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现在成了欧盟的事吗?在2015年9月19日刚刚进行完苏格兰独立公投的9天后,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8日报道,卡梅伦已宣布,一旦保守党赢得2015年的大选,英国将在2017年底前举行欧盟公投。他说,如果他推动的欧盟改革失败,英国可能在欧盟公投中选择退出欧盟。按现在情况看,卡梅伦连任概率很高。如果卡梅伦连任,意味着其将很可能推动公投退出欧盟。因为,以英国在欧盟的影响力,英国提出的改革方案根本不可能获得德法等国的认可。

英国首相卡梅伦20日宣布,英国将于2016年6月23日就英国是否继续留在欧盟的问题举行全民公投。而在前一天(19日),经过2天艰苦谈判,英国和欧盟在布鲁塞尔就欧盟改革问题达成协议。

英国退出欧盟

作为回应,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由于英国首相卡梅伦不愿意向欧盟委员会额外缴纳20亿欧元以上的预算资金,还试图最终限制欧盟国家移民入境英国数量,德国外交部和联邦总理消息人士称,德国总理默克尔首次表示,英国可能退出欧盟。而早在2013年1月,奥朗德就公开表示反对英国就退出欧盟进行公投,并警告说这对英国来说是很危险的事,因为一旦退出英国的影响力将会大大受损,经济也会因此受到重创。

对上述三位领导人的话我们可以作如下翻译:

卡梅伦:默克尔、奥朗德们听好了,明年俺老卡连任了,你们就都得听俺的。

奥朗德:去死,伟大的法兰西从来就不可能听英吉利的,你退是你死!

默克尔:爱玩不玩,不玩拉倒,爱退不退,滚!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英国这是出什么幺蛾子?为啥要和欧盟闹分手呢?

英国退出欧盟的动议由来已久,近几年一直不断。早在2011年10月24日,英国议会下院就以483票反对、111票支持的结果否决了要求政府举行公民投票以决定是否退出欧盟的动议。英国首相卡梅伦当天下午在议会发表声明表示,他了解人们对根本性改革的渴望,但是目前举行此项公民投票是不合时宜的。卡梅伦当时说,成为欧盟成员国是符合英国国家利益的。欧洲大陆是英国最大的出口市场,也为英国带来不少商机。目前,解决欧元区的经济危机是当务之急,这不仅是对欧元区成员国而言,对整个欧盟、乃至世界其他国家来说也是如此。

但是,这次,喊出来要退出欧盟的不是别人,正是英国现任首相卡梅伦,这和由个别议员提出动议就完全不同了。更为重要的是,卡梅伦将这一点作了竞选口号。如此一来,一旦保守党再次赢得选举,意味着卡梅伦在任上几乎必然推动退出欧盟公投。现实情况是,明年保守党赢得选举是大概率的事,这就意味着公投事件发生的概率大大提高了。

那么,英法德三国到底葫芦卖得什么药呢?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分歧,大到英国要退出欧盟的地步呢?分析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从三个层面去看:一、现实利益层面;二、英、法、德对欧盟主导权之争;三、美欧在西方世界的主导权之争。

一、现实利益层面:

在欧盟的预算里,英国缴纳的比例大约占1/8,仅次于德法列第三位。但是,相比德法两国利用欧元区内的有利地位,通过欧元区内的差异化利率政策,在制造业,服务业上都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反之,英国因为依然处于欧元区外,并未得到与付出相称的好处。如今,德法主导的欧盟却一下子要英国拿出20亿欧元补缴欧盟的预算。20亿欧元对英国政府来说不是一个小数字,如果卡梅伦拿出这笔钱,那将会大大影响选情。所以,卡梅伦这么震怒,要搞退出欧盟公投,是有切身利益的。

二、欧盟主导权之争:

