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兄弟情不再?美国无差别贸易打击令马克龙与特朗普反目

2019年06月07日 22:00来源:腾讯网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曾坚信只有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保持对话,才能掌控全局的法国总统马克龙正在转变立场。   6日,特朗普赴

  曾坚信只有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保持对话,才能掌控全局的法国总统马克龙正在转变立场。

  6日,特朗普赴法参加法国诺曼底登陆75周年纪念活动并同马克龙进行双边会谈,期间双方讨论贸易政策以及伊朗问题等话题。

  就在特朗普赴法前夕,马克龙公开用英语发表演讲,抨击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称美国用不合理的理由制定关税,只会毁掉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财富和经济增长,欧洲必须捍卫自身利益并采取新措施。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学教授赵永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全球对美态度及形势的变化是马克龙转变的关键因素。

  “法国的特点是有些‘墙头草’,目前(看到)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同美国的贸易摩擦扛住了,这是马克龙态度转变的根本原因,因此对美国也更加强势。”赵永升表示,“此外,德国总理默克尔此前对特朗普的暗示性批评也起到作用。”

  上个月末,默克尔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致辞:“保护主义和贸易争端危害到了全球贸易,因此也伤害到了我们繁荣发展的基础……全球化而不是民族化,开阔眼界而不是封闭自守,团结而不是孤立。”

  赵永升称:“德国是欧盟的主要力量,默克尔前段时间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中,虽然没有指明,但实际上就是批判了特朗普。德国是出口外向型国家,美国挑起贸易战实际上对德国影响更大,对法国的影响没那么大,但一向稳重的默克尔这次却措辞非常强硬,站在美国的土地上敢于这么说,说明整个欧洲(对美国)的态度发生了变化。”

  特朗普与马克龙再“较劲儿”

  6日,在共同出席纪念诺曼底登陆75周年活动时,马克龙同特朗普之间再次上演了一次近20秒的“较劲儿”握手。2017年两人曾以类似的方式“不打不相识”:特朗普在参加2017年法国国庆日庆祝活动时,同马克龙握手“角力”长达半分钟,彼时现场图片显示特朗普的手在马克龙强有力的握手中变白。

  由于在各自的选举中,两人均以“超越了传统政治障碍的局外人”身份获胜,特朗普对马克龙格外优待。曾经在2017年第一次访问欧洲期间,只给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和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一杯咖啡的会见时间,但却跟马克龙相约吃了一顿长午餐。2018年4月,两人情谊继续升温,特朗普将自己上任后第一次国宴给了马克龙,并给予访美的马克龙全套国事访问规格对待。

  而在德国总理默克尔同特朗普之间交流不畅的情况下,马克龙一度成为特朗普在欧洲问题上的调停人,但彼时外界就对于马克龙这样的莫里哀戏剧深度爱好者和崇尚“交易艺术”的特朗普能维持多久“兄弟情”有深深疑问。

  2018年, 随着美国对欧盟开始无差别贸易打击,两人之间的裂痕扩大。2018年11月,特朗普缺席巴黎和平论坛,并对使马克龙焦头烂额的“黄背心运动”表达同情言论,这令马克龙感到了失望和被冒犯。

  特朗普则因马克龙提出的欧洲军队想法震怒,他在推特上称:“法国总统马克龙刚刚建议欧洲应该建立自己的军队,保护自己不受美国、俄罗斯侵犯,非常侮辱人,但也许欧洲应先支付北约的合理费用,美国补贴得太多了!”

  法国前总理拉法兰是马克龙的忠实盟友。他对此评论道,(美国)这样的盟友并不是很好,此次美法会面,对于法国总统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告诉美国总统特朗普我们的失望之情。拉法兰指出,目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特别是特朗普所推动的英国硬脱欧,无异于在“拆散欧洲”。

  此前,特朗普的前顾问班农曾在欧洲议会选举前夕到巴黎力挺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马克龙对此也公开指责他致力于“搞垮欧洲”。

  赵永升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道,法国的国内事务让马克龙无力应对,因此要向外寻求成果。“‘黄背心运动’从去年11月延续至今,马克龙面对国内问题已经没有招数了,只能在国外事务的层面提升业绩……再加上马克龙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输给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党首马琳娜·勒庞,这也促使马克龙对美国表面强硬起来,要在谈判中获得更多利益,不然他失分太多了。”他说。

  美无差别贸易打击让法国转向

  赵永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马克龙原来也是亲美派的,他现在态度转变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特朗普对欧洲的贸易态度威胁到法国根本的利益。”

  赵永升认为,在马克龙的对外政策中,对欧盟提出严苛贸易条件的特朗普首当其冲,因为他的政策在贸易层面会对法国产生巨大影响。

  具体而言,赵永升介绍道,法国经济和工业整体的构架都很合理,法国不完全靠出口发展经济,和美国在工业品的贸易上互补性并不强,而双方谈判的利益冲突点主要集中在像香槟酒这样的高端农副产品、中端奢侈品以及某些工业产品上。

  赵永升以香槟酒为例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法国的葡萄酒有很多出口到美国去,现在美国加州的葡萄酒在法国的指导下种植得也不错。但更高端的香槟酒只有法国才能生产,只有在法国香槟区用指定葡萄酒品种按要求酿制的才能叫香槟酒。比如在欧洲的规定下其他国家生产的只能叫’起泡酒’,但美国在加州却也生产’香槟酒’,法国还专门跑到美国去吵架。”

  根据法国农业部数据,从2017年8月至2018年7月,美国是最大的法国酒类进口国,共计消费16.7亿欧元的法国酒。根据美国酒类协会数据,这大约占据美国进口欧洲酒类总额的40%,而与此同时,美国酒在欧洲的销售额只相当于总额的12%。

  在美欧达成三零(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贸易协定谈判意向后,美方多次表态希望将农业纳入谈判范围之中,而欧盟则多次指出,该贸易协定中将不会包含农业,如包含农业,则无法获得法国等农业国家的赞同,换而言之,即便谈也是白谈。

  马克龙曾多次公开表示,反对将农业纳入任何贸易协定。

  根据欧盟方面的数据,法国的农业产品占欧盟农业总产值20%左右。且欧盟常年对农业进行补贴。考虑到法国对美贸易并无明显顺差的情况,如果以农业市场进行谈判,对于法国而言这的确得不偿失。

  马克龙重要智囊、法国外交部分析、预测与战略中心前主任瓦伊斯(JustinVaisse)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曾指出,法德有着非常不同的经济体系。他说:“德国有出色的出口机制,所以德国经济在全球增长时期是很好的。但当整个环境不太好,像今年这样,德国的出口机制就不行了。”

  瓦伊斯表示,德国与美国有巨额盈余,我们(法国)没有,法国与美国达到了贸易平衡。2018年德国对美盈余为682亿美元,是美国第四大贸易赤字国家。因此法德在对美谈判时,态度迥异。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京ICP备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