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沙特与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国谈妥,如果其他产油大国配合,将原油产量冻结在1月水平,这一协议被市场人士看作不会减产、不会立即实现原油市场再平衡的“障眼法”。但一个重要信息显示,沙特难以撼动的油市实力神话被打破了,他们眨眼了。

沙特无力抗拒经济大国 最终或向油市妥协

推动原油市场再平衡的真正措施尚未出现。周二(24日),沙特石油部长纳依米(Ali al-Naimi) 在出席于美国休斯顿举行的IHS CERAWeek能源会议期间表示,期待与各国在3月就冻结原油产量进行商议,不过不会就减产达成共识。受纳依米不减产表态影响,美油重挫逾4%,跌破32美元。这也是2014年11月欧佩克意外做出不减产决定以来,纳依米第一次在美国公开露面。

但《金融时报》认为,沙特产量必须降下来。其他产油国或许会加入减产行列,但每日产量减少300万桶是必要的,其中大部分减产将不得不由沙特承担。库存必须被消耗掉,尽管那将需要时间。沙特必须接受伊朗回到市场这一点,不过过程将是缓慢的,即使今年伊朗每天再向市场增加40万桶供应的估计看来也偏高,但伊朗终将恢复产油大国地位。

此外,沙特在市场力量的推动下必须减产,还必须考虑其他欧佩克成员国(比如委内瑞拉和阿尔及利亚)的利益,尊重盟友的意愿。过去一年里,沙特人对欧佩克其他产油国不够尊重,这已动摇了该国的许多传统联盟。沙特王国目前的盟友并不多。

无论是中国经济放缓,还是欧洲实行紧缩,经济衰退总会结束,而法国和德国将要迎来的大选加上移民危机的破坏性影响,应该会催生更多扩张性的经济政策。

即便沙特人进行实质性减产,但市场下行压力如此之大,除非利雅得爆发革命,否则在未来3年乃至更久都难看到油价升至50美元/桶上方。展望更遥远的未来,潜在的供应增量看来仍高于可能的需求增量。

各国在全球原油市场实力已发生转移,尽管目前还看不出谁将成为赢家。沙特目前尚未能迫使美国页岩业破产,这痛苦是巨大的,尤其是在油田服务业,但到最后,美国和其他地区的产油商都想方设法削减成本。原油行业度过了难熬的两年,但仍屹立不倒。

市场力量肯定是这种实力转移的赢家。未来的油价将取决于供需平衡,而不是哪一个产油国或产油国集团做出的决策。由于科技发展开启了这么多新机遇,目前供应来源非常多,不存在短缺问题。当然,最重要的原油增产潜能来自页岩。

而在市场另一端,随着新兴市场增长放缓,需求正逐渐趋缓。最新数据显示,去年12月中国需求出现同比下降。从全球范围看,需求放缓速度在加快,每日总消耗量很可能永远达不到1亿桶。

供需平衡将决定价格,迫使产油国在油价跌破其舒适水平后减产。然而,这一前景是有限的,因为大多数产油国根本承受不了持续减产。几乎所有原油出口国都需要维持最大产量和出口量,才能保持偿付能力。它们陷入了困境,无论什么价格都得接受。明智的产油国将启动拖延已久的经济多元化进程。目前有一些迹象表明沙特在这么做。俄罗斯、尼日利亚和委内瑞拉等产油国看来仍无力推行改革。

过去两年的教训是,在开放的全球经济中,谁也不能长久地抗拒市场力量的威力。对沙特而言,接受自己实力的局限肯定非常痛苦。沙特将不是最后一个发现自己无法抗拒经济重力的国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