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朋友老许,创业7年,从身无分文到现在略有小成,对金钱的态度,一直都是谨小慎微,前段时间哭丧着脸和我说,人生第一次投资失败,甚是苦恼,一问才知道,丫的在e租宝放了一万块钱进去,血本无归了。幸好数额不大,当是教训。

e租宝谁有罪?没有一滴雨认为自己造成了洪灾

  在这里我要介绍一个人物,叫阿道夫·艾希曼,被称为“死刑执行者”,在犹太人大屠杀中执行“最终方案”,屠杀上千万犹太人。在审判台上,他说:“一切都是依命令行事”。

  “没有一滴雨会认为自己造成了洪灾。”当一个恶行的链条足够长,长到看不到链条全貌时,每个环节的人都有理由觉得自己是无辜的。有人说:我只是给犹太人做种族登记的办事员,有的人是奉命把犹太人从家里驱赶到隔离区的警官;有人是负责把犹太人赶上火车的乘务,有的人只是负责了保安工作,有的人负责了收尸而已。每个人不过是巨大机器上的小螺丝钉而已。但是责任是谁?希特勒?或许他说,我只是下了一个命令而已!

  从泛亚到e租宝,市场的悲剧早已潜伏,可是e租宝,500亿资金,90万投资人,14万员工,95%的假标,1500多个融资项目,如此庞大的骗局系统工程,到今天才破裂,我顿时也感觉瞠目结舌。涉案高管已经抓获,共计21人,21人能掀起如此的风云么?我不禁想问:e租宝到底谁有罪?

  e租宝,承租公司,担保公司,第三方保理公司,还有直接连项目待人收购的安信普华,芝麻金融,一诺财富,环节之多之复杂,每个环节都是漏洞,却环环相扣至今直到资金链断裂。

e租宝谁有罪?没有一滴雨认为自己造成了洪灾

  举个例子,e租宝的投资项目来源主要是借企业名义或者收购不用的公司等来完成虚构。这里面要涉及到,e租宝公司员工寻找真实企业进行融资项目虚构,企业愿意合作的,直接给到企业1.5%-2%的好处费,然后由公司金融数据分析部门安排制作假标书。在这一个赤裸裸的欺骗造假环节,涉及到的内部员工和外部直接关系人不下万人。

  e租宝事件,有人只负责了广告业务接洽,央视说我只负责了广告投放,政府机关说,我只负责企业注册登记,财务说,我只是负责14万人每个月6亿的工资发放,办事人员说,我只是负责虚构公司的注册,数据中心人说我只是负责制作了假标书,文员说,我只是负责打印,网站人员说,我只是负责的页面和产品上线,外部公司说,我只是把公司资料给了e租宝,他们虚构的假标地我毫不知情。千千万万的雨滴,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成了洪灾,让这个社会彼此信任的根基也就这样摇摇欲坠,当所有不信任的情绪四处蔓延之时,每一个平凡无辜的参与者深深的被一场场骗局所撕裂。

  无论什么样的社会灾难过后,总是有太多原来跪着的人站起来说:我控诉!太少的人跪下来说:我忏悔。当灾难重来时,总是有太多的人跪下去说:我忏悔。而太少的人站起来说:我控诉!“文革”以后也正是如此,e租宝事件过后也是如此。

  停下来,想一想,还是继续嵌在制度的机器里,继续“不假思索”地转下去,对于我们这样的普通人而言,这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