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聚焦药企核查风暴:药企行贿案频发,销售费有的达百亿

2019年06月10日 10:00来源:腾讯网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康美药业财务事件的蝴蝶效应正迅速扩散开来。6月4日,财政部宣布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共涉及77家

  康美药业财务事件的蝴蝶效应正迅速扩散开来。6月4日,财政部宣布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共涉及77家医药企业。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此次检查名单中的77家医药企业共涉及了29家A股医药类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上市公司控股公司或参股公司,另外还有一家药企是港股上市公司石药集团的控股公司。

  记者发现,上海医药、复星医药等去年销售费用前五名药企均被“检查”,上海医药销售费用已超百亿,增幅达49.21%,而其营收增幅只有21.58%。

  A股284家药企去年销售费用总额超2400亿,34家企业销售费用的营收占比超50%,有多家已超6成,甚至达7成以上。同时多家上市公司的销售费用增幅远超营收增幅,有的已收到年报问询函。而这背后又是药企行贿案频发,长生生物、康美药业、步长制药、沃森生物、中恒集团等均曾卷入行贿案。

  东莞证券在研报中表示:本次抽取检查的药企既有知名度高的上市公司,也有小型地方药企;既有研发护城河深的头部药企,也有深陷舆论漩涡的高营销费用企业,抽检样本代表性强;本次检查不仅仅是对前期康美药业事件的延伸,预计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对不同类型的药企成本进行摸底,为后续第二批带量采购的出台做准备。

  新京报从即日起将推出“药企会计信息核查风暴”系列报道。

  上海医药等去年销售费用前五名均被“检查”

  A股284家药企去年销售费用总额超2400亿,34家企业销售费用的营收占比超50%;上海医药销售费用过百亿,为110.58亿,增速远超营收增速,去年归母净利润是38.8亿。

  事实上,针对会计信息质量检查的工作已连续开展多年。例如《财政部发布2018年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就显示,此前,围绕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这条主线,财政部随机选取钢铁煤炭行业、互联网行业的部分龙头企业开展了检查。

  那么,这次为何会对医药行业开展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

  “本次财政部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主要是康美事件引起的,这对药企的营销等费用的合规性都会产生影响,企业如果有不合规的行为,将会受到很大影响。”医药专家赵衡告诉新京报记者。

  据媒体报道,本次检查的重点内容主要是费用、成本、收入的真实性,以及是否存在私设“小金库”现象;营销人员的薪酬支付是否合规;是否存在按照采购药品数量向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销售返点现象;库存管理、合同签订、销售发货、款项收取等流程控制是否有效,是否存在药品空转现象等。

  Choice金融终端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A股284家药企的销售费用分别约为1380.93亿元、1819.2亿元、2433.44亿元。

  2018年,销售费用排在前五名的上市药企由高到低依次为上海医药、复星医药、步长制药、华润三九、恒瑞医药。

  巧合的是,这5家上市公司都在这次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的名单上。

  以110.58亿元的销售费用居于首位的上海医药也是A股284家药企中,唯一去年销售费用超过100亿元的企业,而其去年归母净利润是38.8亿。

  根据上海医药2018年年度报告可知,由于销售规模的增长,其2018年的销售费用比2017年同期增长49.21%,不过其营业收入2018年同比仅增长21.58%。报告期内,公司工业销售费用总额689,315.73万元,占工业营业收入的比例为35.42%。与销售费用相比,上海医药去年的研发投入约为13.8亿元,研发投入总额占营业收入比例为7.14%。

  仔细观察上海医药销售费用的构成,其包括职工薪酬及相关福利、市场推广及广告成本、差旅和会议费用、运输费用、租赁费、无形资产摊销、办公费用、固定资产折旧、仓储费和其他。其中,市场推广及广告成本所占的费用最高,约为44.26亿元,占比约为40%,差旅和会议费用14.9亿元,占销售费用总额的21.62%,此外销售费用中的“其他”一项则达11.35亿元,占比16.47%。

  深交所在发给通化金马的年报问询函中指出,2018年,制药行业销售费用对营业收入占比的平均水平为25.11% ;根据Choice金融终端数据可知,2018年,A股284家药企中,有125家企业的销售费用对营业收入占比在这个平均水平之上,其中34家企业这一数据在50%之上。

