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称,由于人民币兑日圆汇率从2015年7月以来已贬值约10%,2015年12月大陆观光客赴日人数已比8月时的顶峰剧减逾40%,且在购物时出手也更为审慎。

台媒:人民币贬值致大陆赴日游客骤减 出手不再阔气

  台湾联合新闻网1月26日报道称,目前人民币对日圆汇率约为人民币1元兑18日圆,远低于去年6月初时的20.3日圆;12月大陆观光客赴日人数则由8月时的59.15万人高峰剧减到34.71万人。

  人民币贬值,也使大陆观光客在东京银座区Laox免税店的採购人数剧减,出手也不再阔气。大陆观光客指出,他一天的购物预算约800美元,因此“汇率很重要”。

  2015年大陆赴日观光客共达500万人,比2014年增加107% ;平均每人支出28.38万日圆,居各国观光客之首。热门採买项目包括高科技饭锅及电子马桶座等。

  日本对观光业的高度依赖。2015年全球赴日观光客总支出额达3.4兆日圆,与日本半导体或汽车零件年出口额大致相当。

  香港里昂证券调查指出,若2016年人民币贬值10%,则53%的大陆观光客将减少出国次数,35%表示将减少购物支出。

  2015年2月16日,中国游客在东京银座一家乐购仕商场购买电饭锅。

  【延伸阅读】日媒:中国游客在日本福冈人均消费逾10万日元

  参考消息网1月22日报道 日本福冈市政府21日发布了从日本游轮停靠数量最多的博多港入境的中国游客相关情况调查结果。调查显示人均消费额约达10.7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035元),是三年前的近三倍。化妆品、健康食品等商品是采购大项。

  据共同社网站1月21日报道,该调查以问卷形式于去年9月至10月对上岸游客乘船回去时进行调查。共有660人做出答复。在消费额一问中,回答1万至3万日元的游客最多,达136人;其次是3万至5万日元,共108人。71人消费15万至20万日元,消费最多的高达200万日元。2012年调查时平均消费额为3.7万日元左右。

  市政府负责人表示“在不留宿、时间有限的情况下,这样的消费堪称巨额”,并列出高消费背后的原因包括日元贬值、游客整体支出呈上升趋势、免税商品范围扩大、以购物为目的的观光游轮普及。

  购买商品排名前五的依次为化妆品(22%)、健康食品(20%)、点心(19%)、医药品(18%)及电器(10%),其中前四位从2014年起属于免税对象商品。

  660人中六成为女性,近四成的居住地为上海,年龄结构偏向较小。据悉,游客停留福冈的时间为8小时左右。

  去年国内外游轮在博多港停靠259次,是2014年115次的两倍多,超过横滨港跃至第一。其中大部分是从中国出发的游轮。

  【延伸阅读】英媒:中国游客需求猛增 日本知名纸尿裤限购

  参考消息网1月16日报道 外媒称,在东京银座地区的商店准备下班,导游恳求他们回到大巴的时候,两名来自中国成都的游客有关质量、样式以及工艺的争论达到了高潮。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月8日,由于需求量极大,每人只限购买一件,一个人拿起最大箱的花王,另一个人拿起一箱大王,然后在有分歧的沉默中离开。当谈到日本的纸尿裤及其受人欢迎的柔软性的时候,中国人的热情十分高涨。

  报道称,投资者们正试图对年销量约达120亿美元的亚洲纸尿裤市场的人口统计学、套利窗口、瓶颈以及被曲解的事情进行分析。据里昂证券公司(CLSA)预测,亚洲的纸尿裤市场将在2030年前达到450亿美元。

  随着比较富裕的社会在老龄化,成人纸尿裤预计将在纸尿裤的销量中占据越来越大的比例,但在较短期,重点仍然是亚洲日渐增加的中产阶级以及他们的宝宝们。

  里昂证券公司以及欧睿信息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该地区这个社会经济群体的扩大与一次性纸尿裤的使用有所增加有紧密的联系。印度尼西亚三岁以下儿童现在平均每人每月使用八片一次性纸尿裤。五年前,对纸尿裤的需求是现在的四分之一。

  报道称,中国平均每个宝宝每月使用纸尿裤的数量已经从五年前的21片大幅增加至去年的39片。25岁的北京妈妈王静怡(音)有一个七个月大的女儿,她是当地人倾向于选择日本的纸尿裤的典型。她说:“我从未使用过中国品牌的纸尿裤。”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生产纸尿裤设备的生产商,日本的瑞光(Zuiko)对这个迅速发展的市场拥有深刻的见解。瑞光称,泰国、马来西亚以及印度尼西亚对未来纸尿裤生产的投资最热。瑞光去年的销售数字显示,因为需求的迅速增加,该公司已经认定其主要的亚洲客户将增加生产70亿片纸尿裤。

  报道称,由日本花王株式会社生产的花王纸尿裤在中国的互联网论坛上十分受欢迎。花王纸尿裤的受欢迎程度是这个非常时期的一种表现。优质品牌一次只能购买一箱的限制不仅存在于中国游客蜂拥而至的银座地区的商店,也存在于日本各地的超市。限制购买纸尿裤的规定目前已经实施了超过一年,这种现象在世界上出生率最低的国家出现十分奇怪。

  报道称,花王已经在日本增加生产,并且已经试图增强对销售至中国的电子商务的管理。然而,短缺现象仍然存在,新的生产设备从订货到交货的时间比过去要长,因为日本已经令纸尿裤技术变得更加复杂。即使花王明天向瑞光订购新的生产花王纸尿裤的设备,也不会在2017年初之前缓解对市场的压力。

  报道称,与此同时,很少有迹象表明中国顾客将会减少购买。对花王纸尿裤的需求是由中国对一切吃、穿或涂抹在皮肤上的日本商品质量的追捧所带动的。另一个推动因素是日元自2013年以来贬值:中国游客,以及平行出口商很快就发现,在静冈购买一箱花王纸尿裤的价格比在上海购买要便宜。

  有时,日本郊区的超市发现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纸尿裤的出口商们开着卡车到来,并装载要运往中国的产品。但试图计算平行出口的规模是很困难的。花王纸尿裤在日本的份额激增:从2012年的23%增长至去年的29%。

  分析人士称,这并不是从本土竞争者手中夺来的,而是由平行出口至中国所带动的纯粹的市场扩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