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涉黑被抓的煤老板:组建300人打手队伍,掌掴县官敛财78亿

2019年06月06日 13:00来源:腾讯网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文|AI财经社 余一   编|鹿鸣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

  文|AI财经社 余一

  编|鹿鸣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4年间,山西柳林县倒下了两位巨无霸煤老板,前者或涉腐,后者则是中央扫黑除恶打击的对象。2014年3月12日,“煤炭大王”、联盛董事局主席邢利斌被警方带走,4年后,吕梁柳林首富陈鸿志因涉嫌有组织犯罪被依法刑事拘留。

  彼时,仍有当地自媒体称他们是“柳林的名人”、“柳林的功臣”,以后,也都将“载入史册”。

  6月4日,山西检察微信公号公布消息,日前,长治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陈鸿志等78人,以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抢夺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寻衅滋事罪、妨害作证罪、帮助毁灭证据罪、窝藏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非法采矿罪等罪提起公诉。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2018年7月21日,山西警方开展了针对陈鸿志黑社会集团的抓捕行动。3天后,“平安长治”通报称,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随之落网的还包括凌志集团多名高管、陈鸿志亲属、相关公职人员等。根据长治市发布陈鸿志案件在逃人员名单,还包括柳林县法院干部张泽平,柳林县邮电局职工陈富香等。

  据《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报道,陈富香是陈鸿志的姐姐,张泽平则是其姐夫。至今,陈富香与张泽平仍是凌志集团的高管成员。

  发家

  和大多数草根企业家一样,陈鸿志并没有显赫的身世。1975年,陈鸿志出生在山西柳林县孟门镇李家塔村,他的父亲是一名铁匠,家里并不富裕。

  不爱上学的陈鸿志早早地入伍当了武警,1998年,也是其23岁这一年,陈鸿志退伍了。澎湃新闻2018年报道,返乡后的陈鸿志生活上十分穷困,甚至在洗浴中心当过擦鞋工。

  1999年,陈鸿志开了一家石料厂,取名“星火石料厂”。在此之后,陈鸿志才真正走向腾飞。不过,令人疑惑的是,外界对陈鸿志的启动资金以及背后的发家史知之甚少。在世界晋商网一篇名为《新晋商陈鸿志斥资80亿》的文章中提到,陈鸿志靠四处举债10万元,才开出这家石料厂。

  陈鸿志出生的柳林县,在2018年9月之前还属于山西省省级贫困县。公开资料显示,柳林县位于河东煤田腹地,储煤面积约800平方公里,占柳林县总面积的62%,储量达100亿吨。AI财经社在地图上搜索关键词“煤矿”,柳林县全县跳出几十条相关企业名称。

  正是这样的贫困县,诞生了陈鸿志和邢利斌两位当地知名的煤老板,不过,后期二人对于贫困的理解恐怕只留在记忆中了。

  多家媒体报道,陈鸿志于2003年开始涉足煤矿,并注册了柳林燎原商贸公司,寓意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工商信息显示,陈志鸿旗下公司确实多在2003年之后注册成立。这一年,他就承包了兴家沟煤矿、成家庄煤矿、田家坡煤矿等5座煤矿。随着煤炭经济的发展,陈鸿志收益颇丰。之后,陈鸿志又陆陆续续拿下不少煤矿,并于2005年,组建了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公司。

  陈鸿志被捕前,凌志集团在2018年年度招聘中这样介绍到:公司集原煤开采、精煤洗选、百货商贸、酒店服务、学校管理、包装印刷、生态农业于一体,是以煤为基、多元发展的吕梁大型民营企业之一。公司现有主体煤矿4座,大型重介工艺洗煤厂4座,综合购物商厦1座,五星级酒店1座,全日制省级示范初中1所,大型印刷厂1座,农林牧副渔绿色生态农业园区1个。凌志集团给煤矿的采掘队工人薪资范围为9000-11000元,为所有工种薪酬之最。

  2012年,陈鸿志的同行兼老乡邢利斌“7000万嫁女”的新闻,在全国引起热议。人们知道煤老板有钱,但似乎第一次知道煤老板这么有钱。不过,等到陈鸿志落网后,煤老板的富裕程度只能让观众咂舌了。

  据央视新闻报道,陈鸿志被捕后,涉案财物被扣押、查封、冻结。仅房产一项,办案人员就在北京、太原等地发现341处,约252481.93㎡,估价50.1亿元。

  长治市刑警支队办案人员在接受央视新闻频道采访中称,陈鸿志名下黄金有30块,总共20公斤,价值550余万元;手表12块,价值约800万元。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瓷器、挂件、字画、石头、玉器、名酒等物品,以及扣押的车辆。

