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山西柳林首富被查:北京太原341套房 为风水改黄河河道

2019年06月07日 16:00来源:腾讯网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柳林地处山西省西部,国土面积1288平方公里,其中含煤面积达1000平方公里。这个曾经的国家级贫困县因为盛产稀缺的“优质

  柳林地处山西省西部,国土面积1288平方公里,其中含煤面积达1000平方公里。这个曾经的国家级贫困县因为盛产稀缺的“优质主焦煤”而闻名全国,也因煤致富。柳林是山西的缩影,邢利斌和陈鸿志则是山西煤老板们的缩影,或者说是两个极端。

  见习记者何婧

  6月4日,山西高院发布消息称,日前,长治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陈鸿志等78人,以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抢夺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寻衅滋事罪、妨害作证罪、帮助毁灭证据罪、窝藏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非法采矿罪等罪提起公诉。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尚法新闻(ID:zgsbfzzk)注意到,5月29日,山西公安机关侦破该案的专案组刚刚被记了集体一等功。

  至此,柳林县“南邢北陈”的时代终结。

  柳林地处山西省西部,国土面积1288平方公里,其中含煤面积达1000平方公里。这个曾经的国家级贫困县因为盛产稀缺的“优质主焦煤”而闻名全国,也因煤致富。

  柳林是山西的缩影,邢利斌和陈鸿志则是山西煤老板们的缩影,或者说是两个极端。

  南邢北陈的柳林煤矿“江湖”

  1990年,23岁的邢利斌从山西大学法律专业毕业,同年,他承包了中阳县某国有铁厂。1990年,邢利斌租赁经营了柳林县金家庄乡办煤矿,正式进入煤炭行业。事实上,此举并不符合政策法规,在中国内地,法律规定采矿权不得交易、出租。

  ( 邢利斌△图片来源:网络)

  9年后,一个未来将成为邢利斌强有力竞争对手的年轻人也在摩拳擦掌,为进入这个暴利行业做准备。

  陈鸿志出身寒门,父亲是一名铁匠。他从小不爱读书,学习成绩也不好,于是选择去当了武警。1999年退伍后,陈鸿志白手起家创建了“星火石料厂”,扩建后改名星火建材有限公司。开石料厂让陈鸿志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千禧年后,两人的商业版图都迅速扩张。

  2002年,财政收入仅有2亿元的柳林县决定转让兴无煤矿。邢利斌在租赁经营柳林县金家庄乡办煤矿后,又以8000万元价格获得兴无煤矿的全部股权,进而一跃成为山西柳林首富,资产超百亿元。

  眼看着煤炭经济飞速发展,陈鸿志自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2003年,28岁的陈鸿志取“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意,注册柳林燎原商贸公司,开始涉足煤炭业。仅这一年,他就承包了兴家沟煤矿、成家庄煤矿、田家坡煤矿等5座煤矿。

  三年后,他正式组建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公司。接着,他又先后承包邓家洼煤矿、柳家庄煤矿,并购买了麻塔则煤矿。

  2009年山西省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后,凌志集团共拥有4座主体煤矿,4座洗煤厂,综合购物商厦1座,五星级酒店1座,全日制省级示范初中1所,大型印刷厂1个,以及占地1152亩的绿色生态农业园区1个。

  2013年,柳林县凌志农业科技开发公司成立。基地位于柳林县成家庄镇张家庄村,面积1280亩,总投资1.7亿元。

  当地人谈到柳林的煤焦资产布局时如此评论:柳林南边的半壁江山是邢利斌的地盘,北边则大多数属于陈鸿志的势力范围。

  一人“文扩” 一人“武抢”

  虽说邢利斌和陈鸿志各占据着柳林县煤矿资源的半壁江山,但其扩张方式可以说是大相径庭,邢利斌凭着“白菜价”收购实现资产翻番,陈鸿志则靠着拳头占山为王。

  邢利斌租赁经营了柳林县金家庄乡办煤矿后,对其进行了重大技改,使该矿生产能力由租赁初期的10万吨提高到目前的60万吨以上。

  有人算了一笔账:当时在柳林一个10万吨的煤矿每年的租赁价格约十几万元,而当时的煤炭每吨价格在100-180元。以60万吨计,扣除租赁费用,邢利斌每年的营收约6000万元至1亿元。

