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11万人发财梦碎,129亿血本无归!涉事女老板究竟是何方神圣

2019年06月17日 19:00来源:腾讯网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编 辑:正风 来 源:正和岛 纵观最近以P2P为代表的互金行业,平台爆雷似乎

编 辑:正风

来 源:正和岛

纵观最近以P2P为代表的互金行业,平台爆雷似乎已经成为了当下的主题词。

无论是大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还是中小型的创业公司,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的确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

去年7月,曾风靡一时的爱投资平台同样没有逃过这场行业大清洗,在大规模的巨额逾期相继出现后,也终究走向了爆雷的命运,同时进行的,还有那数以万计“金融难民”的奔波维权。谁也不曾想到,一场看似宏大的盛宴,留下的竟是一地鸡毛。

不过,这两天有关爱投资的新闻又再度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当然,这次的消息对于大部分投资难友而言还是很提振信心的,因为在大规模逾期近一年后,爱投资终于被警方正式立案了。

01.

警方下发全国协查函,受骗人可提交投资材料

根据新京报的最新报道,目前警方已经受理关于P2P平台爱投资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报案,全国协查函已经下发。

据爱投资出借人提供的文件显示,“鉴于该案被害人员众多,金额巨大,涉及全国多地。取证工作难度较大。为及时查清案情、抓捕犯罪嫌疑人,尽快完善证据,最大限度追赃减损工作,特请涉案相关省、市、地区经侦支/大队,对该案涉案出借人进行调查取证(出借人在户籍地和居住地均可以报案),并根据协查要求对涉及人员逐一制作报案材料”。

同时,该份文件还显示,相关省、市、地区经侦支/大队统一将协查材料汇总后,于2019年7月20日前,寄至海淀分局中关村派出所,并注明“爱投资报案材料”。

对此,有多名投资者在微博、百度贴吧等多个社交平台上予以佐证,称地方公安局已收到协查通知并要求其提交材料。

调查一家P2P平台,却不得不通过全国协查函的方式,这在经侦案件中想必也是不多见的,当然,这更意味着爱投资所布的局绝非一般。

据了解,爱投资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首批会员,已接入央行支付清算协会征信系统、国家互联网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综合测评系统,获得公安局颁发的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三级备案证明,并于2017年8月30日上线新网银行存管系统。

其官网信息显示,爱投资上线于2013年3月31日,具有上市公司及风投系股东背景,B轮融资2.5亿元人民币

不难发现,爱投资的头衔还是很漂亮的,上市公司背景、征信系统接入,一切都显得是那么正规和安全,但从其经营信息来看,却又完全匹配不上这些知名头衔所应该带来的利润收入。

截至6月2日,爱投资目前借贷余额为129.65亿元,借款剩余笔数1.17万笔,利息余额为10.63亿元,当前出借人为11.44万人。

从逾期情况来看,逾期金额为97.60亿元,逾期笔数1.03万笔;其中逾期90天以上金额为56.24亿元,累计代偿金额54.84亿元。

实际上,早在去年年中爱投资旗下产品就以陆续发生逾期。彼时,爱投资成为业内首批公布逾期企业名单的平台,但并未成功解决逾期问题。有业内人士指出,爱投资对中小企业贷款数量偏多,已不完全是“peer to peer”的借贷模式,这正是导致其平台风险加速暴露的重要原因。

此外,今年5月28日,爱投资曾发布公告称,由于“持续有个别出借人在工作场地的过激行为”,平台办公地点可能撤离,目前在积极与物业协商。

02.“年轻有为”的实控人

在平台频繁发生逾期后,平台运营方及股东自然成了众矢之的。

公开信息显示,爱投资运营平台为安投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安投融(北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最终控股股东及受益人均指向*ST步森董事长赵春霞,这也正是爱投资所指“具有上市公司背景”的来源所在。

那么这个赵春霞又是何许人也呢?

在一份广为流传的简历中,她是香港科技大学EMBA,中国社科院金融学博士;19岁大学毕业,加入花旗银行投资银行部,曾管理近20亿美金资产,主要投资方向为金砖四国的新能源及矿业板块。

2010年负责运营资产管理公司,在金融投资领域具有丰富经验。2012年与合伙人共同创建爱投资,全面负责投融资业务管理及金融机构合作。如此金光闪闪的背景,对于一名“85后”而言已是极为辉煌。

可以说,如果不是这一年来步森股份和爱投资麻烦不断,她很可能迅速在资本市场开山建系,跻身资本大佬行列,成就又一白手起家的传奇故事。

然而,随着爱投资逾期事件愈演愈烈,“星河系”、“银河系”、“当代系”、 “中技系”……潜藏在赵春霞身后的资本玩家们也开始一一浮现。

梳理发现,通过爱投资这一P2P平台,赵春霞将自己与众多资本系族桥接,对后者而言,她既是“债主”,又是合作伙伴,还是投资对象。

与众多资本玩家错综复杂的关联关系令赵春霞及爱投资备受质疑。为何平台网贷产品集中逾期?平台为何不肯公布全部债务逾期企业?同一家企业为何能在平台上借入数亿资金?赵春霞接盘步森股份的10亿资金来自何方?

