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江苏前首富家族权力交接 飘摇雨润如何破局

2019年06月14日 01:15来源:腾讯网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祝义财子女接班   撰文 | 海星   出品 | 大摩财经(ID:damof

  祝义财子女接班

  撰文 | 海星

  出品 | 大摩财经(ID:damofinance)

  祝义财回归后,并未重掌风雨飘摇的雨润,而是将一双儿女推至前台。女儿祝媛接手雨润食品(01068.HK),中央商场(600280.SH)由儿子祝珺负责。

  今年1月份,被监视三年多的祝义财正式归来。但出乎意料的是,祝义财回归后,并未重掌大局,而是将管理权放手给子女。

  祝义财女儿祝媛于今年3月27日出任雨润食品的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祝媛上任的同时,雨润两位元老级别高管辞职;4月29日,祝义财之子祝珺被推选为中央商场的董事长,同时祝媛被推选为董事。两家上市公司中,祝义财在雨润食品任名誉主席,在中央商场未担任任何职务。

  根据公告,今年32岁的祝媛是新南威尔士大学商业经济及财务学商学士、悉尼科技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在任职雨润之前,其在投资、财务分析和人力资源领域有超过6年的工作经验。

  而今年30岁的祝珺是美国宾州州立大学供应链管理学士、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工商管理硕士,曾先后在南京中央商场担任南京区域副总经理和副总裁。目前祝珺还是雨润控股集团的副总裁。

  祝义财退居幕后,摆在祝家二代面前的雨润却无疑是个烂摊子。

  飘摇雨润

  祝义财创建的雨润集团总部位于江苏南京,是一家集食品、地产、商业、物流、旅游、金融和建筑七大产业于一体的多元化企业。旗下两家上市公司雨润食品和中央商场是其主要产业食品与地产的核心公司。

  雨润食品近年的业绩并不理想。2018年,雨润食品营收127亿港元,同比增长4.9%;净亏损47.59亿港元,同比扩大148.5%。对于亏损扩大,雨润食品给出的解释是由于计提了39.14亿港元的非流动资产减值准备。从2015年至2018年,雨润食品总计计提了71.23亿港元减值损失。

  事实上,雨润食品从2015年开始已经连续亏损四年,亏损金额达120亿港元左右,此外,雨润食品的扣非归母净利已连亏七年。

  不过,压在接班人祝媛身上的最大重任还是日渐高企的债务问题。事实上,在祝义财倒下之际,雨润的资金链也随之断裂。从2015年至今,雨润的负债逐年扩大,资本负债率从2015年的45%增长至2018年的79%。

  截至2018年底,雨润食品未偿还负债达70.59亿港元,其中有63.56亿港元的负债于一年内到期。此外,雨润食品涉及多家银行对其21.88亿港元的诉讼,为此法院已冻结了雨润食品银行存款2204万港元和账面价值5.2亿港元的厂房、设备等固定资产。

  祝媛接手的雨润食品深陷债务和亏损泥潭,祝珺接管的中央商场经营情况也不佳。2018年年报显示,中央商场实现营收82.5亿元,同比降2.41%;净利润首次录得亏损,金额达3.4亿元,同比降242.15%。2019年一季度,中央商场实现营收21.77亿,同比增2.77%,但净利润只有466万,同比下降了88%。

  中央商场的业务主要为百货零售和房地产业务。根据年报,百货零售业务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去年实现营收65.7亿,占总营收的79%;地产业务则下降了27.34%至16.08亿。对此,中央商场表示,主要由于其地产淮安项目停工及融资成本增加所致。

  和雨润食品一样,中央商场也处于债台高筑的境地。财报显示,中央商场截至2018年底的资产负债率超过90%,剔除预收账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仍高达74%。

  祝义才麾下的地产业务曾是其看中的优质资产,但由于负债渐增,祝义才一度想将之剥离。2015-2016年期间,融创和碧桂园曾先后试图介入祝义财的地产业务,但“雷声”虽大最终仍不了了之。

  手握零售和地产两大业务的中央商场仍是祝义才的天下。截至一季末,祝义财与其一致行动人江苏地华实业合计持有中央商场56%股权。但上述股份均处于被冻结状态。

  祝义才已经回归,但雨润不再是归来前的雨润。截至今日,雨润食品股价1.06港元,市值不到20亿港元;中央商场股价3.8元,市值43亿。风雨飘摇之下,而立之年的祝家二代将如何破局?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京ICP备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