德法主导的欧盟之所以让英国补缴20亿欧元费用,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根本目的并非这20亿欧元。那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让英国承担更多责任,通过承担更多责任,迫使英国放弃英镑,统一使用欧元,进入欧元区,从而断掉在欧美间骑墙的好处,一心捞取欧元区的好处。在英国人看来,一旦英国进入欧元区,相当于他们将命运主导权交给了别人。英国人和德、法等国在这方面有着极深的隔阂,这种隔阂来源于历史、文化、宗教等方面。

我们知道,统一的欧洲是一两千年来欧洲人追求天下一统的理性产物,英法两国为了争得主导权打了数百年。著名的百年战争就是在英法之间展开的,双方从1337年打到1453年,打了116年。后来,七年战争还是英国和欧洲大陆国家为争夺势力范围进行的战争,美利坚合众国就是七年战争的产物。

与德法等大陆国家相比,英国长期游离于欧洲大陆之外,是海洋殖民帝国,英国对欧洲大陆的统一或一家独大一直保持高度警惕。警惕的原因是,一旦欧洲大陆整合成一个国家,那么英国在欧洲将很难再有话语权,英国不过是一个小岛,被吞并就只是时间问题了。作为孤悬于大陆之外的岛国,英国是通过欧洲大陆的分裂来获得对欧洲的影响的,也是通过分化欧洲大陆来获得自我保全的。

事实上,如今的美国孤悬于欧亚大陆之外,也是通过分化欧亚大陆上的各个国家势力来主导欧亚大陆的,所采取的就是大英帝国过去的战略战术。作为央格鲁撒克逊人的后裔,他们是一脉相承的。

所以,作为英国来说,不希望欧洲大陆继续进一步整合顺理成章。在这方面,英国和法、德等国存在本质性分歧。这也是为什么英国加入了欧盟,却一直保留英镑而未加入欧元区的根本原因之一。

如今,德法要通过让英国承担更大责任的方式,一步步地收缩英国的权力,最终迫使英国加入欧元区,在政治战略上是动了英国的根。面对这种情况,英国必然会反弹并试图阻止。这也是为什么20亿欧元本不该闹出这么大动静,却最终惹出这么大波澜的根本原因。如若英国爽快地同意了这20亿欧元补缴,那么接下来德法主导的欧盟就还会有更进一步的动作。站在英国角度,英国必然阻止这一切的进一步演化。

当然,站在德法角度看,英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作为欧盟三大国之一,如果迟迟不能加入欧元区,迟迟不能和整个欧洲站在一起,欧盟进一步推进整合就会面临巨大阻力。在这种情况下,才会有所谓20亿欧元的预算补缴。法德德国主导的这一动作,是要进一步加强欧盟的权力,进一步对整个欧洲进行整合,这正是英国所不愿意接受的,也是双方冲突的根源。

看看德法两国领导人的表态,法国总统奥朗德警告英国这会损害英国的核心利益,而默克尔反击的威胁意思是,如果英国继续阻止欧盟的进一步整合,那么英国退出就退出吧。这种博弈,在未来三年的博弈将会很激烈,无论2015年英国哪个政党赢得大选,都不会改变这一格局。英国和法德等国,必然有一个沟通和妥协的过程。

三、西方主导权之争。

近代西方,一战以前一直是欧洲主导世界,虽然存在着英法长期的争夺以及后来英法德等国的争夺,但数百年来主导权都在欧洲列强手中。到了20世纪,欧洲列强的矛盾终于激化,最终闹出了一战和二战。两次世界大战,欧洲元气大伤,发展起来的美国乘机上位。

美国上位虽然让欧洲人有些不爽,毕竟大家都是西方,价值观相似,在全球的利益基本一致,何况二战之后欧洲亟需美国帮助复苏经济。但是,欧洲人也充分认识到,主导权易主的根本原因是内耗,通过战争统一欧洲是完全不现实的,千百年来已经证明这一点,更何况两次世界大战的重创已让整个欧洲雄姿不再。所以,二战后,欧洲大陆的主要国家很快成立了欧共体(英国加入较晚,1973年才加入)。欧共体发展到1991年,成立了欧盟,欧元正式启动。1999年1月1日,欧元在欧盟各成员国范围内正式发行,欧盟整合进程加速。

