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14亿资金去哪儿了?招行与钱端“甩锅”互怼,投资人懵了

2019年06月07日 16:00来源:腾讯网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老盈盈缘何法定代表人一问三不知?钱端与招行为啥互怼且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老盈盈缘何法定代表人一问三不知?钱端与招行为啥互怼且互相“甩锅”?投资人怎么办?

  2019年5月27日,钱端APP发出的一则产品逾期公告让吴珊懵了。

  2016年7月,经由当时很熟悉的招商银行客户经理推荐下载了一款名为钱端的APP,吴珊在上面购买了第一笔产品,购买总金额最高达47万元,都顺利兑付了。吴珊于今年3月续期了一款60天的产品,原本5月中旬就能兑付,没想到却逾期了。

  5月27日,钱端发布公告称,投资人认购的项目无法按期履约,具体履约时间及方案需与合作方招行予以确认,后续可能出现待兑付金额约14亿元。

  吴珊面临的未兑付金额为18.5万元。

  目前而言,钱端与招行都在撇清责任。对于未能兑付的原因,钱端表示是招行对其发布的项目产品进行了错配,钱端接收的信息只有资产要素无法获取具体资产情况。而招行认为,广东网金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网金控股”)及其指定的钱端APP经营方作为撮合融资方和投资方的主体,不但掌握投资人的具体信息,也更清楚融资人和融资标的底层资产信息和募集资金的资金流向,而且其在2017年4月已经停止了与网金控股和钱端的合作。

  众多投资人(包括招行前员工)反映,当初招行通过一个名为“员企同心”的营销项目推广钱端,而且营销奖励机制颇为丰厚,其扮演的角色不止见证资产的真实性,而更让他们疑惑的是为何招行不在终止协议后第一时间告知投资人。据经济观察报记者在钱端现场发现,钱端的内部管理也较为混乱,法人代表仅仅是一个负责行政的后勤员工,对投资人的诉求“一问三不知”。

  至于对逾期资产需承担的责任,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贺俊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在招商银行和“钱端”之间存在两种观点,需要根据它们之间的合作协议才能判断各方在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和责任,但是内部合作协议一般不对第三方产生法律效力,招商银行和“钱端”之间的争执对现阶段的逾期项目催收可能不会产生太大的帮助。

  贺俊认为,对投资者来说,则要先关注当时“钱端”平台的服务条款、投资协议的内容,特别是确定合同的相对方以及明确权利义务的约定,并做好证据保全。已经遭到逾期的产品,投资者应当尽早向法院提起诉讼,以免由于平台与第三方之间的纠纷耽误了催收时机。

  目前钱端和招行均已向法院提起了对对方的诉讼。

  法定代表人只管后勤

  6月3日上午,经济观察报记者来到位于广州中信广场的钱端总部,办公室工位上只有一两个人,三个保安从外到里负责投资人登记、维护秩序等。吴珊正和一众投资人追问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我们钱到底在哪里”、“你们公司有多少人”“你平时是怎么管理公司的?”“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做法人代表的”他总是默默低下头,没有回。

  这位87年出生的小伙子就是钱端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冯巍。根据天眼查资料,钱端的大股东为广州鼎盛汇盈资产管理企业,持有钱端83.6%股份。广州鼎盛汇盈资产管理企业的实际控制人是冯巍,因此从天眼查显示股权结构上来看冯巍就是钱端的实际控制人。

  但为什么这位实控人都是“一问三不知”?“我这个实控人是挂名的,我在公司做后勤工作的,就是负责处理一些后勤的事物。”冯巍对现场的投资人坦承。他当初觉得公司正常作业,又跟招行达成合作,加上不太懂公司法,没想到公司会出事,所以就答应以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去工商局登记注册。

  记者查看天眼查发现,除了上述两家企业之外,冯巍还是广东网发行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以及分别在深圳易银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广州泓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担任股东和监事。更为巧合的是,深圳易银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出现在了2019年4月修订后的投融资平台服务协议(投资人版)中。根据协议,该企业的角色是投资人的质权代理人,与融资人签订远期兑付凭证质押合同并代为行使质押合同项下质权人的权利、履行质权人的义务。6月4日上午,记者来到易银通在天眼查的注册地址深圳沙河高尔夫别墅d12栋,却被告知查无该企业和冯巍本人,反而出现的是一家名为深圳前海互兴资产管理公司,经查与钱端并无关系。

  在投资人沟通现场,钱端的代表律师告诉经济观察报,钱端的实控人乃网金控股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陈强,该公司成立于2009年9月15日,原名为广东优迈信息通信股份有限公司,公司主要业务是发行金融产品的互联网平台;从天眼查的资料也显示冯巍与陈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冯巍担任监事的广州泓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就是陈强,另外冯巍担任法人的广东网发行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陈强也持股49%。当天,记者在现场未能见到陈强。

  6月3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网金控股的总部广州越秀金融大厦,一位女员工出来接待记者表示他们跟钱端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普通员工也不参与此次事件中。

  招行钱端“互怼”

  此次事件缘起于招行在若干年前的创新业务尝试,由此掀起了一场“互怼”,但到底孰真孰假却让吴珊等一众投资人难以分辨,而矛盾焦点在于钱端是否为招行委托的第三方软件公司,钱端认为是,而招行认为钱端只是其合作伙伴网金控股指定,而且已经与网金控股及钱端停止合作,而钱端认为没有签署正式书面协议合作长期有效。

