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橙
天空蓝
忧郁紫
玛瑙红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载APP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
首页>今日关注>

正文

【深度】直击*ST康得股东大会:大股东“全盘皆否” 新管理层“努力排雷”

2019年06月06日 21:00来源:财联社
责任编辑:第一黄金网
摘要
,6月6日下午的张家港,备受资本市场关注,昔日这里的“宠儿”康得新在披星戴帽化身*ST康得之后,召开了公司20

,6月6日下午的张家港,备受资本市场关注,昔日这里的“宠儿”康得新在披星戴帽化身*ST康得之后,召开了公司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会上,面对广大中小投资者的质疑,公司新任董事长肖鹏再三表态:“我们不会让一个股东的犯错让所有的其他股东来承担”。同时,他提出公司新管理层在再出发之前,要把所有的“雷”排掉,使得公司健康前行。不过,当天最后的投票结果,却因大股东康得集团对每一项议案都投出反对票,导致肖鹏和新管理层出师受阻。

122亿元仍不知去向

在现场,肖鹏的话激励了一些投资者,但并不是所有投资者都愿意为他的信誓旦旦买账,一位来自宁波的投资者告诉财联社记者,“我们提出了那么多问题,听到的大多是官话。”为了能在当天的股东大会上了解到更多关于公司的信息,大约有200位投资者从全国各地赶来,不过,最终由于股权登记手续,只有100人左右参加了此次大会。记者发现,这些投资者大多手持一份名为《股东大会现场的重要问题》的材料,里面详细列举了大家需要提及的14个问题,其中包括“公司如何追讨122亿元”、“引进战略投资者的进展”等等。

其中,“1.4亿利息收入是不是来自122亿”这一问题,得到了肖鹏的正面回答,他在会议临近结束时确认,1.4亿元的利息收入,确实来自于存在北京银行的122亿元。

而这也是他为数不多能够让投资者满意的答复,此前,在回答投资者最为关心的122亿元存款去向问题时,他坦言自己也给不出明确答案。他表示,“122亿元我们是存到了北京银行,北京银行给的对账单上明明白白写明了122亿元,北京银行也说应计余额122亿元,实际余额为0。钱到底在谁手上,我相信再过不久就会搞清楚。”他同时提及,公司把北京银行的协议拉出流水来看,发现不知道钱到北京银行之后又去哪里了,公司副总裁侯向东为此还专门到北京银行去了,公司也为此与实控人钟玉交流,但钟玉没有给出答案。

这种回复自然引起投资者不满,实际上,当肖鹏等人在主席台落座时,就有投资者发出了重重的“呸”声。这些投资者还通过上述名为《股东大会现场的重要问题》的文件,提出中小投资者应该“相信自己、积沙成塔”,要一起合力否决此次大会的“议案4”暨《关于2018年年度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薪酬的议案》。大家还一致认为,第10项议案是关于独立董事的,投资者应该“考虑通过”。

努力排雷中

然而,最后的投票结果,让所有投资者都意识到自己有些“加戏”了,因为此次大会所有10项议案,无一通过。财联社记者在现场了解到,具体原因是第一大股东康得集团全部投了反对票。

在投票结果出来后,有股东在现场喊到:“大股东太坏了,绑架了所有中小投资者和管理层!”而就在此前,不少投资者认为目前的管理层也是应该“背锅”的人。

一位73岁的投资者就公开质疑,公司是否有意在打压股价。对此,侯向京回应称,由于信息的不对称,他有必要现场汇报一下目前董事会到底做了些什么。他认为,*ST康得的雷,确实现任董事会挖出来的,“但是我们是排雷者,不是埋雷者,不能因为我们挖雷就迁怒于我们。”他还在现场“爆料”称,北京银行122亿元的问题是在董事会自查的过程中被发现的,目前还没有起诉是因为公司的主要诉求是把钱拿回来,“而且,最近公司已经收到北京银保监局回函,要求公司补充资料,我们会补充资料后于下周提交。”

不过,*ST康得的雷是否都已经挖出来了?这个问题在场的投资者尤其关注。毕竟,就在6月4日晚间,*ST康得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在2019年5月24日公告中披露了境外发行的2020年到期的3亿美元美元6.00%债券提前到期。公司同时表示,该笔资金存在不能收回的风险。

而且,根据公告,这笔境外债券筹得的3亿美元交由中州国际管理,其中2亿美元被间接地借给一家香港注册的公司中融国际,中融国际的关联企业为中植系的中植国际金融,而公司目前的二股东中泰创赢也属于中植系。

“二股东是否也参与了对上市公司资金的占用?”不少小股东提出这样的质疑,对此,公司董事余瑶紧急回应称:“二股东中泰创赢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掏空康得新。2亿美元理财的事情,中植系会配合上市公司,帮康得新追回财产。”

肖鹏也在现场表态,当公司未来喊出再出发时,代表公司已经把所有雷排干净了。“如果有人现在问,雷排干净了吗?那我只能回答,不好意思,还在努力之中,我希望这个时间越短越好。”

未被要求破产清算

虽然还有资金去向、是否还有“雷”等一系列待解之谜,此次股东大会上,也在一定程度上解答了几个围绕着*ST康得的谜题。

比如,此前有媒体报道张家港市政府希望*ST康得破产清算,对此,肖鹏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作出回应:“没有张家港市政府的支持,公司很难撑到今天,到目前为止,公司并未接到任何债委会成员提出破产重组的要求。”不过,他同时表示,只要对*ST康得有利的方案,公司都会接受。

另外,还有小股东提出,董事长肖鹏有着宝能工作背景,*ST康得是否会在以后考虑引入宝能?对此,肖鹏表示,自己以前在宝能工作过,也在机关部门工作过,但这并不意味着“国家队”会入场。

除了中小投资者,还有一个机构投资者表示,*ST康得其实是一个技术研发和创新上都不错的企业,走到今天这一步确实挺让股东很伤心,但是公司最重要的是要重新恢复经营。肖鹏则回应称,公司是一个技术性的平台,不能仅仅定位在光学膜上面。而且公司确实有一些短期与长期规划,具体事项会在证监会立案调查结束后,再向股东汇报。

不过,现场有投资者质疑,*ST康得是否还耗得起。此前,公司就已经公告称,因资金短缺,公司决定自5月31日其暂时关闭一家预涂膜子公司,同期还要关闭裸眼3D最高端的K3生产线。

“当时这条K3生产线让我对公司的未来充满信心,现在我们不得不断臂求生,我担心未来就算事件平息,公司也没有能力东山再起了。”一位来自郑州的投资者向财联社记者表示。

而且,一个值得留意的细节是,当记者于当晚7点多离开公司会议地点时,偶遇一位前来“挖人”的公司同行。该人士告诉记者,自己是来“挖”技术研发人员和品保人员,“康得新的技术人员在业内还是受认可的,我们希望趁机吸引一些优秀人才,待遇一定要比他们现在在这里强。”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第一黄金网APP
31 收藏


    相关阅读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京ICP备170379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