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听着三只松鼠上市的钟声,罗永浩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2019年06月15日 04:00来源:腾讯网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作者:林默   1   不做手机的罗永浩长啥样?   

  作者:林默

  1

  不做手机的罗永浩长啥样?

  也许你会说,不就是现在做了电子烟,在机场打人的样子吗?

  电子烟行业只得到了罗永浩的中年残躯,而错过了他的少年灵魂。

  如果为这个问题要找一个最有资格回答的人,那一定是前新东方老师、前IDG合伙人、瑞峰资本创始人李丰。

  2011年10月,乔布斯去世,认为这个行业里剩下的人“全是土鳖和笨蛋”,罗永浩兴奋地找到了私交甚笃的前同事李丰,告诉他自己要创业做手机,当然,主要目的是找他投钱。

  此刻的罗永浩,还没有走出东北的熟人社交气质。而转行投资多年的李丰,已经具有一些成功人士特殊的品质了,比如能有那种特别极端的转折句式,拒绝一个熟人——

  李丰说,“你创业做什么,我们都愿意投大几千万给你。但唯独手机,我想作为朋友告诉你,它不好做”。

  湖南人唐岩,用他没放下的江湖气稳住了友谊的小船,他出了900万给罗永浩,让他“爱怎么做就怎么做”。2012年5月,锤子科技注册成立。

  李丰没骗罗永浩,如果他做别的,他一定会投给他。

  也是在2011年底,李丰认识了还在安徽卖山核桃的章燎原。

  面对章燎原的那一刻,不知道李丰是否有些“宛宛类卿”的感受,面前恍若另一个罗永浩,总之,他怂恿对方出来单干:你出来创业,我投钱。

  2012年3月,章燎原创立三只松鼠,在李丰的主导下拿到了IDG150万美元的A轮融资。

  三只松鼠上线前,李丰赶到芜湖和章燎原的团队一起吃了顿饭,还喝了很多酒。“我很久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了,他们的脸上洋溢着我很久没看到的东西,草根、青春、理想、感情……”李丰后来说。

  那一刻的李丰,或许想到了新东方,想到了那些各自奔天涯的前同事们。

  2

  生于1976年的章燎原,比罗永浩小四岁。

  虽然都爱搞个屌丝逆袭的人设,但其实两人出身都算不上草根。

  罗永浩的父亲当过延边自治州州长,那些你看着高中辍学的人生,自有他的托底。

  章燎原的父亲在安徽宣城市煤炭部门工作,在80年代的农村,这个铁饭碗也足以带来优越感。

  两人的性格底色非常相像,甚至相当长的一段人生轨迹都类同。

  罗永浩的童年时光,用一个东北成语可以概括——又嘚又虎。

  他的一大爱好是拉帮结派打群架,“两边十几个坏孩子拎个棒子,面对面凶巴巴的瞪着对方”。

  从小喜欢武侠小说的章燎原,也热衷于当孩子王,整天领着一帮小弟到处“历练”,理想是像电影里的周润发一样,当个咬一根牙签,叼一根烟的大佬。

  于是,他们在学业上也一样的不得志。两人都是老师同学眼里的小混混,念书念不出名堂,干脆早早离开学校出去混社会。

  高二辍学后的罗永浩倒卖过二手书、摆过地摊、还开羊肉串店、倒卖药材、做期货、走私汽车。

  论社会人生涯之丰富程度,章燎原不遑多让,他在街上卖过光碟,在夜总会端过盘子,南下东莞时当过电工,还做过摩的司机,被城管抓了3次,没收了3次生产工具。

  这些潦倒,日后被俩人用那种龙母般的自信搅拌在一起,搭配上极好的口才,产生一种强悍的说服力。

  罗永浩拥有的是外部信徒,章燎原则在对内布道的路上走的更长远,在三只松鼠,他的工牌上有一个重要头衔“首席洗脑师”。

  3

  是金子总会发光,是忽悠也总会发光。

  这不是一个贬义词,忽悠力一直是人生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

  几乎是前后脚,他们都找到了一个供养自己天赋的平台,走上了“靠嘴吃饭”的路。

  2001年,三度求职后,罗永浩当上了新东方的讲师,年薪60万那种。

  不要用你在西二旗月薪五万的生活状态揣度那时的罗永浩,那一年,北京房价一平米还不到5000。

  更重要是,作为第一代段子手,罗永浩在课堂上的谈笑风生惊艳那些还循规蹈矩的生命。他横飞的口水被他的门徒虔诚整理,他一夜成名,没人在乎他的英语课,有网络的地方就有《老罗语录》。

  2002年,章燎原跳槽到了一家卖山核桃的詹氏食品公司当营销员,也很快感受到了啥叫如鱼得水,短短两年后,他被破格提升为詹氏的营销副总经理,接着又一路做到了詹氏的总经理。