  2013年4月,招商银行推出面向中小企业客户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小企业E家”,该平台围绕中小企业“存、贷、汇”等基本金融需求研发互联网金融产品。招商银行给经济观察报提供一份《招商银行与网金控股原业务合作模式》材料显示,招商银行于2013年、2014年和2015年与网金控股分别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及其补充协议。根据招行的说法,两者的合作模式是:招行按照融资人的委托对其提供的金融资产信息进行见证核查,包括融资人已在招行开立对公结算账户、具体账户信息、融资人融资的还款来源,还款来源为融资人持有的已承兑国内信用证、银行承兑汇票等。见证后,招商银行将经过见证的融资人项目要素信息委托提供给网金控股。同时,融资人与网金控股建立融资服务关系,网金控股为融资人提供融资服务,并通过其建设经营的互联网投融资平台负责将融资人的融资需求与投资人的投资需求进行撮合。

  招行方面表示,2015年6月后招行停止了小企业E家网站运营,关闭了从小企业E家跳转网金控股互联网投融资平台的入口,而网金控股引入并指定钱端APP作为向投资者发布融资人融资信息,并接受投资人投资的平台。

  钱端向广州金融工作局提交的一份《关于钱端APP运营情况及问题的情况说明》中提到,2014年,招行有意推出“小企业E家”的移动端手机APP,同年7月钱端成立,目的是与招行合作,并根据招行的需求开发运营“小企业E家”的移动端手机APP。2015年6月,钱端公司开发了现在的钱端APP并上线试运营;同年10月,招行、第三方支付公司分别签署合作协议,正式运营钱端APP。其中招行是信息发布方,钱端APP所有项目均由招行负责审查发布,钱端公司是平台服务方,只提供技术服务,全程不接触资金。

  招行在2018年10月8日发布公告称,招商银行小企业E家的企业云服务、企业商机服务、互联网进销存、互联网人力资源、互联网融资见证业务等互联网创新业务已于2017年4月28日停办。招行与钱端等相关合作机构的业务合作已同步终止。

  根据招行表示,彼时招行停止接受融资人委托为其融资提供信息见证服务,也终止了与网金控股的合作;以招商银行进行了信息见证的金融资产为还款来源的融资产品,已于2018年初全部到期顺利结清,没有出现任何资金回款风险。

  然而,钱端方面则表示合作并未停止。根据钱端提供的它与招行签署的《互联网金融业务产品合作协议》,如招行要解除合作协议,则必须提前三个月通知,至今招行未向钱端发出关于接触合作协议的书面通知,也未就已开展业务协商处置方案,故按法律规定,招行无权单方解除合作协议。

  对此,招行方面表示,钱端在2017年4月招行结束和钱端的关系后私自使用招行商标,发售理财产品误导客户。

  投资人反映招行以“员企同心”推广钱端

  令吴珊及一众投资人不解的主要有两点,一是既然招行只是作为信息见证方,为何参与了大部分钱端的营销推广?根据众多投资人的说法,当初购买钱端理财产品的途径大致分为两类:一种是在招行营销网点经客户经理或者招行员工推荐下载;一种是招行在其对公客户所在企业进行推广,让企业员工下载钱端购买理财。

  根据投资人提供的材料,大约2015年-2016年间招行通过一个名为“员企同心”的营销项目推广钱端。该项目是招行小企业E家推出的轻型互联网对公产品,为企业及企业员工提供增值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彼时的宣传资料显示,加入“员企同心”的方法是扫描二维码后,点击“我要赚钱”输入手机号短信验证码后将红包提取至“钱端”APP。而宣传资料还标明“钱端是招行委托第三方软件公司开发的,基于我行员工员企同心产品和票据见证产品的互联网移动端投资。钱端上所有理财产品为我行资产,由永安保险承保,我行承兑,安全可靠,固定期限收益,可放心认购。”

  投资人提供的一份《“员企同心”营销奖励措施指引》显示,当时该营销项目针对分支行、产品经理、客户经理、会计经理等一线营销人员进行奖励。奖励措施为成功营销一户开通员企同心,可获得小企业E家积分200分(价值200元)。积分奖励有限,奖完为止。

  一位曾在招行广东二级分行工作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大概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当时他所在的分行都在主推“钱端”,员工领红包的同时二维码生成方也有相应回报,扫码的人越多回报越多,当时离职的招行员工据说将二维码发各种群,躺着月进账超万元。他从2016年起自己用,也推荐家人朋友用。

  其次令投资人疑惑的是既然招行在2017年4月28日已经停止了与钱端的合作,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告知投资人,而是到了2018年10月才发布公告。最近,吴珊和一些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人都到了各地分行讨要说法。

  据投资人提供的一份来自于投资人与招行沈阳分行的对话内容来看,该沈阳分行业务负责人表示,2017年4月是商务合同终止,正常停止合作,彼时没有任何问题发生;其次,2017年合同终止后,钱端就与招行没有任何业务往来,招行不是平台的运营方,和钱端停止合作后已经不掌握投资人和底层资产的相关信息,不应该由招行通知投资人,而是钱端负责告诉所有投资人。记者核实录音后证实对话属实。

  对于踩雷的原因,招行和钱端也是各执一词。钱端公告称招行对其发布的项目产品进行了错配(包括资产和期限等的错配),钱端接收的信息只有资产要素(期限、金额、收益率、项目编码)无法获取具体资产情况。

  而招行方面表示,网金控股及其指定的钱端APP经营方作为撮合融资方和投资方的主体,不但掌握投资人的具体信息,也更清楚融资人和融资标的底层资产的信息,同时也清楚向投资者募集资金的资金流向。

  根据投资人的流水,资金的流向主要流往了三个方向;分别是(特约)招行小企业服务平台、网金控股、钱端和一些消费金融平台,但14亿逾期金额最终流向不明。

  (应采访对象要求,吴珊为化名)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导航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708号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 经营许可证编号:1-05121355
    本站郑重声明:第一黄金网中的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