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日本央行推行负利率政策半月以来,日元兑美元汇率不降反升,连续大幅上涨。2月15日,日元兑美元汇率上涨至113.85∶1,创1998年以来的新高。

2月18日,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出面解释,“采取负利率并非旨在打压日元。”市场对此表述不太买账,2月19日,截至记者发稿,日元兑美元汇率依然站在113.00关口之上。

美国商品交易委员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月9日当周,对冲基金等投资者所持的日元净空仓规模增至4.3232万份,环比前一周增长16%,规模逼近四年来最高水平。做多日元的市场情绪较浓。

有分析认为,这表明日本央行或干预汇市。野村证券外汇策略分析师后藤佑二郎( YujiroGoto)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与其他国家直接干预汇市的做法相比,日本可能会继续采取量化宽松政策来阻止日元升值。不过,汇丰银行汇率首席策略分析师大卫·布鲁姆认为,日本央行对阻止资金热炒日元毫无办法。

日元美元

挡不住的升势

数据显示,2016年1月,日元汇率兑美元升值9%。

日本央行1月29日出乎市场意料地推出负利率政策,将金融机构存放在日本央行的部分超额准备金存款利率从之前的0.1%降至-0.1%。

当日,日本央行成功洗劫了日元多头,日元下跌2%。而日本股市也在此后三天大幅上涨,这是日本央行所希望的态势:股市上涨推动居民财富上升,而日元下跌推动出口。这样一来,日本就可以慢慢打败通缩——这个20多年无法战胜的经济敌人!

不过,好景不长,该政策并没有能够阻止日元的升值态势。在负利率政策推出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日元不仅没有贬值,反而暴升4%。与此同时,资本市场也开始了暴跌模式。

从2月3日到2月12日,7个交易日,日经股指跌幅将近20%;目前,日本的国债已经高达日本GDP的220%以上。

干预汇市效果难测

日元飙涨,让外界担心,日本会重新跌入通缩怪圈,这将预示着“安倍经济学”彻底失效。这意味着未来财政收入会进一步减少,债务本息会增加。

从日本央行的政策习惯看,如果日元兑美元一周内升值3%,或者一个月升值幅度超过5%,政府就会干预汇市。近期日元的升值幅度早已超过以上限额。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2月8日表示,日本政府注意到日元近期的剧烈波动,将密切关注外汇市场,如有必要,将采取“适当”的行动。

野村证券外汇策略分析师后藤佑二郎( YujiroGoto)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与其他国家直接干预汇市的做法相比,日本可能会继续采取量化宽松政策来阻止日元升值。

“从以前的经验看,除非日元兑美元升至110∶1,否则日本政府不会出面干预汇市。”后藤佑二郎认为,从近期日本官员的言辞中可以看出,日本对汇市干预还没到迫在眉睫的地步。他认为,比起日本通过量化宽松来阻止货币升值速度,G7国家直接干预汇市的做法将引来越来越多的争议。

不过就目前形势看,日本央行想让日元贬值很难。汇丰银行汇率首席策略分析师大卫·布鲁姆认为,日本央行对阻止资金热炒日元毫无办法。以瑞士为例,该国4个月内花费1500亿欧元试图让瑞郎贬值,但事实证明,一切只会适得其反。可以预见的是,日本政府越干预,日元升值越快。

日本央行或出手

3月14日至3月15日,日本央行将举行议息会议。

先前,经济学家们普遍认为,日本央行会在7月份进一步宽松,不过,随着日元加速升值,日本央行提前宽松的可能性加大。黑田东彦2月3日就表示,日本央行不希望看到日元兑美元在115以下,而眼下日元已突破113关口,市场预测,日本央行3月份再次宽松的可能性极大。

“日元的升势增加了日本央行3月份进一步宽松的预期,到3月底,日元兑美元可能恢复至118∶1。如果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同时在3月份宽松,中期内日本是否再宽松还要看美国经济数据和美联储的加息步伐。” 后藤佑二郎表示。

美国银行分析师Kenji Abe表示,日本央行会将利率降至-1%,因为只有这样,10年期国债才会在0-0.8%目标区间内。理论上来讲,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企业有5%的收入增加以及股市上涨。此外,一些人还建议日本央行负利率要降至-2%。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央行的最大麻烦还在于,美国经济复苏存在不确定性。2月12日,美联储主席耶伦在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作证时,谈及有关负利率的问题时表示,“不会排除负利率选项。如果需要更多宽松政策,美联储会研究负利率”。这一不同寻常的表态意味着,此前决策者作出的一切逻辑判断都要崩裂。弱势美元将会比预料的更弱,日元资产很可能被爆炒,其先头部队黄金已经指明了方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