  有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医药行业始终存在重销售轻研发的问题。而此前已有上市公司因销售费用增幅与营收增幅不匹配被问询。

  2018年,莱茵生物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分别为0.37亿元、0.64亿元,分别比上年(2017年)同期增加32.23%、25.77%,而同期上市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减少22.68%。对此,深交所要求莱茵生物说明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大幅增加的具体原因,以及上述费用增长与营业收入变动不匹配的原因。

  5月14日,深交所对兴齐眼药下发年报问询函,“2019年4月9日以来,兴齐眼药股价连续上涨,多次达到股价异动标准,累计涨幅超过200%。”因此,深交所要求兴齐眼药核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5%以上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直系亲属近2个月买卖兴齐眼药股票的情况,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情形等;另外,兴齐眼药2018年销售费用19339.79万元,占报告期营业收入的44.85%,销售费用同比增长44.51%,而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增19.78%。深交所要求兴齐眼药结合其销售业务模式、销售费用明细构成、行业特征、同行业可比公司销售费用同比增速及其与营业收入增长的匹配性等分析说明销售费用和营业收入增长差异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

  Choice金融终端数据显示,2018年,A股284家药企的研发费用约为332.66亿元,平均每家仅为1.17亿。其中,上海医药去年的研发费用约为10.61亿元(未算本期资本化研发投入),排在上市药企的第四位。

  药企行贿案频发:康美药业、步长制药、沃森生物均曾卷入行贿案

  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相当一部分药企存在“商业贿赂”的情况。而77家中的步长制药、沃森生物都曾卷入行贿案,而未在77家中的康美药业、*ST长生也曾卷入行贿案。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此次检查名单中的77家医药企业共涉及了29家A股医药类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上市公司控股公司或参股公司,另外还有一家药企是港股上市公司石药集团的子公司。

  根据Choice金融终端数据可知,这29家上市公司的股票,有26只当天股价下跌,总市值一天一共蒸发约151亿元。而放眼整个医药板块,284家A股上市药企6月4日的总市值一共蒸发了约585亿元。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创始人史立臣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不仅是上市药企,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会对整个医药行业产生很大的影响。

  东莞证券在研报中表示:从检查内容看,检查项目包括费用、成本和收入的真实性等,其中提到的会议费、空转发票抬高成本、高开增值税发票、销售返点检查等项目都是带金销售高发地。带金销售作为历史遗留问题,在老龄化加深的当下,给医保基金带来了巨大压力。

  有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相当一部分的药企存在“商业贿赂”的情况。而77家中的步长制药、沃森生物都曾卷入行贿案,而未在77家中的康美药业、*ST长生也曾卷入行贿案。

  *ST长生至今未公布2018年年报,其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长生生物销售费用为5.83亿元,同比增加152.52%,其解释称,主要系营销模式受疫苗流通条例影响推广费、市场服务费、会议费和运输费增加所致;其“推广服务费”为4.42亿元。在疫苗销售过程中,长春长生涉及多起行贿。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王峰受贿、贪污二审刑事裁定书”就涉及长生生物员工。王峰原为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防疫站的站长,其因贪污罪、受贿罪,获刑8年3个月。据公开资料显示,王峰1968年6月出生,是宁陵县人。他在2010年至2015年,担任宁陵县卫生防疫站站长期间,利用其决定采购疫苗的职务便利,多次非法收受业务员给付的回扣款。王峰在此期间,收受了长生生物业务员吴玉海给予的狂犬疫苗、水痘疫苗回扣款164000元。

  而除了长生生物,还有多家医药公司,也向王峰行贿,且款项均为“疫苗回扣”。这也是医药行业的冰山一角。

  2015年,因涉嫌犯受贿罪,尹红章(曾担任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和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等职务)被拘传。2016年的一审判决显示:尹红章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50万元;在案扣押的338.2万元、象牙一根,依法予以没收。

