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说,中国应通过资本管制而不是消耗外汇储备来捍卫人民币。中国目前正面临投资者的质疑:动用外汇储备安抚人民币波动的做法能维持多久?

黑田东彦:中国不应消耗外储捍卫人民币

黑田东彦:中国不应消耗外储捍卫人民币        

黑田东彦是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最后一天提出这个建议的,他和其他一些国际金融机构负责人认为,中国经济可以避免硬着陆。中国正努力维护人民币的稳定,经济放缓迫使中国放松货币政策,但加剧了资本外逃。

黑田东彦24日说:“这是我的个人观点,中国政府可能不会认同。但在目前这种有些两难的情况下,资本管制可能有利于控制汇率,保持国内货币政策连贯、适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建议中国最好明确说明将如何维护人民币稳定,“大量使用外汇储备不是个特别好的主意”。

中国已经做了些资本管制方面的工作,要求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持有存款准备金,以遏制资本外流。中国还暂停了一些外国银行的部分跨境人民币业务,以打击非法资产转移。

中国经济放缓及其随后引发的金融动荡是近期达沃斯论坛上最热门的议题之一。大多数与会人士认为,尽管市场情绪紧张,但随着中国政府把工作重心从扩大负债的投资和出口转向促进消费和发展服务业,中国经济会很快走向平稳。拉加德说:“我们不会看到(中国经济)硬着陆,而会看到一个经济大转型。这个过程可能不平坦,并伴随着波动。”

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说,即使按照中国现有增长速度计算,未来10年也将增加相当于一个德国的国民生产总值。瑞士信贷集团首席执行官谭天忠说:“我们确实相信中国经济能够软着陆。”

人民币持续走软让全世界的投资者躁动不安。但这种贬值到底有多大威胁呢?英国牛津经济咨询社模拟了一种场景:到2016年第三季度,人民币如果贬值10%会带来怎样的影响,以及给其他主要货币带来怎样的溢出效应?

研究显示,若只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出现显著波动,并不伴随着中国经济增长骤跌或全球金融压力加大,那么这对世界经济增长和通胀来说只会产生较小影响。但如果其他货币的汇率因人民币贬值而出现波动——正如近期所发生的一样——那么这种效应就会瞬间被放大,其影响也大为不同。

以下是牛津经济咨询社对放大效应的估测:欧元区和日本的经济增长将遭受最沉重的打击,因为欧元和日元的实际有效汇率将会上升,使通缩压力加大。这会迫使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加大量化宽松的力度。

全球经济增长将从牛津当前预测的2.6%跌至2.4%,而美联储今年只会进行一次加息。韩国、台湾和墨西哥将从中获益,因为它们的货币会随着人民币贬值而走软,使它们的出口竞争力有所提高。但问题是:因为其他货币的汇率波动,中国的出口不会因人民币贬值而得到多大提振。

牛津经济咨询社的经济学家亚历山德罗·泰斯表示,这会使中国当局坚持不会有意压低人民币汇率、造成竞争性贬值的说法变得更加可信。人民币汇率近日一度跌至5年来的最低点,使其在过去一年里的贬值幅度超过5%。

牛津经济咨询社的分析并未将伴随人民币贬值而出现的额外金融压力纳入考量,而这会让经济增长进一步减速。该分析设置的基本情况是:到2016年第三季度,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下跌3.5%,伴随着在很大程度上因中国释放出多重信号和不确定性而引发的全球市场动荡。

前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19日在香港表示,无论结果如何,中国央行能做的就是不断提高围绕着人民币汇率问题的透明度。不过伯南克说:“让我感到担心的一点是,中国央行在调整人民币汇率时不像以往那样透明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