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不仅仅是全球最重要的石油生产和出口地区之一,近几年来还成长为最重要的石油消费快速增长区域之一。但油价暴跌导致中东地区经济增长放缓,不得不削减能源补贴,而这又进一步反向抑制了该地区的能源需求,从而使该地区的能源消费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中东是产油区更是消费大区 油价暴跌陷入“死循环”

中东是产油区更是消费大区 油价暴跌陷入“死循环”

过去十年,中东是除中国外石油消费增长最快的地区,年轻的人口结构和繁荣的经济刺激了燃料需求的飙升。海湾地区国家越富裕,内部能源消费就越旺盛,从而带动更多的石油需求,这成为石油市场上的一个正向反馈循环。这种正向的反馈循环在2004-2014年之间放大了石油荣景,不过目前却可能令油价暴跌的情况更糟糕。

2004-2014年期间,中东地区汽油、馏分油、燃料油和其它油品消费量的复合年均增速达到3.9%。据BP的2015年全球能源统计回顾,中东地区的石油消费增速几乎是全球平均增速的四倍。

2004年,中东原油和油品的每日消费量达到约600万桶,占全球总消费量的7%。到2014年,这一数字已增长近50%至每日870万桶,占全球总消费量的大约9.5%。2004-2014年,全球石油日需求量增长900万桶,其中中东增长280万桶,占到总量的30%。

油价涨得越高,中东地区国家的收入就越多,经济扩张就越快,而燃料消费也就更多。由于气候极端、收入提高,加上补贴令燃油和电力价格低廉,中东国家的人均能源消费居全球最高之列。另外,迅速增长的人口及国民收入,也促进了中东地区的能源消费。

据联合国人口司数据,2010年,沙特阿拉伯人口从1980年的1000万人增至2800万人2010年,阿联酋人口从1980年的100万人增至逾800万人。据世界银行2015年《世界发展报告》,沙特2013年的人均国民收入增至25000美元,较1990年的7000美元增长逾两倍。据2015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地区经济展望:中东和中亚”,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GCC)成员国2000-2012年间的经济整体平均年增速为5.8%。

同时,中东地区的汽油、柴油和电力价格依然受到严格控制,并且给予高额补贴,因此价格在全球属于最低之列。据2015年IEA报告《化石燃料补贴数据库》,2014年海湾地区国家为化石燃料消费提供的补贴达到2,000亿美元左右,相当于全球总体化石燃料补贴金额的40%。而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海湾国家人均能源消费量比欧洲高出40%,比全球均值更是高出150%。

中东是产油区更是消费大区 油价暴跌陷入“死循环”

然而,由于原油价格自2014年6月以来暴挫了逾70%,海湾国家的经济增长正急速放缓,甚至可能陷入衰退。由于油价下跌令政府收入减少,导致大幅预算赤字,多数海湾国家也已削减补贴并提高能源价格,而这将进一步抑制需求增长。2015-2019年期间中东石油消费增长料较2010-2014年间明显放缓。

地区放缓令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前景愈发复杂。OPEC目前依赖于全球石油需求加速增长,以消化部分过剩产出及创造更多石油出口需求。中东石油需求增长放缓则意味着,OPEC要更加严重地依赖于中国、其它新兴市场和北美的需求持续增长,以帮助油市恢复供需平衡。但全球股市下跌及全球经济形势愈发黯淡,使这些地区的石油需求前景全都恶化,进而加大了油价下跌压力和中东产油国的困难。

相关阅读