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缅北多地武装冲突最新消息:冲突至少8死29伤

文 / 黄强来源:第一黄金网2016年11月22日 14:44
第一黄金网微信号
关注第一黄金微信第一时间触及金融市场动态 扫码关注微信号
关注微信

第一黄金网11月22日讯,从20日凌晨开始,缅甸北部多地爆发少数民族武装与政府军的军事冲突,目前已造成至少8死29伤。缅甸边境少数民族与政府军的冲突持续了多年。为努力争取达成全国范围内的停火和平协议,缅甸新一届政府在今年8月底9月初召开了“21世纪彬龙会议”。为何此时冲突再起?缅甸和平进程和民族和解何去何从?(推荐阅读:《缅北多地武装冲突 中国军队已经高度戒备》链接

缅北多地武装冲突

缅北多地武装冲突(文章末尾附中国军队已经高度戒备

武装冲突已造成至少8死29伤

冲突开始于当地时间20日凌晨。克钦独立军、果敢同盟军等几支少数民族武装对多处缅甸政府军驻点发起武装攻击。21日,双方仍在零星交火,冲突并未完全平息。据缅甸官方消息,冲突已造成8人死亡、29人受伤。

自去年2月果敢战事以来,这是缅北多支民族武装首次大规模联合行动,令人对原本就脆弱的缅甸和平局势产生担忧。

以缅甸总统吴廷觉和国务资政昂山素季为首的缅甸新一届政府的主要目标之一是与少数民族地方武装达成和平协议。然而不断的武装冲突却为和平谈判蒙上阴影,结束这些充满复杂因素的武装冲突可能将需要数年甚至更久的时间。

“这一次少数民族武装号称投入一两千人,他们主要是枪等轻武器,政府军虽然有重武器,但山地作战比较难以展开。因此双方冲突是遭遇战和游击战,基本没有大规模阵地战。”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缅甸问题专家宋清润告诉新京报记者。

宋清润表示,从今年8月底9月初的“21世纪彬龙会议”后到目前的这两个多月内,克钦独立军和政府军大约发生了150次冲突。这一次克钦独立军、果敢同盟军、德昂民族解放军等几支武装组织呈联合作战趋势,规模比较大。

少数民族武装与政府军冲突频繁

这次武装冲突再次凸显了缅甸国内复杂的民族矛盾和局势。

缅甸是个多民族国家,境内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民族100多个。全国5100多万人口(2014年人口普查数据)中约1/3是少数民族。

1947年1月,缅甸在昂山将军(昂山素季的父亲)的带领下脱离英国殖民,独立成为一个国家。同年2月,缅族、克钦族、掸族等领导人在掸邦彬龙镇举行会议,并签署《彬龙协议》。

然而在独立后不久,中央政府与地方少数民族之间的矛盾不断激化,造成大小几十支少数民族武装长期存在。缅甸历届政府先后用武力或和谈方式试图解决民族问题,但一直未能全面结束内战而实现全国和平,造成边境许多少数民族聚居地区战乱持续多年。

以克钦独立军为例,尽管他们只有4000多名武装人员,但对政府军仍是一个严重的威胁,因为他们很擅长在边境山区打“游击战”。

虽然这一次冲突比较激烈,但政府军和少数民族武装都无法在短期内战胜对方。宋清润指出,鉴于此双方都意识到谈判还是比较好的解决途径,政府军和少数民族武装都有和平和解意愿,只是利益上无法达成好的妥协方案,双方希望通过战场上的军事优势为自己在谈判桌上多争取利益。

缅北多地武装冲突

中方呼吁冲突双方保持克制

此次武装冲突的地点比邻中国边界。据央视报道,中国云南境内的畹町等地百姓可以清楚地听到枪炮声。据当地人介绍,缅北发生的军事冲突中,有流弹落入中国境内,有居民的太阳能热水器水箱被流弹打穿。中国畹町等地政府已启动应急响应机制,在边境地区增派警力维持秩序并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鉴于安全形势,中国方面对缅甸局势高度关注。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发布声明,提醒中国公民应尽量避免前往冲突地区。中国外交部和国防部也都先后对此表态,呼吁冲突双方保持冷静克制,防止冲突升级。

实际上,中国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推进缅甸的民族和解和平进程。

今年8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见来访的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时就表示,中方愿继续为推动缅甸和平进程发挥建设性作用,为维护中缅边境和平稳定共同作出努力。

8月底召开的“21世纪彬龙会议”,中国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孙国祥也应邀出席了会议。

“中国不愿意看到武装冲突局面,中缅边境会被波及,边贸和人员往来会受影响,中国一直呼吁双方和解谈判,打仗对谁都没好处。”宋清润说。

和谈是解决冲突的唯一出路

近年来,缅甸领导人一直努力争取达成全国范围内停火和平协议。

2015年10月,缅甸政府与8支民族武装组织领导签署停火协议,虽然还有一半少数民族武装组织没签署协议,但仍标志着缅甸和平进程取得历史性进展。

今年9月,在新一届政府的组织下,“21世纪彬龙会议”在缅甸首都内比都召开。约750名来自缅甸政府、军方、少数民族武装、议会、各政党代表参会。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应邀出席会议。他在会议开幕的致辞中表示,愿缅甸迈上全面包容的和平之路。

为何在争取和平进程道路中会再起冲突?

宋清润分析说,缅甸政府军想将少数民族武装整编为受制于政府军管理的边防部队,政府军提出一系列条件,比如接受中央政府统一指挥,政府军要参与少数民族武装控制区安全管理以及边境巡逻。此外,少数民族武装力量在整编后可能要进行缩减,还会涉及地方收益分配和自治权力等问题。

“少数民族武装不太接受政府军的整编条件,利益分配无法达成高度一致,在政治、经济、少数民族文化、语言教育方面矛盾比较多,这些年冲突的根源主要都是这些问题。”宋清润说。

而据外媒报道,参与此次冲突的少数民族地方武装中,有3支武装并未被邀请参加本轮或上一轮和平谈判。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21世纪彬龙会议”闭幕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大会组委会称以后将每6个月举行一次会议,希望通过这种渐进式的协商,在2019年或2020年时实现全国和平。

如今冲突再起,是否影响这一将和解对话机制化、常态化的重要进程?

宋清润对此表示,这种打打谈谈交替出现的局面已持续了好几年,最根本解决方案还是消除双方利益上的矛盾,双方都意识到还是要回到谈判桌,只是有时谈得不愉快,所以才兵戎相见。他说,因此冲突一段时间还是要重新谈判,但这个矛盾解决是长期问题,难以在短期内解决。

缅北多地武装冲突 中国军队已经高度戒备-链接

标签: 实时热点
相关阅读

实时行情更多>>

主要 黄金 外汇 股指

本栏目文字内容版权归第一黄金网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Copyright © 2001-2016 赣ICP备15011531号-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