  随着这起案件的水落石出,多家药企的行贿事实也被公之于众,据悉,共有9家药企向尹红章行贿。

  2016年7月8日,原任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处长蔡明被逮捕。2018年,一审判决结果为:蔡明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40万元;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扣押的被告人蔡明的受贿违法所得人民币532万元、美元1万元(折合人民币63495元)、港币105万元(折合人民币843867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扣押的被告人蔡明不能说明来源的财产差额部分人民币7140211.8l元、美元40663元、港币483810元(存放于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检察院),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与尹红章受贿案相比,蔡明受贿案所牵涉的药企更多。根据裁判文书网可知,2004年1月至2016年6月,蔡明在先后担任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副处长、办公室主任、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处长期间,利用主管药品生产许可审批、质量管理规范认证及药品生产企业日常监管等职务便利,为广州巨虹药业有限公司等28家企业谋取利益。

  在这28家企业中,也有A股上市公司身影。“2014年8月至2015年11月,蔡明利用职务便利,为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谋取利益,先后3次收受该公司总经理马某、副总经理李某某贿送的现金共计港币30万元。”

  事实上,步长制药、沃森生物等上市公司或其子公司都曾陷入行贿丑闻,在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郑筱萸受贿案中,为了让郑筱萸给步长制药申报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级为国家标准提供帮助,原步长制药集团董事长赵步长曾向郑筱萸行贿1万美元。

  医药行业为何行贿受贿案件频发?有业内人士表示:“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药品也具有市场属性,需要通过市场机制与市场化方式进行销售,但药品的销售渠道多为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附带了一定的社会性和功能性,政府监管也相对严格。企业产品要进入市场或扩大用量,就得通过监管部门或医疗机构背书,而且目前市场上存在一定的同质化竞争,竞争相对激烈,也就有产生一系列问题的可能性。”

  康美药业等财报造假,天圣制药制假售假被起诉

  药企行业的乱象频出:康美药业财报造假、天圣制药生产销售假药等也已被曝出,此外,2016年3月,沃森生物子公司山东实杰严重违反《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规定;2016年9月复旦复华控股子公司复华药业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累计被罚款约2.66亿元

  医药行业乱象不止于“商业贿赂”,财报造假、生产销售假药等也已被曝出。前者以康美药业为典型,后者最新曝出了天圣制药制假售假。

  4月30日,康美药业以“会计差错”为由“抹掉”299亿元货币资金,瞬间引发市场热议。随后,监管函、问询函纷至沓来。5月17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初步查明,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

  此后不久,多家上市药企收到了年报问询函,交易所关注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是否进行了利润调节、业绩“变脸”原因、销售费用增长与营收增长差异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商誉减值的风险以及对公司的影响、是否存在商业贿赂等方面。

  5月28日,天圣制药发布公告称,收到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的起诉书。起诉书认为,天圣制药和其实控人刘群涉嫌单位行贿罪;天圣制药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刘群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虚假诉讼罪;天圣制药原总经理李洪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

  6月4日,在天圣制药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外界得以获悉上市公司生产销售假药的过程和金额。

  2016年12月中旬,天圣制药全资孙公司国中医药因生产车间消防问题无法生产,剩余大量包装材料,库存部分未炮制加工的中药原材料。此时,天圣制药全资子公司取得了重庆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编号为渝20160119号的《药品生产许可证》,证载的生产范围为:中药饮片及毒性中药饮片,有效期至2021年9月12日,并于2016年12月1日至12月3日进行了现场检查,正等待颁发药品GMP证书。

  为保证库存的原材料能够按时炮制,刘群决定让国中医药人员到天圣重庆的场地进行生产。2017年3月15日天圣重庆药品GMP认证审查公示,4月10日,取得了重庆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编号为CQ20170013号《药品GMP证书》,有效期至2022年4月9日。而后,中药饮片一直在天圣重庆的场地生产。库存、销售均登记在国中医药名下,销售回款也是直接汇入国中医药账户。上述中药饮片涉及金额合计人民币445.80251万元,销售中药饮片金额合计人民币396.975378万元,占公司年销售收入均不足0.5%。

  回复公告称,上述中药饮片生产销售行为,违反国家药品管理相关的法律法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2015年修订版)第四十八条第三款第(二)项“依照本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或者依照本法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规定,按假药论处。

  新京报记者 阎侠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贾宁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京ICP备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