  4

  2011年,即将40不惑的罗永浩,36岁本命年的章燎原,在他们各自的角落,感受到了时代的潮流和来自灵魂的骚动。

  罗永浩觉得做智能手机的机会来了,章燎原嗅到了网购的商机。

  罗永浩去找了雷军,想凭借“营销推广方面的能力”入伙小米。但雷布斯没能欣赏罗永浩的美。

  章燎原建议公司集中精力搞一个全国性的线上坚果品牌,可是在其他人看来虚拟的电商哪有实体店靠谱,这个想法也没能得到老板支持。

  捉急的两人决定自己干,用自己最擅长的那根板撬动——营销。

  当罗永浩把锤子手机的发布会办成了科技界的德云社时,章燎原把三只松鼠的产品交给代工(就是直接从供应商采购,然后贴牌销售的模式),而把大部分心思用在了线上营销。

  从品牌LOGO到客服话术,他都深度参与、精心设计。章燎原把手指导微博营销:不仅每天自己要保质保量地发微博,还要坚持私信大V求他们转发。

  他和罗永浩一样热衷于密集输出价值观,甚至在公司内部打造出了宗教般的氛围,在三只松鼠,关于章燎原的语录如下:

  “在三只松鼠,你就应该相信老爹(章燎原花名“松鼠老爹”)的相信,老爹的信仰就是你的信仰,不要再去验证这个信仰对不对。”

  “用乌托邦形容三只松鼠我是认同的,最好的信仰就是盲目的相信,你相信这个人,就相信他得了吧,一条道走到黑,我卖给你。”

  在人民表演艺术家的这条路上,他们甚至“撞梗”。

  2011年11月底,罗永浩在西门子北京总部门口高举铁锤,怒砸三台冰箱。

  这一砸最直接的效果,当然是把自己砸上了热搜。

  他愤怒的身影在,都是他较真儿、抠细节的人设。

  几个月后,锤子科技横空出世,围观者才恍然大悟,原来“锤子”应在这里。

  2017年2月,一群人冲进了三只松鼠苏州线下店,抡起锤头就开砸。他们,不是拆迁队,也不是催债大哥,他们是章燎原带队员工,砸的理由是,装修太烂了。

  不过,抢在别人说他炒作前,在砸的现场,章燎原就坦率承认,自己就是“作秀”。但是,他但是了一下,“作秀不是作给大家看,我是让消费者、让媒体来监督我,鞭策自己创新”。

  三只松鼠主打卖坚果,到了2018年5月,罗永浩竟然就把手机的改名成了“坚果”。

  5

  同样的长板给了他们同样的阴影。

  锤子科技创立7年,罗永浩把跟供应链有关的坑都踩了一遍——产能跟不上,良品率不达标,供应链跑路,几乎没有一款手机能顺利发布。

  而红红火火的三只松鼠,也在供应链的坑里打转。

  因为采用代工模式难以把控质量,食品安全成了一颗随时可能引爆的炸弹。三只松鼠的招股书申报稿里,仅2017年3月至7月,4个月的时间,三只松鼠就因食品不符合标准而接到7起诉讼。

  三只松鼠靠互联网流量红利迅速起飞,几乎完全依赖于淘宝和其他第三方渠道,尤其是来自天猫商城的收入,占总营收的近六成。

  但随着互联网红利消逝,线上渠道的流量越来越贵,流量成本已成为不断吞噬盈利的黑洞。

  此外,从恰恰、良品铺子到百草味、来伊份,休闲零食的赛道也已十分拥挤,品牌战、价格战在所难免,这也进一步降低三只松鼠的毛利率。

  2014年-2017年上半年,三只松鼠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4.16%、26.94%、30.14%以及30.67%,而行业平均毛利率在40%以上。

  6

  罗永浩能搞事情,章燎原同样骚操作不断。

  2017年10月,三只松鼠突然提出中止IPO审查,理由是“签字律师辞职”。

  10天后,三只松鼠申请恢复IPO正常审核,并定于12月13日首发上会。

  而就在上会前一晚,三只松鼠又主动取消了IPO审查。

  几乎同一时间,有媒体报道称,三只松鼠是因为遭遇了自媒体敲诈,为了法律维权才不得不搁置IPO审核。

  一时间阴谋论乱飞,不少人认为三只松鼠是自导自演,为的是躲避趋严的审核形式。

  尽管如此,就在罗永浩没有什么要炒作的,只是在机场激动打人时,三只松鼠一波三折的IPO进程有了最新进展——预计6月12日正式登陆A股,募资额为14.37亿元。

  这是两个资源禀赋都极其相似的创业者,却走向了完全不同道路的创业故事。

  毒鸡汤说,很多时候,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那些擅长唠嗑儿的人,就做点儿嗑瓜子儿的生意。

  2018年1月,李丰掌舵的峰瑞资本办了一个CEO年会,当天罗永浩和章燎原一起做了主题分享。

  罗永浩特别诚恳地反思了自己创业中犯的几大错误,谈起李丰当年坚决支持他从英语学习领域转行做点事,但反对他搞手机,说手机的供应链又长又复杂,资金和技术门槛都非常高,很不适合他。

  “今天回想起来,这都是金玉良言”,似乎是想清楚了的罗永浩,说了一句再也不像罗永浩的话。

  回复11,阅读《七个人生工具:SWOT、PDCA、6W2H、SMART、WBS、时间管理、二八原则》

  回复12,阅读《昨天他给人大捐了三个亿,讲了三个顶级投资哲学!》

  回复13,阅读《大数据告诉你,中国女人有多勤奋》

  回复14,阅读《拿3000工资与30000工资的区别,5张聊天记录让你醍醐灌顶》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京ICP备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