  报道还提到公安机关共扣押、查封、冻结涉案财物初步评估约78.4亿元,冻结银行账户133个,冻结资金共计6.3亿元;冻结银行股份3.6亿元;查封土地16.25公顷,估价5.4亿;查封汽车估价13亿。同时,在财务状况审计中,初步认定该集团偷税约1.9亿元,应入未入账收入6.25亿元。

  “他的这个财富帝国都是受害人的血和泪为基础的。”长治市公安局局长乔亚民在接受采访时说。

  罪恶的原始积累

  在陈鸿志的财富积累过程中,保安队的存在功不可没。

  工商信息显示,凌志集团旗下的凌志保安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地址位于柳林县柳林镇煤炭大酒店内。事实上,相关媒体报道,早在陈鸿志涉足煤矿的2003年,其手下的保安队就已经颇有威慑力。

  最鼎盛时期,陈鸿志的保安队成员接近300人。这些美其名的保安们,实则干着黑社会打砸抢的勾当,这一切都在陈鸿志的指挥下进行。一旦陈鸿志的财路遇到障碍,他的打手们便会闻声出动。在网上爆出的《吕梁陈鸿志涉黑团伙41条犯罪线索》一文中,陈鸿志背后几乎所有的罪行都有保安队的参与。

  2007年12月30日,陈鸿志手下的保安队还闹出了人命。当年,陈鸿志想买麻塔则煤矿,但多次遭到该矿股东的拒绝。同年10月,陈鸿志以修路之名,将该矿通往外界的道路挖断,致使该矿原煤无法向外运输,被迫停产。迫不得已之下,该矿股东将煤矿卖给了陈鸿志。

  不过,陈鸿志的贪婪并未满足。他要求连该矿库存的数万吨原煤一起买下,但是价格没谈拢。与此同时,麻塔则煤矿股东决定将原煤卖给柳林县金源公司老板王亮珠。正是这个决定,王亮珠的司机高三平被陈鸿志手下殴打身亡。

  上游新闻还曾报道,于2016年4月调任成家庄镇党委书记的陈秋平,其工作管辖区包括成家庄镇十几个行政村,包括凌志集团旗下的多家煤矿。由于没能为陈鸿志办事,陈秋平遭到了一系列的报复。在最广为认知的报复行为中,陈秋平家的祖坟甚至被挖了近一米深的坑,两块墓碑也都被人砸了。

  不只是村民、村干部,在陈鸿志的政府关系网络中,不少官员也对他言听计从。据新京报此前报道,陈鸿志还曾当众扇了柳林县原县委书记王宁的耳光,只因王宁没能办好其嘱托的事情。后者也已落马。

  尽管有人声称,如此多的打手愿意为陈鸿志卖命,是因为陈鸿志待他们不薄。不过,在后来的新闻中,有原保安队的员工透露,陈鸿志惯用的伎俩是以扣发工资等方式来强制留人。此外,还包括对内部人员进行体罚,简称“251”:200个俯卧撑,500个仰卧起坐,1000个蹲下起立。“做不了也得做,不做就打。”有受害者说。

  多面陈鸿志

  尽管陈鸿志作恶多端,但他极为懂得用在他人血和泪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财富来包装自己。

  “我只是吕梁大山里一个有梦想的孩子,我和我的乡亲们一样,期待着重生的孟门古镇如画卷般铺展在世人面前的那一天。”陈志鸿曾对媒体描述自己的宏伟大业。

  陈鸿志口中的孟门古镇,是战国时期著名政治家蔺相如的故乡,从柳林县城到孟门古镇不足一个小时的车程。有报道称,2016年,陈鸿志决定斥资80亿元,将孟门古镇文化旅游景区,打造成一个集“产城融合、宜居宜业宜游、公共服务完善、生态环境良好”为一体的美丽乡村样板。预计2020年初具规模,将有周边5万村民迁居于此,景区可接待游客1434.2万人。不过这一些宏伟大业随着陈鸿志的落网,充满了不确定性。

  尽管如此,一篇文章称,陈鸿志出生的李家塔村村民却成为了柳林县“最被艳羡的一群人”。他们搬出了土窑洞,住上了户均227平方米的联排小别墅,不少村民还脱掉“农皮”换“工装”,成为凌志集团旗下公司员工。在李家塔村,村民将陈鸿志建设的新式小区称为“陈家大院”,大院门口“富而思源”几个大字十分显眼。

  除此之外,为陈鸿志歌功颂德的文章里,还提到陈鸿志为当地修建公路隧道、资助基础教育、捐助贫困学子等等。

  “我如今不是为金钱而努力,而是为责任而前行。”在陈鸿志的名言中,这一句尤为出名,也尤为刺耳。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导航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708号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 经营许可证编号:1-05121355
    本站郑重声明:第一黄金网中的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ICP备案:京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