  接着邢利斌以金家庄煤业有限公司为名义,出资买断柳林兴无煤矿。据了解,柳林兴无煤矿是当时柳林全县最大的国有企业,储量15亿吨的,年产能达60万吨。

  很快他开始着手重组成立山西联盛能源集团,当年上交税金1000万元。若按地质储量计算,邢利斌每吨付出的仅为0.52元,按可开采储量计算,邢利斌每吨煤炭付出的价格仅为0.57元,可谓“白菜价”。在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获得兴无煤矿这一“利润奶牛”后,邢利斌的个人资产跃至数十亿元。

  2008年7月,邢利斌的兴无、金家庄、寨崖底三个煤矿成功实现境外上市,其也获得百亿元现金以及股权。

  2009年前后,山西省根据规划将年产量在30万吨以下的煤矿全部关停,在此基础上,催生了中小型煤矿的整合。

  9月,联盛集团与华润电力合作,先后在中阳、交口、石楼、兴县、临县、孝义等县收购矿井39对,整合后形成13对主体矿井。

  而在煤炭资源重组中,柳林县此次保留的24个比较大的煤矿中,联盛能源控制了三分之一。另外,联盛能源和央企华润集团合资,成立了华润联盛集团,邢利斌持股42%。

  一名当地人士称,在整合过程中,煤老板之间的利益争夺也愈演愈烈,“能整合的就存在争夺收购问题,不能整合的就要在关停之前争分夺秒,争取多采些煤出来。”

  陈鸿志的八个煤矿经整合,只留下了四个,尽管数量减少,但公司效益未减反增。在此期间,他的保安队也迅速发展到上百人。

  陈鸿志收购、合并煤矿的那几年,也是其保安队在当地最为“活跃”的几年,有人曾说“为抢夺资源,平息村民闹事,他们经常数十人甚至上百人一同出动,有时甚至将人打至多处骨折,久而久之,人们对陈鸿志的保安队也从憎恶变成忌惮。”

  ( 陈鸿志。图片来源:网络)

  曾有山西知情者对媒体说,陈鸿志财富的积累主要是靠“上买下闹”。“上买”即行贿上层官员,打通官路,控制官员;“下闹”则是通过收买等手段让村民上访、破坏基层选举,并以暴力侵占手段获得煤矿等。

  曾有媒体调查,2007年10月,陈鸿志假借修路之名,将通往该矿的道路挖断,致使该矿场原煤无法外运,被迫停产。最终,薛武汉等人不得不将煤矿卖给陈鸿志。

  2007年12月30日下午,薛武汉同王亮珠及其司机高三平等人一道去麻塔则煤矿验煤,高三平在返程中遭到陈鸿志团伙数十人围堵殴打。由于对方出手过重,高三平当场死亡,并被扔下30多米深的深沟。

  被抓捕前,陈鸿志的员工约有6000人,其中保安就有大概300名。其前员工曾对媒体称,陈鸿志对保安队十分看重,保安队也是他最大的仰仗,“如果有人打伤人进了监狱,工资照发,出狱后仍能回到凌志集团工作。一旦有‘紧急任务’,各矿上的保安会迅速集结,数百人一同出动,在柳林没有不怕他们的。”

  两人在公益上都“战功累累”

  与陈鸿志正相反,邢利斌行事颇为低调,很少在媒体和公开场合露面。但提到他时,不论是员工还是未有接触的当地人,都对他好评如潮。

  邢利斌十分关注社会公益事业,2003他参与柳林教育体制改革,将原柳林四中改制为联盛中学,并高薪广罗优秀教师,根据学生成绩实行“五免一补”两奖,累计投资近亿元,使校内教育设施得到改善。