重重迷雾之下,赵春霞和她的资本棋局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

03.

投资者的愤怒:平台把钱借给了谁?

2018年7月27日和8月7日,爱投资曾在官网接连发布《受债权人委托向天津一品堂文化等41家企业催款公告(第一批)》和《受债权人委托向天津家宝散热器等8家企业催款公告(第二批)》,公开向49家未按时偿还本金、利息及违约金的企业讨债。

表面来看,催款名单仅包括天宝食品(002220.SZ)、*ST富控(600634.SH)、*ST天业(600807.SH)、仁智股份(002629.SZ)、金盾股份(300411.SZ)、银河生物(000806.SZ)、天成控股(600112.SZ)、*ST准油(002207.SZ)8家A股上市公司。

穿透上述部分企业的股权关系后发现,其中至少涉及5个资本系族,包括颜静刚控制的“中技系”(*ST富控)、王春芳控制的“当代系”(当代贸易、当代文化、福建瑞银、汇亿服饰、汇国服饰)、潘琦控制的“银河系”(银河生物、天成控股)、徐茂栋控制的“星河系”(星河世界、星河星园、怡乐无限、星河互联)以及赖淦锋旗下资本系族(南华深科技)。

所谓资本系族,通常指同一控制下的多个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组成的松散集团,这些公司之间可能不存在直接的股权关系,但在现金流等方面却常常密不可分。

比起单个上市公司来说,资本系族“人多势众”,常常联合起来加杠杆进行资本运作,上述5个系族都曾凭借资本运作迅速扩张,名噪一时。

爱投资公告显示,这些资本系族通过旗下不同公司向平台借款,部分单个公司在平台借款就高达2亿元。例如,星河系旗下星河互联集团有限公司借款2亿元,怡乐无限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借款3000万元,北京星河星园科技有限公司借款5000万元。

这些动辄千万上亿的大额借款大部分被打包成定期产品——省心计划,卖给了爱投资的11万投资者。但是,投资者只能看到省心计划项目描述,无法得知借款企业核心信息。也就是说,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钱借给了谁,只知道有合作保障机构对借款进行本息保障。

遗憾的是,2018年以来,市场流动性趋紧让上述资本系族几乎全部陷入资金危机,甚至不得不甩卖核心资产断臂求生。

其中,“中技系”折价30%甩卖宏达矿业;当代系转让国旅联合和当代东方;银河系天成控股变卖核心子公司,沦为空壳;星河系转让步森股份,仍然负债数十亿;赖淦锋也停下了举牌津劝业的步伐。

资本大鳄们风光不再,颜静刚、徐茂栋还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自身难保。

随后,省心计划开始逾期,直至愈演愈烈。即使爱投资大张旗鼓地公开讨债,资本大鳄们也几乎没有还款,金盾股份和*ST准油更是矢口否认债务的存在。

投资者从疑惑、惊慌到愤怒,而后开始追问,平台到底把钱都借给了谁?

图片来自爱投资官网爱亲论坛

然而,除了公开催款公告中的企业,平台始终未曾主动披露任何其他借款企业信息。投资者只能自己寻找蛛丝马迹。

与此同时,爱投资及董事长赵春霞与这些资本大鳄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也逐渐浮出水面。

04.

贷款人与债权人竟是同一人

一场资本运作的游戏悄然上演

那么赵春霞到底和这些债主都有着什么联系呢?这其中的关系的确有些绕,所以接下来的内容还请您仔细阅读。

1.“老赖”股东——赖淦锋

多方消息显示,赵春霞与当代系王春芳、星河系徐茂栋及天润数娱实控人赖淦锋都关系匪浅,而这三人现在被平台投资者称为“巨赖”。巧合的是,逾期的省心计划大部分是2017年的标的,与赵春霞和三位大佬紧密合作的时间基本吻合。

从公开资料来看,最早与赵春霞合作的是赖淦锋。

2016年12月,爱投资宣布完成2.5亿元B轮融资,领投方为赖淦锋旗下广东恒润华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恒润华创通过广州润盈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安投融(北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6.25%的股份,后者为爱投资母公司。

2018年7月4日,赵春霞又宣布旗下安投融信息、安见科技已经与广州润盈和当代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四方约定共同组建安见汉时数据科技集团。

