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外汇>

正文

美联储本周维稳概率高,鲍威尔对零利率担忧或降低降息门槛

2019年06月19日 01:02来源:FX678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北京时间6月20日02:00,美联储将公布6月份利率决议,同时公布经济预期和加息点阵图。随后在02:30,美联
北京时间6月20日02:00,美联储将公布6月份利率决议,同时公布经济预期和加息点阵图。随后在02:30,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召开新闻发布会。6月17日,经济学家Craig Torres撰文指出,鲍威尔经常保证,维持美国经济扩张是美联储的“首要”目标,这为潜在的激进降息打开了大门。 经济学家们认为美联储本周将维稳。但对美联储2019年究竟是否降息存在分歧。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经济学家预测美联储本周维稳,今年是否降息有分歧


当地时间6月19和20日,鲍威尔将和同事们在华盛顿会晤。届时,降息时间、幅度以及降息是否在他计划内将变得更加清晰。尽管投资者正在鼓动美联储调整利率,但经济学家们认为美联储本周将维稳。至于美联储2019年究竟是否降息,经济学家们的观点存在分歧。最新一项调查的中值估计显示,美联储将在12月份降息25个基点,尽管已经接近年尾。 

一些美联储观察人士怀疑,美国经济出现持续放缓的迹象,这足以让美联储采取行动,政策制定者将在本周承认这一点。背后的一个原因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已表达了对低利率合理性的担忧。这意味着,与其坐等经济严重萧条,导致美联储采取行动的空间有限,还不如早点采取行动,避免经济衰退。

最近几周,随着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升温,加上美国经济显示出一些疲软迹象,外界对美联储转变的预期有所增强。 

道明证券全球利率策略主管米斯拉(Priya Misra)表示:“如果经济数据确定美国经济有所放缓,美联储官员将变得非常被动。他们将变得先发制人和激进,在本周会议上为降息打开大门。”

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在经济长期扩张期间,美联储的基准政策利率从未如此之低。这意味着下一次衰退发生时,利率将接近于零的水平:实际上,美联储的降息空间更小。

下图显示了美国联邦基金实际利率的变动情况。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经济扩张水平相比,目前该利率更为接近零的水平。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美国经济的不确定性是影响美联储政策的关键因素


鲍威尔本月在芝加哥发表演讲时,将零利率界限描述为“我们这个时代最突出的货币政策挑战,影响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美联储观察人士将这些话解读成美联储一个新触发点。在他们看来,不需要大量数据证实经济疲弱,美联储就会放松货币政策。他们还认为,风险尤为高的感觉就足以促使美联储采取行动。

巴克莱首席美国经济学家加彭(Michael Gapen)表示:“如果你对零利率下限感到担忧,那么预防性降息的门槛就会降低。”巴克莱预计,美联储今年将降息0.75%,这是华尔街最激进的预测之一。

尽管如此,经济学家们仍在分析,美联储将在多大程度上重视手头的经济数据,而不是风险和不确定性,目前他们在这点上还没有达成多少共识。一项调查显示,12家公司预计美联储2019年至少降息一次,另有12家预测美联储降息两次。另有16家预计美联储2019年根本不会降息,还有2家预计会加息。

杰富瑞(Jefferies LLC)首席金融经济学家麦卡锡(Ward McCarthy)预测美联储2019年将维持利率不变。他认为,目前数据显示美国经济放缓,但这是未来才会发生的事。 

2019年美国平均每月就业增长已放缓至16.4万,低于2018年前5个月的23万。就业机会仍接近历史高位,消费也能继续维持,但对关税的担忧打击了家庭信心。所有这些都描绘了一幅经济下滑的图景,令通胀率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

MacroPolicy Perspectives LLC创始人Julia Coronado预计美联储今年将降息两次。他表示:“我们看到美国通胀动力疲弱的现象,但并不是说消费已经失去了信心。然而,现在能看到美国经济增长速度正在放缓,这使得其更容易受到未来不确定性的影响。” 

或许美国经济不确定性的最大来源是特朗普。世界各国领导人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在大阪举行G20峰会。若国际贸易紧张局势没有出现明显改善,就会对商业信心和投资造成压力。巴克莱的经济学家警告称,这有可能导致美国经济增长出现美联储官员无法容忍的更大幅度放缓。巴克莱的分析师预计美联储最早在7月份就会降息0.5个百分点。

鲍威尔还将考虑美联储的独立性。几个月来,特朗普一直在无情地抨击美联储收紧的力度过大,6月14日对美联储进行了最新一次攻击。如果利率降回到零,美联储将不得不恢复紧急时期的政策,比如购买债券,这是两党议员都不欢迎的举措。

经济学家斯宾德尔(Mark Spindel)称:“在危机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政治资本可以依靠。再加上前所未有的总统压力和党派分化,情况就变得很糟糕了。他们没有雄厚的财力或弹药来应对下一场衰退。”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