  他还参与了柳林公路建设、为当地多个村子打深井、铺设供水管路、绿化荒山、化解村企矛盾、修建养老院和三所小学。

  企业改制中,邢利斌还为原兴无1000余名职工上缴工龄补偿1000万元,与原兴无1089名职工签订了新的劳动合同,并为他们缴纳“五项保险”费用,职工最低工资由过去的300元左右提高到900—1200元,井下工人工资达到1500元以上,中高层管理干部月工资达3000元以上。

  同时他公司的各直属煤矿都建有职工公寓、餐厅、澡堂,并且新建了联盛小区、教师公寓,安排公司职工家属250余户。

  他的企业先后获得了“全国守信用重合同单位”、全国“‘安康杯’优胜企业”、“山西省优胜企业”、“优秀民营企业家”等光荣称号,他本人先后获得了“全国关爱职工企业家”、“省五一劳动奖”、“功勋企业家”、“优秀民营企业家”、“吕梁市发展民营经济功勋”等称号。

  知情人曾对媒体透露,2008年汶川地震后,联盛集团向灾区捐款2000万元人民币;2010年玉树地震后,联盛集团向灾区捐款1500万元人民币。

  事实上,声名狼藉的陈鸿志也参与过不少公益。汶川大地震后,凌志煤焦有限公司向灾区捐款100万元现金和物资。

  有文章这样报道陈鸿志对李家塔村的贡献:原本穷得“叮当响”的李家塔村村民,如今却成了柳林县里最被人艳羡的一群人——他们不仅家家搬出了土窑洞,还住上了户均227平方米的联排小别墅。凌志集团出资,建了218套住房,工程总投资8000余万元。不少村民还脱掉了“农皮”换“工装”,摇身一变,成了凌志集团旗下公司的员工。

  另一篇文章则说,凌志集团耗资数十亿元,将公益事业做到众多领域:修建公路隧道,修筑黄河大桥,治理荒山荒坡,建设移民新村,资助基础教育,捐助贫困学子。

  陈鸿志还曾被授予“山西省社会扶贫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接连两任首富的惨淡收场

  即使做了这些,也没能抵过陈鸿志曾犯下的“恶”。

  2018年6月,网上流传的一份自称为受害人提交的材料,列举了陈鸿志收买受害人,妨害作证、盗采邻矿资源,挖塌安保煤柱、断路、放火、操控孟门镇等乡镇的村委会选举、非法拘禁村主任、非法暴力强拆村庄、瞒报矿难等共41宗罪。

  2018年7月24日晚间,山西长治警方通报,该市公安机关正在侦办一起有组织犯罪案件,已将犯罪嫌疑人陈鸿志依法刑事拘留。

  陈鸿志被捕后,涉案财物被扣押、查封、冻结,初步评估约78.4亿元。仅房产一项,办案人员就在北京、太原等地发现341处。据了解,陈鸿志的住宅达3800多平米,曾为了风水修改黄河河道,在家门口修建大坝。

  邢利斌的没落更让人始料不及。

  2012年3月18日,作为柳林首富的邢利斌在三亚为女儿婚礼专门开了一场群星演唱会。演唱会请来了朱军、周涛主持,冯巩、韩红、周杰伦、阎维文等明星皆现身表演。

  报道称,邢利斌花7000万巨资在三亚丽思卡尔顿酒店为女儿举办大型婚礼。“炫富”、“奢靡”等词一度成为外界对其最直接的认知。

  然而就在一年后,联盛集团发家地山西柳林县煤炭工业局局长杜彦斌却公开对媒体表示,柳林众多煤企中,联盛集团的日子最不好过,甚至直言“它从2011年7月开始欠发工资,目前工资只发到2012年7月”。

  据接近联盛集团的金融人士透露,集团负债率已逼近100%。而其原本计划与平安信托合作的100亿项目,目前也面临胎死腹中的危险。

  2014年9月,山西新任省委书记王儒林深入腐败重灾区吕梁市调研,才披露邢利斌半年前接受调查的消息。此后邢利斌再无音讯。

  接连两任首富惨淡收场,但柳林县凭着丰富的煤炭资源,其财政收入持续增长,2018年9月7日,山西省政府正式批准柳林县退出“省定贫困县”并向社会公告。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708号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 经营许可证编号:1-05121355
    本站郑重声明:第一黄金网中的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