同时,广州润盈和当代集团不限于以增资入股或受让股权方式入股爱投资,推进爱投资IPO进程。

仅仅一周后,省心计划逾期事件集中爆发。赖淦锋没有幸免,从爱投资的股东、战略合作伙伴变成了投资者和赵春霞口中的“老赖”。

但在公开讨债名单中,赖淦锋似乎得到了一些优待,其旗下广州南华深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虽榜上有名,但并未曝光借款金额和个人信息,后续仅在7月30日的一则债权人代表小组会议纪要上披露借款金额为2亿元。

天眼查信息显示,南华深科控股股东名叫赖素娜,公司全部股权已于2017年11月质押给深圳秋实弘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后者同样为赖淦锋的关联公司。

此外,一份流传在投资者之间的逾期名单显示,赖淦锋关联公司在平台借款超过5亿元。

截至目前,赖淦锋所持恒润华创、恒润互兴、天马发展、名盛置业、凯华教育等非上市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所持上市公司胜利股份、 天润数娱、津劝业的股权也几乎全部质押。

2.既借钱又担保——王春芳

几乎与赖淦锋同时,当代系王春芳也开始与赵春霞合作。

2016年10月,赵春霞当选为当代系旗下厦华电子(今*ST厦华)的非独立董事,提名股东为嘉兴融仁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嘉兴融仁是*ST厦华第一大股东,持股13.41%,实控人名为韩国强。韩同时也是爱投资主要合作保障机构之一微弘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的实控人。

也就是说,微弘保理实际是当代系关联公司。

不仅如此,继续穿透微弘保理的历史股权结构可发现,该公司曾经的控股股东是北京华富玄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而赵春霞在华富玄通持股34%,为第二大股东。

2017年9月,华富玄通所持股份被转让给韩国强旗下北京女神辣妈国际文化俱乐部有限公司。

在爱投资的商业模式中有四大主体,分别是投资者、平台、借款企业和合作保障机构。从微弘保理的情况来看,平台(赵春霞)、借款企业和保障机构通过任职、参股等方式紧密结合,投资者似乎成了唯一的局外人。

平台逾期爆发后,当代系深陷其中。公开讨债名单显示,实际控制人为王春芳的就有5家,借款金额合计在2.5亿元以上,至今仍未回款。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被平台公告由王春芳控制的企业中有两家公司,汇国服饰和汇亿服饰, 其工商资料显示的实际控制人并非王春芳。

公开讨债后,赵春霞与当代系的关系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7月27日,赵春霞辞去*ST厦华董事一职。同日,她在花椒直播上与投资者交流,期间直接将逾期企业称为老赖,其中当然包括“巨赖”王春芳。

3.最坑伙伴——徐茂栋

与赵春霞合作最晚的是星河系徐茂栋。他是赵春霞染指资本市场的关键一环,同时也可能是她踩过最深的坑,双方围绕步森股份的一段公案已经人尽皆知。

2017年10月19日,赵春霞控股的安见科技接盘了徐茂栋旗下睿鸷资产持有的2240万股(占总股本的16%)步森股份股票和另外13.86%的投票权,耗资10.66亿元。

由此,赵春霞掌握了步森股份共计29.86%的投票权,一跃而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一时风光无两。

与此同时,徐茂栋旗下星河互联集团有限公司向爱投资平台借款1亿元。平台披露信息显示,这笔借款被划分成111个100万以下的小标的,于10月和11月向投资者发售。

这段时间算是双方的蜜月期。

然而,赵春霞接盘后,步森股份股价一路走低,其质押股权几度跌破平仓线。

此外,2018年1月,徐茂栋忽然把睿鸷资产卖给自然人刘钧,后者宣布将谋求步森股份控制权。此时,赵春霞重组董事会的提案刚刚被股东大会否决,徐茂栋此举令其腹背受敌,处境雪上加霜。

赵春霞成功保住控制权后,迎接她的又是徐茂栋遗留的亿元担保合同,上市公司主要银行账户一度被冻结。此时,徐的资产已被全数查封,本人行踪成谜。

当然,徐留给赵的麻烦远不止一个步森股份,还有我们仍然无法确切知道的徐茂栋在爱投资平台上的借款。

除此之外,这段公案还存在另一个谜团:赵春霞接盘步森股份的资金从何而来?步森股份曾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披露,安见科技用于收购的资金中,7.6亿元将来自赵春霞转让北京融艾创投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20%合伙企业财产份额所得。

查询工商信息后发现,目前赵春霞仍持有融艾创投99%财产份额,上述转让事项根本没有发生,赵接盘步森股份的资金来源依然是个谜。

逾期事件后,赵春霞不仅公布了徐茂栋部分关联公司借款金额,还有徐茂栋的详细个人信息,包括身份证号码和个人手机号。尝试拨打该号码,电话能够接通,但无人接听。

至此,大家应该也理顺了赵春霞和爱投资平台这一套运行逻辑了吧,看似是正常公司的贷款,实则就是一场关联公司的资本运作骗局,一旦某一环节的资金链有所断裂,整个平台自然就会崩溃,而这个断裂恰又是无法避免的。

05.