事实上,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美欧在西方主导权方面就开始存在了一些分歧,待欧盟成立、苏联解体,这种分歧明显加大。过去20余年,美欧在这方面没少暗战。1999年北约空袭并肢解南斯拉夫,其中一个目标就是针对欧元(表面上是北约东扩和帮助欧盟东扩,但实际上这也是美国借力打力遏制欧元诞生的一场战争),欧元流通因此被迫推迟到2002年1月1日才正式流通,比1999年1月1日发行欧元整整晚了3年。而且,那次发行,还是折价发行的,这就是后来欧元为何大涨的根本原因。更为严重的是,一直到今天科索沃战争对欧元都有严重阴影,这也一直是欧元区很难在国际范围内进一步替代美元的另一个原因。

2008年因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风暴后,美国实力大幅衰退,欧洲在这种情况下加速整合。特别是在欧债危机爆发后,德法借机更加快速地收缴危机爆发国的权力,欧盟整合进程明显加速。欧盟的这种整合,让美国如坐针毡。之所以如此,原因是西方资本一定会选择一个寄体,不是美国就是欧洲,若欧洲整合得非常好,那么西方资本完全可能因为美国衰落而全面返回欧洲。若真的这样演绎,美国将会丧失西方主导权。为此,美国必然破坏欧盟进一步整合的进程。

就当前国际局势,站在世界角度,美国必然分化欧亚大陆诸国,目的是维持美国对欧亚大陆的主导权和保持未来对欧亚大陆的主导能力;就欧洲地缘局势而言,站在英国的角度,如果英国要想保持对欧洲的足够大的影响力,就必须分化欧洲大陆的进一步整合。所以,在这方面,英国和美国两者战略是一致的。

而且,在世界范围内和在欧洲,英国保持其影响力很大程度上是“狐假虎威”于美国,是借美国之力来发挥自己的影响,分得美国主导规则下的一杯羹。在这种情况下,英国扮演着美欧中间角色,英国在二战后一直是两边通吃。如今,德法主导的欧盟,要收英国的权,断英国“狐假虎威”美国的路,这是英国所不能接受的。

如此一来,英国必然会在欧盟进一步整合上扮演“绊脚石”的角色。英国为何搞一出苏格兰公投?就是要在英国国内、欧洲内部制造欧盟整合的反作用力,激发欧洲分化的力量,从而进一步阻碍欧盟整合。当然,放在世界范围内,这也是有利于美国的一种玩法。

那么,英国人会真的退出欧盟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英国人不可能退出欧盟。为什么这么说呢?

就像苏格兰基本不可能从英国独立出来一样(公投计票有计假票行为,但大家对此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苏格兰支持独立者大多数也不是为了独立,而是为了从英国政府那得到更多好处,这一点从公投完双方一起庆祝即可知道彼此心思),英国也不可能退出欧盟。因为,英国人知道,一旦真的退出了欧盟,受损的只能是英国自己。

保持欧盟成员国地位,英国在欧盟这里可代表美国,在美国那里代表欧盟,在世界范围内既扮演美国小弟又扮演欧盟成员,简直如鱼得水。如果英国失去了欧盟的位置,在美国那没欧盟这一角色如何和美国交换利益?在欧盟那没有美国衬托如何换取利益?在世界范围内既失去欧盟角色又失去被美国利用价值,那英国在世界范围内还怎么玩?这,就是为什么法国总统说如果退出英国自己受损最大,德国总理默克尔直接说爱退不退的根本原因所在。

英国作为老牌帝国,政治底蕴深厚,二战以来一直是世界上最牛的“骑墙党”(如今又开始在中美、中欧之间骑墙了),他们的政客怎么可能像中国某些汉奸一样,作出损害自己国家战略利益的选择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