北京燃气集团与中石油从去年12月末开始做签合同的准备工作,今年3月份正式商谈新一年的合同。期间,北京市城管委牵头,以“周督促、不定时例会”的形式,协调双方进行了十余次会谈。

但截止目前,中石油和北京燃气在气量、气价等方面仍存在较大分歧,双方处于僵持阶段。北京燃气内部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我们要求不高于去年的涨价幅度(12.7%),但是中石油不同意,坚持涨到20%。另外,我们希望中石油供应的气量是185亿立方米,但中石油只同意给我们165亿立方米。”

另据《财经》记者了解,上海燃气集团目前亦未与中石油就涨价幅度达成一致,双方仍在谈判之中。

中石油集团天然气销售分公司相关人士对《财经》记者回应说,与北京燃气的价格谈判的确还在进行中。中石油为了保供北京天然气,已经连续亏损多年。关于天然气销售价格,连续三年是按照“减少亏损”的目标制定的,也是按照政府文件规定执行的,一直以来,给北京燃气的价格都是偏低的。在相互理解的前提下,相信合同签订很快就会有结果。至于与上海燃气的合同谈判,目前尚不掌握具体情况。

淡季涨价的逻辑

天然气产业上游和中游处于寡头垄断的格局,下游则早已市场化,企业众多。

中石油集团的天然气销售业务现有批发用户近2500家,居民、工商服等终端用户970余万户,2018年天然气销售量为1745亿立方米,占全国消费总量近65%。

除了与长期用户签订新一年合同时进行推价,中石油在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进行管道气竞价交易时,也给出了比去年更高的起拍价。今年1-6月,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天成交管道天然气195.43亿立方米,成交均价2.34元/方,同比上涨了17.82%。

尽管天然气价格在近几年均有不同幅度的上调,但中石油在淡季就大幅度涨价的做法,实属罕见。国家油气管网公司的成立预期是中石油此番急切涨价的最大原因。

在管道资产被剥离前,稳定的管输费不仅是中石油集团天然气板块的现金奶牛,更是中石油影响下游市场的基石。一旦管网剥离,暂且不论对市场的控制力,中石油的天然气板块就将立即从盈利变为巨额亏损。中石油财报显示,2018年,该公司天然气与管道板块经营利润255.15 亿元,比 2017 年增长 62.6%;同年,其销售进口气净亏损249.07亿元。

据《财经》记者了解,国家管网公司的成立已经箭在弦上,但中石油进口气的亏损问题以及相关债务如何分摊,目前尚无明确的方案。

但中石油的涨价政策不仅是为了弥补亏损,还有重新圈占下游市场的意图。多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透露说,有些无法承受中石油涨价幅度的下游企业,被迫接受了中石油入股,甚至控股。

即使如此,中石油所能获得下游市场其实空间很小。随着城市燃气市场对外资的进一步开放,下游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天然气需求增长放缓

今年管道气价格上涨的大势已无法改变。最终涨幅多少,还要看天然气的供需情况。

黄庆表示,根据往年情况判断,旺季需求高于淡季,所以今年旺季的价格继续上涨是不可避免的。至于涨幅则取决于需求的变化,价格和需求互相制约,但是综合来看,冬季涨幅会高于淡季。

满足天然气需求的快速增长是中石油多年来业绩增长的源泉,也是其不可逃避的政治任务。“一边是市场需求的刚性增长,一边是增量有限的资源禀赋,我们不得不用高价进口气弥补国内缺口。”凌霄说,中石油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

那么,今年国内的天然气需求缺口到底有多大?面对《财经》记者的这个问题,凌霄说:“我们做好了保供的预案,但我们现在不能对外宣布我们预计的需求缺口多有大。我只能说,对于配合我们冬季保供的下游企业,夏季可以给予一定的价格优惠政策。”

从今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天然气需求增长已有放缓的苗头。国家发改委统计,今年1—5月,全国天然气消费量1238亿立方米,同比增长8.1%,其中5月全国天然气消费量206亿立方米,同比增长7%。天然气消费量已连续三个月下降,增幅也相应下滑:4月我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243.6亿立方米,同比增长9.5%;3月,天然气表观消费量243.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1.5%。

而中石油对天然气需求增长放缓是有一定准备的。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今年年初发布的《2018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报告预测,2019年我国天然气消费为308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1.4%,增速较2018年下降5.2个百分点。

今年5月,中石油在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拍卖管道气时失去了往日的热度。参与竞价的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说,这次竞拍的下游企业没有以往多,虽然价格仍然上涨了,但现场的报价者寥寥。

从价格已经市场化的LNG行情来看,今年天然气需求增长的确不高。供暖期结束后,价格下跌成为了LNG市场的主基调。据金联创统计,LNG价格已经从1月接近6000元/吨的峰值,跌至目前的不足3500元/吨。

金联创天然气分析师苗莹莹表示,2019年1-5月,LNG总供应量达到148.29亿立方米,同比上涨16.06%,但是LNG下游需求提升却跟进不足。今年下半年,预计工业需求对LNG市场走势难有明显支撑。供暖到来之后,LNG市场供应可能将收紧,LNG价格会反弹,但价格应该只会小幅攀升。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