董事长下落不明,10个月拒不参与监管谈话

去年8月,浙江证监局曾向*ST步森下发《谈话通知书》,决定约见其董事长赵春霞谈话,但赵春霞并未前往。

对此*ST步森解释称,赵春霞女士近日由于身体抱恙在医院静养,暂时无法参加贵局约见谈话事宜,同时表明将在其身体恢复健康状态时到贵局参与谈话。此后,市场多有传闻,称赵春霞已经“跑路”海外。

在10个月拒不参与监管谈话后,6月13日,浙江证监局再次下发问询函,要求*ST步森对赵春霞的具体情况进行说明:

1.请说明赵春霞至今未到我局参与谈话的具体原因。

2.请说明赵春霞是否已出境;若已出境,请说明在哪个国家及回国计划。

3.请说明近一年来赵春霞的履职状况。

4.请说明赵春霞是否具备继续担任你公司董事长的资格并解释原因。

另外,证监局对爱投资逾期问题也予以高度关注,要求*ST步森联系赵春霞并说明:

1.截至目前“爱投资”P2P网贷平台最新经营情况和财务情况。

2.“爱投资”P2P网贷平台面临的主要风险情况,包括但不限于政策风险、市场风险、交易风险、信用风险、道德风险等。

3.“爱投资”P2P网贷平台是否已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若是,请说明对你公司的影响及下一步拟采取的保障措施。

除浙江证监局外,关于*ST步森与爱投资之间的情况,深交所在年报问询函中也予以关注,要求*ST步森核实爱投资平台的资金与上市公司资金往来的独立性,是否存在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和兑付风险,并详细说明拟采取的风险隔离措施。

事实上,自赵春霞入主*ST步森以来,其“买壳”资金即被多名投资者质疑是否与平台资金有关,同有这一质疑的还有深交所。

据悉,2017年10月,赵春霞通过安见科技以10.66亿元的价格入主*ST步森,彼时这一举动被视为爱投资借壳上市在即。此后,赵春霞以5000万元的价格收购睿鸷资产,累计取得了*ST步森合计29.86%的股权。彼时,*ST步森称收购股票的部分资金为赵春霞转让融艾创投合伙企业财产份额所得。

2月20日,深交所下发中小板问询函,要求*ST步森核实并说明融艾创投财产份额转让的进展情况,是否存在挪用赵春霞旗下P2P平台爱投资的资金进行股权转让款支付的情形。

对此,*ST步森称,控股股东安见科技并未与爱投资平台签署任何借款协议,未收到爱投资平台的任何资金,不存在挪用赵春霞旗下P2P平台爱投资的资金进行股权转让款支付的情形。不过,相关质疑仍未消除。

06.

结语

这场始于2017年的金融去杠杆大潮的确让金融行业乃至实体经济感到阵阵寒意,凛冬将至的呼号横扫一、二级市场。然而,正如巴菲特那句名言所说,当潮水退去,你才知道谁在裸泳。

以爱投资为例,该平台当前的逾期大户,无不是热衷资本腾挪的弄潮儿,手持一柄光溜溜的杠杆就敢去资本市场翻江倒海。股权质押、并购重组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杠杆撬动的资金几乎全数用于资本运作,流入实业的屈指可数。

在玩转资本的一些参与者中,明知这些弄潮儿身无长物、唯有杠杆,当然,也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仍然在高额回报的诱惑下无视风险、押注重金。

如今,潮水退去,杠杆顶上的资本大鳄们现了原形,原来都穿着“皇帝的新衣”。无论金融机构还是投资者,都在半遮半掩的资本迷雾中,为之付出了惨痛代价。

如今爆雷的很多网贷平台,并不仅仅是无视风险,他们就是风险本身。就爱投资而言,掌门人赵春霞不只是与资本大鳄们关系匪浅,与保理机构之间也暧昧不清。

百亿资金去向何方,仍然是个未解之谜。

参考资料:

《涉资高达129亿!风光一时网贷平台爆雷!85后女老板10个月拒不接受证监局约谈,牵扯这家14亿市值A股公司》 券商中国

《待收130亿,逾期97亿 起底P2P平台爱投资的资本迷局》 市界资本圈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导航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708号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 经营许可证编号:1-05121355
    本站郑重声明:第一黄金网中的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